专栏 | 解读新疆:维吾尔人可与境外亲人正常联系?北京说辞遭质疑

2021-09-17
Share
专栏 | 解读新疆:维吾尔人可与境外亲人正常联系?北京说辞遭质疑 新疆的一个再教育营。
路透社

一名维吾尔男子因与在海外的叔叔联系而被判15年监禁,而自 2018 年年中以来,居住在澳大利亚的一名维吾尔维权人士的退休父母则被确认一直遭到新疆当局拘留,她再没有收到父母的消息。此外,阿富汗政府八月在美军撤出后倒台,这在北京引起了对局势不稳定的担忧,也引发了维吾尔人对中国将在新疆采取严厉措施的忧虑。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相关情况。

艾力居玛Eli Juma 被关押在再教育营,后来被判入狱,这与中国政府声称,生活在新疆和国外的维吾尔人可以保持“正常”联系的说法相矛盾。

自由亚洲电台近日获悉,四年前,居住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一名维吾尔男子,因与海外亲属交谈的罪行而被送往再教育营,这与中国声称该地区维吾尔居民可以自由与国外家人保持联系的说法相矛盾。

2017年初,阿克苏地区乌什县依麻木镇5村居民艾力居玛因与叔叔吉利力居玛及赫利力居玛谈话,而被当地政府拘留并送往再教育营。三年前,他的叔叔都住在中国境外。

乌什县一名乡村警察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向自由亚洲电台证实,“是的,他与他的叔叔有联系,与他的亲戚有联系”。 该官员出于安全原因要求匿名,并补充说, “他通过电话与他们交谈。我相信那是在 2014 年”。

艾力居玛的叔叔现在住在哪里的详细信息无法立即获得,但自由亚洲电台的消息来源说,据信,其中一人或两人之前在乌什县拥有一家街角商店。

这名警官说,在 2018 年 12 月的依麻木镇村委会会议上,社区成员间分享了艾力居玛被关押在再教育营的消息,并补充说,艾力居玛——据信是一位30 多岁的农民和排球爱好者——在再教育营待了两年,后来被判入狱 15 年。

艾力居玛因与海外亲属交谈而被判入狱,与中国政府声称居住在新疆和国外的维吾尔人可以自由联系的说法相矛盾。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官方发言人祖勒哈亚提·伊斯梅尔(Zulhayat Ismail)在一月份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居住在该地区的维吾尔人,与居住在中国境外的家人保持着正常的联系,只有一小部分居住在新疆的维吾尔人,决定与他所谓的海外“分裂主义”亲属断绝联系。

然而,面对外国记者的质疑,伊斯梅尔表示,一些居住在国外的维吾尔人可能忘记了他们在新疆的亲戚的电话号码,因此无法与他们取得联系。

在早前的报道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库尔勒村的一名村级安全主任,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此前曾出国旅行的维吾尔人正被带入教培中心接受“再教育”,因为与外国人接触可能导致反国家情绪在他们的心中滋长。

他说,在被拘留者对自己的行为表示诚挚的歉意之前,他们不会被允许离开再教育营。

此外,自由亚洲电台从中国西北部新疆地区的消息来源获悉,自 2018 年年中以来,居住在澳大利亚的一名维吾尔活动人士的退休父母一直被国家拘留。

维权人士莎木斯耶.哈吉拜克Shamsiye Hajibeg 是维吾尔倡导组织东突厥斯坦澳大利亚协会主席努尔买买提.阿不都力米吉提.图尔克斯塔尼Nurmemet Abdulmijit Turkistani 的妻子。据信,新疆当局已将努尔买买提的数十名家庭成员拘禁在再教育营中,但有关他们命运的详细信息外界知之甚少。

在过去四年中,同样是倡导组织成员的莎木斯耶 一直无法获得有关她 14 名直系亲属的信息,包括她的父母卡米力.阿巴耶都拉Kamil Abaydulla 和 阿依古丽.哈吉Aygul Haji;祖母塔吉尼萨·哈吉; 哥哥祖力法克尔.卡米力Zulfikar Kamil 和哈力木拉提.卡米力Halmurat Kamil;弟弟迪里木拉提·卡米力;以及她兄弟的妻子。

莎木斯耶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她与父母的联系在 2017 年初开始减少。失去联系后,她多次通过熟人证实,她的父母还活着,并且“在外面”,这意味着他们没有被关在新疆的任何一个再教育营里。

自 2017 年初以来,根据北京描述为打击极端主义职业培训的计划,中国当局在政治再教育营中拘留了约 180 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

