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评论:“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也谈中共建党90周年

再过几天,就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那个日子,在中国大陆的历史教育和政治宣传中,一向被说成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开天辟地”的时刻。在这个重要的历史纪念日,回顾90年前那个历史性的时刻,最值得今天中国人了解的,或许还是在今天的中国最畅行无阻的一个字:钱。

2011.06.23

从90年代初那部叫做“编辑部的故事”的电视连续剧开始,中国人都知道这么一句话,叫做“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今天看来,这句话为邓小平南巡以后中国社会一切向前看做了一个最生动的脚注。然而,在90年前那个“开天辟地”的日子,这句话也是千真万确的。
 
中共当初建立时,主要活动家都是知识分子,学生和读过一些书但又不屑于勤勤恳恳从底层做起的社会边缘分子,用今天中共的术语,就是社会闲杂和无业人员。这些人不是收入有限就是基本没有闲钱,那么怎么可能组织起一个政党,养起一批吃职业政治饭的人呢?
 
这个问题,即使今天中国官方的历史记载也不隐讳,虽然极少让它进入面对社会的历史教育和政治宣传。

1920年底,苏联派到中国的第三国际代表维金斯基在上海和陈独秀等见面,向他们提出在共产国际帮助下在上海和南方建立共产党组织的主意。

1921年中共建立后,从共产国际那里得到了大笔款项用于开会,旅行,办杂志,从事工人运动,还有就是给职业活动家的生活经费。建党一年后,中共总书记陈独秀1922年6月给共产国际的报告中说,中央机关一年支出一万七千六百五 十五元,其中第三国际来款一万六千六百五十五元,自行募捐一千元。

又过了一年,1923年6月召开的中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陈独秀的报告中说:“党的经费,几乎完全是我 们从共产国际得到的,党员缴纳的党费很少”,1923年上半年从共产国际得到的约有一万五千,其中有一千六百用在这次代表大会上。”对于这个历史事实,有人评论说没有共产国际给钱,“中共不仅仅不可能活动,连代表大会也开不成。”
 
在这个过程中,陈独秀的一点个人经历也起了一定的作用。曾经是民族主义知识分子的陈独秀曾经有一点独立意识,和共产国际的代表之间也有过个人之间的不了解和不愉快,因此他一度表示除非不得已,不想依靠共产国际的金钱在中国从事政治活动。 但1921年10月份,外国巡捕由于陈独秀和马林接触,又在他在上海的住处搜到政治宣传刊物而将他逮捕。由于陈是文化名人,他的被捕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很多人,包括后来国民党内的头面人物都出面组织营救。

后来,法庭判决陈独秀罚款白银500两,将案子了结。陈出狱后,了解到为了解救自己,马林花了很多钱,打通了会审公堂的各个关节,并请了著名的法国律师巴和出庭辩护为自己,很受感动,并当面向马林表示感谢。这番经历,对于陈独秀后来和共产国际全面接轨,从莫斯科那里大笔接受金钱援助,不再强调所谓独立性有一定作用。
 
陈独秀后来经历了和共产国际的很多是非和恩怨,作为共产国际国共合作路线失败的替罪羊,被开除出中共。晚年的陈独秀痛定思痛,回归启蒙主义,重新拾起自己年轻时曾经高举过的民主个人主义价值观,对苏联和中共做了深刻的分析和尖锐的批判,在思想上和把夺取政治权力作为最高和唯一目的的国际共运完全决裂。我们现在无从知晓,是否他也对自己当年因为马林花钱把自己保出来而对莫斯科感恩戴德有所反思。
 
“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回顾中共的建立和早期发展,这句话是千真万确的。今天,每年和军费不相上下的维稳开支,又何尝不是同样的道理?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