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看天下】说民主不适合中国 论者白人至上毒很深

2021-07-21
Share
【华府看天下】说民主不适合中国 论者白人至上毒很深
粤语组制图

上星期我讲到,民主体制在过去二百年的历史,乃是不同的民主国家在不断遇到新的挑战时不断试验新的民主实践解决问题,最终令民主体制更具活力和更普及的过程。我也提到,每当民主体制在遇到新的挑战,正在寻找解决方法时,总有独裁者跑出来乘机指出民主致乱,不适合本国,从而将自己的独裁统治合理化。

今天西方世界以外的独裁者,都喜欢披著文化相对主义的假进步外衣,把自己的独裁统治,包装成反对西方标准霸权,支持文化多元包容的样子。但回顾一下这种民主不适合本国国情论的历史,我们便能发现,这种论调,其实是源自一种极丑陋的种族主义。

18世纪欧洲启蒙思想家提出主权在民,主张国家之事应该由人民自管,冲著君权神授神学理论而来。启蒙时期的民主理论,与科学革命二而为一。科学帮助人们理解自然天体的运作,将人们思想从神秘的宗教世界观解放出来。在科学面前,以血缘和神授合理化的君权,便自然失去说服力。既然人类可以通过理性思考理解大自然运作的原理,人类也可以通过理性思考订立社会契约,管理自己。

故此,在启蒙思想家的眼中,民主共和体制的基础,乃是能够理性思考的人民。当时的启蒙思想家,受到时代的限制,很多都带有性别主义、阶级主义与种族主义的偏见,认为拥有财产的白人男性,才能理性思考,才有资格享有民主权利。这乃是西方早期民主体制,投票权都不向女性、无产者和有色人种开放的原因。

这些偏见,令西方民主国家一开始时将很多人排斥在民主过程之外。在世界的层面,则发展成一种民主只适用于西方白人国家,不适合于非白人为主的国家的论调。到了十九世纪末,西方的工人运动、妇女运动和解放黑奴运动,撼动了这种狭窄的民主观念,建立全人类有能力享有民主权利的观念。受到这些新思潮影响,非白人国家的知识分子,也开展了各种革命运动推翻皇权,建立共和。但就在那个新旧观念转接的历史时空,非西方国家的保守君主势力,跟西方国家的白人至上主义观念接上轨,提出了民主共和不适合本国国情的论调,抗拒民主潮流。

在中国的有名例子,当然就是袁世凯复辟帝制的尝试。袁世凯当了中华民国大总统之后,尝试修改民国宪法,将总统职位变成终身,后来更试图进一步建立君主立宪体制,将自己变成皇帝,但因为他的早逝而无法实现。

当年袁世凯复辟,一个重要推手,便是美国政治科学之父,曾担任美国政治科学学会第一任会长的古德诺。1913-14年,袁世凯在一位哈佛前校长的引荐下,从哥伦比亚大学请了古德诺到中国做他的宪法顾问。古是「民主共和不适合中国」论的推手,出版了《共和与君主论》这本小册子,指出中国人民智低落,胡乱模仿西方奉行民主,只会带来混乱。古的这个论调,被袁的筹安会大举宣传,作为复辟帝制的根据。

当时美国德高望重的学者有此观点,实在不奇怪。当时的美国南方,正在实行以「黑人民智低落」为藉口,剥夺黑人票权的种族隔离体制。由此可见,这种民主制度不适合中国的论调,背后其实是带著一种对中国人的种族主义歧视。

今天,中国的独裁者又捧出这种论调来将独裁者终身制合理化,受到一些伪进步的西方文化多元论者和应,不得不说十分讽刺。

- 孔诰烽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