活跃在维权团体或倡导组织的海外维吾尔人在新疆的亲属,也受到当局压力或被迫违背他们的意愿遭到拘留。

像许多其他维吾尔侨民一样,莎木斯耶认为她的父母和兄弟姐妹是出于谨慎而避免与她接触,她并没有去找他们,以免给他们带来麻烦。但在她的兄弟姐妹停止在微信上分享帖子后,她开始相信他们已遭到某种形式的政府拘留。

到 2018 年年中,莎木斯耶已经与她 67 岁的父亲,阿图什水务局的前雇员卡米力.阿巴耶都拉和她的母亲,阿图什市农业银行的退休雇员阿依古丽.哈吉失去了联系。

莎木斯耶说,她的父母较早退休,并在中亚涉足了一段时间的国际业务,随后在阿图什进行了土地开发。她说,

“我一次又一次地打电话,[我妈妈] 接了一次,”Shamsiye 说。 “她说他们做得很好。我问她是否至少可以给我打电话,以便我能听到她的声音。”

但莎木斯耶说,她的母亲告诉她不要再打电话,不要再找她的父母,然后突然挂断了电话,这位活动人士说,

“就像那样,那是我最后一次与我母亲通话。”并补充说,现在每当她试图通过电话联系她的父母时,都会有一条消息显示,说他们的电话号码不存在。当她拨打她父亲的手机时,一条消息说他的手机已关机。她说,

“我认为我的家人正在遭受压迫和迫害,就像东突厥斯坦成千上万的维吾尔家庭一样”。

在莎木斯耶父母居住的阿图什 居委会办公室工作的警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卡米力.阿巴耶都拉和他的妻子,自 2018 年年中以来一直被拘留,莎木斯耶说,父亲自从被当局带走后一直没有被释放。

当自由亚洲电台展开联系时,水务局和银行的工作人员都表示,他们不知道在自己的工作单位有任何卡米力.阿巴耶都拉 Kamil Abaydulla 和 阿依古丽.哈吉Aygul Haji。

在过去的 30 年里,中国当局将莎木斯耶的亲属列入黑名单,并将他们置于常规监视之下。莎木斯耶说,因为她的祖父阿巴耶都拉 Abaydulla 于 1944 年至 1949 年在东突厥斯坦国民军服役,她的叔叔、著名商人图尔洪·哈吉 Turghun Haji 于1997年被控“分裂国家”罪遭到起诉。

自由亚洲电台致电莎木斯耶父母户籍所在地阿图什市公安局有关办公室,询问他们的下落。虽然多数官员拒绝回答大多数问题,但有人说这对夫妇两年前被当局拘留。

莎木斯耶说,她的父母多次申请护照,以便他们可以出国看望他们的孩子,但当局拒绝了他们的申请。

自由亚洲电台还联系了阿图什所在的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公安局,询问这对夫妇是否已被起诉和判处刑期。

一名警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一位名叫舒尼赫尔的柯尔克孜警察,自 2019 年 1 月起,就接手了他们的案子。该局另一个部门的一名官员也表示,舒尼赫尔参与了此案。

近日塔利班发言人告诉中国官方媒体,一个隐蔽的维吾尔伊斯兰组织在阿富汗不存在,也不会被允许返回。该组织被中国用作对新疆西部地区的穆斯林少数民族日益严厉的统治的理由。

中国经常将流亡的维吾尔活动人士称为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 (ETIM) 的成员,并引用恐怖主义威胁,来诋毁这个少数民族为提高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普遍存在的侵犯权利的认识的运动。虽然中国当局将维吾尔倡议人士贴上被称为“恐怖分子”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的标签,但美国表示该组织已经很久不存在了。

阿富汗政府八月在美军撤出后倒台给塔利班武装分子,这在北京引起了对局势不稳定的担忧。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在九月九日发表的一篇采访中说,驻卡塔尔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Suhail Shaheen 表示,东突成员不再在阿富汗,因为“塔利班明确告诉他们,任何人都没有立足之地,利用阿富汗来对付包括邻国在内的其他国家”。

沙欣被引述说,对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的警告,意味着那些“打算在其他国家进行破坏活动或有其外交议程的人“将无法留在阿富汗”。

塔利班就东突发表声明之前,美国于 2020 年底撤销了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列入财政部恐怖组织名单的决定。 2002 年 9 月 3 日,也就是 911 袭击事件发生大约一年后,该名单被视为美国让北京参与全球反恐战争的一种姿态。

去年 11 月初,时任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宣布东伊运已从恐怖分子名单中删除,结束了一项被批评为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镇压政策提供掩护,并导致在阿富汗抓捕无辜维吾尔人的政策。 华盛顿现在说没有证据表明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存在。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