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专栏:职业敏感--记者与官员(2)

“大学生勇救落水儿童”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已经是差不多一年之后。最直接原因:那张本地发不出去的、标题为《挟尸要价》的作品,在得了几个小奖之后,又于2010年8月全票获得中国摄影界最高荣誉——第18届中国新闻“金镜头”大奖。

2010.09.0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人心大震。不仅为摄影画面所传达的信息——英雄尸身未冷,遇救孩子乡亲的冷漠无情——更为一位名叫李玉泉的献身青年所在大学的党委宣传部长。得知获奖第二天,他即郑重质疑组委评委,建议撤销该照片的获奖资格。《挟尸要价》被误读了——作品给出的那个画面,是打捞作业之必须。为“恢复事实的原貌”,虽然本人当时不在现场,他还附上一幅八凌公司两艘船协同作业的照片,并配以解说:“两船合力将尸体牵引到岸边,捞起一具送到岸边一具,再打捞下一具,荡漾的水波显示船的划动”。

这位旋即获得“李玉泉-利与权”雅号的李部长何许人?无须费心“人肉”,长江大学网页清楚标出:“成功绅士”是也。“利与权”身跨党政学商四界:大学党委宣传部长、荆州市人民政府咨询委员、教授硕导外加研究员,以及赫赫“博盈投资公司”独立董事——时代弄潮俊杰啊。

作为执政党宣传系统要员,李玉泉“陆续调查了学校当时在场负责的领导、学生和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两个同事”之后,“确认不是王守海(照片中的老者)挟尸要价”。至于那“老者”是不是牵著绳在等岸上老板谈价,对“宣传”说来并不重要——毛主席“光明”“黑暗”的教导抛到脑后啦?“揪出几个经常颠倒事实、糊弄大众的所谓‘记者’”就要下手狠打,以维护荆州地面的和谐与安定。这才是我党成功执政的重中之重!

肩负宣传大任之外,作为荆州市政府咨询委员,李某的调查,对那个令人起疑(估计“水”定然很深)的时刻:八凌打捞公司的小船一到,政府部门的舰艇立即撤出,居然碰都没碰。依照常识,荆州百姓期望于你们这些有地位、有份量、为政府所看重的成功绅士的,本是最起码的问责:到消防、海事、水警、公安等部门,就他们的不作为、责任推诿做点调查;对本市的垄断利益划分、公益机构缺位稍加探寻;对那批在“晃点儿”逛一圈就开溜到光鲜饭桶,给人大写份报告、对纳税人稍做交代……居然什么都没有。明末世情小说《金瓶梅》常说奴才不可“吃纣王水土,说纣王无道”:身为奴才最要搞清楚的,是自己吃的是谁家的饭,并主动与主子保持高度的立场一致。看来共产党员李绅士,还真是添福添禄之辈500年后的知己。

据称,李某的研究方向是“企业文化兼现代企业管理”。“荆州八凌打捞有限责任公司”这样的民企,尊奉的是一种什么文化?是否如李研究员所称“晦气的职业”须行“行业禁忌”?是不是“如果把尸体捞上船,就认为这个人的灵魂一直会呆在船上,从而对船主人带来不利”?于是,对烈士遗体,就只能“用钩子钩住T恤,把尸身体横在水上,而不是拖到船上”?生命尊严,在下钩子拽网“抽烟喝酒”的人看来,P都不值,牵来拽去的遗体,公司一注财而已——生意完成银子到手再“作法事除秽气”。这样的企业文化,李教授是视而不见,还是敬奉不已?

再说企业管理。据李部长称,“长江捞尸专业性非常强”,“八凌打捞”是有正式工商执照的。说得不错。但李部长既做研究,是否在揪住获奖记者不放之余,也关注一下这家“八凌打捞”怎么获得政府部门注册的:其设备、账目、资金、人员资质……有没有经过非利益相关的专业审核?其业务范畴、收费标准、社会道义责任,需不需要由什么机构做出鉴定?夏兵和陈波凭什么称霸江段?其垄断收费和“挟尸要价”,是否属于李研究员“企业管理”研究范畴?这回事不能碰、不敢碰、还是不屑一碰?

身为长江大学的“教授”与“硕导”,李某此次冠冕跳出,迅即招来数十万披头盖脸网上讥评,在他师表之下的学子,一定心情复杂。今日中国,官员买学位、研究员办公司、党票钞票浑然相映……脚踩四界的李玉泉如鱼得水。这回逮个新时髦,“一片公心爱惜社会上的弱者”高调博出位,自辩“从没想过会有捞尸人给我送钱”,那倒是毋庸置疑,人家成功绅士看重而且心中有数的,乃是“组织一定看在眼里”。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