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专栏:人民的力量

写《大迁徙》的谢朝平给放回来了。闯进北京、不可一世的渭南警察,为羞辱这个写字儿的“知天命”者(老谢今年55岁),解押途中,给他剃了光头,上了背铐,从一间候车室拖到另一间——直到老谢忍著受伤肩膀的剧痛,以“再这么著一头撞死”抗争。

2010.09.2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但他回来了————拘押30天之后。渭南检察院没有批捕。这就是说,就算是抽像地把这桩“书案”看做“大案要案、流窜作案、集团作案”,以渭南警察收集的那点子所谓犯罪证据,检察院不认为有足够依据立案。
 
都在党委领导下呀,检察院这回怎么不给自己“低头不见抬头见”那帮横哥们面子了?我们——所谓我们,就是中秋节放假最后一天,聚在北京一个馆子里“饭醉”,给蒙难归来的老谢接风的朋友——认为,老谢得以按照《刑事诉讼法》程序回家,是“庶民之胜利”,是网友、推客、博主的胜利。人民,历来只知逆来顺受的人民,在这桩跨省抓捕的书案里,显示了自己的观念与力量。
 
前来“饭醉”者,从84岁到“快3岁啦”。前者是中国法理与民法专家郭道晖,后者是胡谦慈(仍在“服刑”的胡佳的女儿),由妈妈抱著,为脱险归来的谢伯伯献上一束鲜花。
 
“饭醉”主体是50多年前那场“反右斗争”的幸存者。最年轻的也在70岁以上了。近年来,他们开始讲自己的故事,开始公布自己以青春与磨难换来的见识,开始要求国家赔偿……他们的抗争入情入理、坚忍持续,已渐渐为下一代和再下一代所知,可惜活动多在同难者圈子,圈外竟然有了“老是这套苦大仇深……”这种议论。这回,为老谢、为三门峡移民,他们来了,他们说的已经不只自己——因言定罪在中国还要一桩冤案接一桩地持续下去么?前右派已经不仅是受难者,他们腰杆挺起,加入战斗行列,成为新一轮维护公民言论自由的发起人、推进者、中坚力量。
 
60岁、50岁、40岁和30多、20多岁的朋友也来了。过去,这几个年龄段好像有点隔膜,比如我和总书记这批“红旗下长大”、除了毛泽东卓娅舒拉没念过什么别的书的半傻儿,怎么跟受苦自强的老三届、跟眼界大开的70后、跟 “twitter” 黑莓不离手、有事网页见”的聪慧小友们说话啊?但这回大家到场。没有隔阂、没有青春骄矜和相互菲薄,因为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争取言论自由,绝不是轮到自己头上才哇哇叫一番能获得。民族苦难不能就那么烟一样地飘入历史了事。没有言论自由,中华民族有未来么?
 
铁流是第一高喊“老谢书案绝不是他一个人的事”;高调点出“没有新闻立法,依言治罪将层出不穷”;并且在得到患难之妻首肯后,捐出自己辛勤劳作挣下的100万,以推动新闻立法的研究、追述、讨论,并援救被难记者作家。他在餐叙会上宣布了“铁流新闻立法基金”——大家感动之际不免心下忐忑:《独立基金会法》还正待我们奋斗出台哪。工商这回不至于像对待公盟那样挑他的刺吧?或许,这位早已置生死毁誉于度外的七七铁汉,正等著什么横人破门闯入,造就一个新的推进《独立基金会法》的机会。
 
辛子陵呼吁“全国人大立即著手制定新闻出版法”,不仅要废除一个党宣传部门对全民大管制,还要在立法的基础上实行追惩制而非预审制。他坦承自己要“救党”——共产党不立法、不守法、不改革,就要失去生命力,走向消亡。
 
《新闻法》老资格研究学者孙旭培从武汉赶回北京,向大家报告如何自80年代初就随著中国整个政治形势的起伏,艰难地起草、修订、推进、刚刚放行又查禁的曲折历程。还有任彦芳、丁东、杨继绳……他们讲得精彩之极。
 
曾经在援救老谢过程中专业性地亮过态度的中国作协•作家权益保护委员会办事人员,这回,无论其文联同事怎么劝,坚决而明智地将自己定在“理解、同情,但不方便”到场的位置上——虽然大家很想知道作家的什么权益受到损害时,这帮占著茅坑的人才方便。
 
敬爱的安全部门也有干员在周围晃了晃,没说话也没干预。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