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史话】郑宇硕︰个人崇拜


2020-01-29
Share

个人崇拜是对领袖英雄式的膜拜,把领袖差不多推到神的地位,很多时是威权政权和极权政权的一个特色。个人崇拜一定程度上反映国民处于一种危机形态,希望领袖能为他们解决困难。

希特勒当时被视为德国人民的救星,让德国人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屈辱中恢复民族尊严,让他们感到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俄罗斯的普京也是一样。共产政权的崩溃导致经济严重下滑,国民生活水平大幅下降。叶利钦政府寻求西方国家的经济援助被拒绝,北约持续东扩直抵俄罗斯边境。普京以强人姿态出现赢得俄国人压倒性的支持;敢于挑战美国更成为其人气高企的一个主要原因。

胡锦涛主政十年异常低调,其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一跃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国民生活大有改善。中国游客在世界各地大受欢迎,一时成为新贵。习近平深明国民要求提升中国国际地位的期望,不惜大洒金钱,以发展中国家的个人收入水平,大量为亚非国家提供外援。

然而国内外形势逆转,更加不能示弱。当然习近平的权术远胜胡锦涛,他不甘心于当政治局常委的班长,而要大权独揽如毛泽东。搞个人崇拜就成为巩固大权独揽的手段,因为擡升个人,其他人就无从与他争锋。

然而个人崇拜有如毒品上瘾,程度会不断提升,领袖的下属会争相追捧。文革时期的毛泽东是个人崇拜的巅峰之作;今天只有北韩的金氏王朝方能维持这样的个人崇拜水平。当然个人崇拜的背后是对政权的恐惧,对领袖的不敬要面对惩罚。

个人崇拜须要政治文化来支撑。在英美参与式的政治文化,国民对领袖、对权力有先天的批判态度,媒体与资讯的自由对个人崇拜起著重要的制衡作用。在中国,传统的臣仆政治文化仍然有相当残馀的影响力,为个人崇拜的发展提供理想的土壤。

世纪之交前后,北京及多个大城市的计程车司机纷纷在车上装上毛泽东像祈求交通平安,这是自发的行为,反映中国的政治文化。这种政治文化很容易为领导层所利用。习近平掌权之始,有意仿效西方政治人物亲民之举,到闹市买包点是显例,但过份宣传则成为形象工程。

大权逐渐独揽,领袖形象工程就更趋个人崇拜化,这种趋势并没有遇到制衡。普京要面对尚算民主的总统选举和议会选举,俄罗斯公民还有一定的示威权利。但中国就没有制衡机制,媒体要对党核心绝对效忠。

最近国内记者要面对新的要求,要就习近平思想考试。考试不合格要停职;只能补考一次,再不合格就要转业。本来国内的律师、记者要每年换领执业证书,政治不正确就不能继续执业;现阶段记者要再加考试一关。现代式的个人崇拜再上一层楼。留心一下香港官员对中国领导人的赞美之词也可有一点印象。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

*本文作者郑宇硕为前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讲座教授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