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專欄:寫封信給溫家寶

一個月了吧,多少人心裡默默地叫:“馮正虎,你媽喊你回家吃飯”——這是每一個人都有過的經歷,也是每一個人直到失去才知道珍愛的情景。外面的世界再精彩、再無奈、再險惡莫測、再壯麗輝煌,拼累了,回家,回到有母親、有熱粥熱飯、有熟悉的羅嗦叨念的平樸厚實小窩。

2009-12-14
Share
FengZhenghu1112_afp305 11月12日,被困在東京成田機場的馮正虎。(法新社)
  

就算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與《世界人權宣言》毫無所知,只要是個人,也知道日子本該這麼過——包括自己的祖國母親。擁護同一部憲法的納稅人流落在外,生病受傷、遭到欺負、有了難處,祖國就在身後。然而,一個多月了,百喊而不回的馮正虎竟然還睡在機場長凳上。堅守自己基本權利而落得如此境地,每每搜找他的新聞,只覺得揪心地痛,只落得滿眶眼淚。

之所以如此徹心,除了對馮正虎的欽佩、對上海被強拆小民的同情,還有一個私下的原因:17年前,也是在馮正虎眼下這個年紀,我本人有過幾乎一模一樣趑趄於祖國大門口的遭遇——之所以沒有在香港啟德機場打地鋪,只為香港百姓的理解和支持,只為媒體貢獻版面搭救,而最後起到關鍵作用的,是“愛國人士”、《鏡報》老總徐四民給當時的中國總理寫了一封信。結果是:總理將此“差錯”派給了中國民航,我終於得以回京、坐到桌邊、捧起自家熟悉的碗筷。

那是1992年6月,“六四”三周年前夕。

當時之所以人在境外,是因為獲得了一項美國的研究基金,此基金在5月下旬到期。轉途歐洲辦事、訪友之後,就該回家了。我按照旅程在法蘭克福登機,乘坐泰航經香港轉中國民航回北京——那時已是六月初。飛機降落香港。我走到設在啟德機場的中國民航窗口,交上機票護照。
    “我們得到命令,你不能登機。”看了護照,又到裡邊嘀咕了一陣的中國民航香港代理如是說。
    “哪裡的命令?旅行證件有問題麼?”
    “沒有問題。北京的命令。”
    “證件沒有問題而不許登機,這算什麼規矩?現在還沒到1997吧?”
    訓練有素的香港公司員工不出一言。
    “那你們打算把我怎麼辦?”
    “原航線發回法蘭克福。”
    “你以為我是一只箱子麼?我沒有德國簽證。”
    “再從法蘭克福發回美國。”
    “美國簽證也沒有——我原先的簽證到期了。”
    他看了一眼我的護照:“我們試試和美國駐港領事館聯絡。請等一等。”言畢拿著護照轉身走了。

我站在出入境大廳,望著從我身邊走過的旅客流。一個個面露疲倦,又無不呈現著即將歸巢的渴望。我覺得無比孤單——站在家門口而不得入,反倒一站站給發回去,從此流落他鄉?

不,不能就這麼算了。我奔向電話亭,亂翻台子上的大黃電話本。記得撥打了幾家曾經投稿、恍惚有聯系的媒體,接著做了一件尚可以媲美今日馮正虎的“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之事。我找到電話號碼,撥打了美國駐香港領事館(因為是星期天,沒能和官員直接對話),在應答機上留下切囑:

“我是在香港過境轉機的中國公民。我的名字是d-a-i/q-i-n-g。請千萬不要給我簽證。問題出在中國當局。只有由它自己解決,我的祖國才會吸取教訓一點點進步。”

幾通電話很快發生作用。媒體朋友買了短程票進入轉機大廳,給我送來了食物飲水外加睡袋。接著,在我懵然不知怎麼辦、也根本沒有申請的情形下,當時的港督彭定康主動給了我七天居留許可——由六名阿Sir押解入香港之後,“讓她回家”之呼號連續幾天蓋滿香港大小報刊。就連走在街上,都有陌生人拉住操著怪腔國語噓寒問暖連帶鼓勵打氣。正做著中國政協常委的文化人,《鏡報》老總徐四民先生就在這當口站了出來。他直接致信總理李鵬:這名流落香港的記者他並不認識,僅僅讀過她的作品而已。一名持有合法證件的公民,怎麼就不能回家呢?

FengZhenghu_Passport1120_305
11月20日,馮正虎在東京成田機場向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展示他的有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粵語部記者何山拍攝)


七天期限到。具有參政資格的政協常委接到了共和國總理的回信:事情源於中國民航的操作失誤。讓她登機回北京吧。大家皆大歡喜——只要勇於糾錯,哪怕糾的是芝麻大小的一個錯,哪怕遮遮掩掩地糾,哪怕北京警察再度警笛、步話機地瞎忙活,從善如流啊——總比冷面冷心違拗民意到底要好。高倡執政為民的共產黨,時至今日,怎麼就不能給今日百姓(而非屁民)一個機會,像您們可敬前輩當初一樣歡呼一聲“庶民的勝利”!

後來事情的發展,這個小小的“招人厭”建言,對徐委員的“政治地位”沒有絲毫影響。“敢言人之所欲言,敢言人之所不敢言”的“徐大炮”,已於兩年前以93歲高齡歸道山。雖然曾在全國政協大會上就三峽工程發過“火力很猛”的講話,在他91歲的時候,依舊獲得江澤民親頒“紀念金章”——“以弘揚正氣之筆,寫愛國愛港之情”。

而今大富大貴者者塞滿或人大、或政協、或記協律協作協美協等堂皇殿堂,包括最近再度金貴起來的“國務院參事”。既然前面已有徐四民有膽、有識、有真愛,放膽愛國愛真理也並未開罪中共之榜樣,諸位大富大貴當中的誰就不能幫幫中國,幫幫執政的中共,給溫家寶或者俞正聲寫封信,告訴他們馮家老母親正盼著兒子回家吃飯——不信過了十七年,當局接納善言還不如當初;不信而今“以強拆為動力創建和諧社會”的上海偉業,會因為多了一個敬業律師而受阻。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