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史话】郑宇硕︰个人的生活空间和思想自由


2020-01-28
Share

威权主义政府和极权主义政府之间的最大分别就是个人生活还剩下多少私人空间。香港人未能享有真正的民主,但个人的自由度相当大,亦受到普遍市民的高度重视。对任何专政的政权而言,自由是危险的,思想自由尤其危险,故此必须要限制思想自由。

纳粹德国曾有焚书之举;对犹太人、吉卜赛人有种族灭绝的迫害。国家秘密警察对威胁纳粹政权的组织和个人镇压不遗馀力,手段凶残,德国国民在这方面没有人权可言。然而普遍市民的家居生活,特别是在知识份子阶层,仍享有相当私人空间,听音乐和欣赏古典文学未受到严重的干扰。

在苏联的史太林时代,即使是政治的大清洗年间,知识份子尚有一定的私人空间,还可以在文学、音乐等艺术领域寻求一点心灵上的安慰。普通人起码可以下棋自娱。文革年间,中国的知识份子几乎没有任何私人空间;当然,居住环境恶劣也是一大问题。一个小小的亮点是河南等地农村地下教会到荒山田野进行他们的宗教活动。

今天中国城镇居民的处境有一定的改善,上文谈秘密警察和监控已有一些讨论。近年在习近平治下,情况再度恶化。首先是2013年五月有报道国内大专院校有「七不讲」的守则。所谓「七不讲」是指不能讨论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的概念和司法独立。

继规定「七不讲」的中共中央九号文件后,中共中央组织部、宣传部和教育部党组发布《关于加强和改进高校青年教师思想政治工作的若干意见》。文件批评「少数青年教师政治信仰迷茫......不能为人师表」,显示习近平政府积极推动严格管控思想的政策,特别是针对大专学生。

这些政策,反映中共领导层对年前中东北非地区「茉莉花革命」的警惕,了解到青年大学生的不满很可能是社会动荡的成因。中国领导人的政策,自然影响到本港亲中阵营人士的思维。近月「反送中」条例的示威形成政治危机,亲中人士从董建华到伍淑清之流,纷纷批评通识教育、教师和教协,认为要加强爱国教育。

就大学教授「不能为人师表」的警惕,近年国内出现一些大专学生举报老师上课言论政治不正确的事件,导致有关老师失去教席。这种举报风气很有可能蔓延到香港,国泰航空的职员已经感受到压力。

国内对书籍、媒体的审查,近年亦有收紧的现象。一些被视为政治不正确的作者其著作从书店下架;一些被视为政治立场不正确的歌星不能在国内登台演出,其作品亦不能在大气电波流传已不是新闻。这种审查对作者、歌星等是明显的压力,对广大国民也是一种思想审查。

除北韩外,中国很可能是世界上思想自由最低的国家,一方面鼓励创新,另一方面限制思想自由,这是中国现代化的一大矛盾。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

*本文作者郑宇硕为前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讲座教授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