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评论】关于香港局势的一个谬论

2019-06-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的示威还没有结束。由于不满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应对此次大规模示威活动的无理和傲慢,示威诉求已经由最初的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发展到:要求政府与市民对话;撤回6.12暴动的定性;释放被捕示威者并撤销对他们的控告;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警察部队滥用武力和其他违法行为;林郑月娥引咎辞职。迄今为止,特区政府及其行政长官仍然拒绝回应示威者的任何上述诉求。

为了给政府施加压力,以青年学生为主体的示威者日前发起了「不合作运动」,并且非常迅速地演变成轮流占领政府有关部门的流动性示威,先后包围特区政府总部大楼、警察总部大楼、湾仔税务大楼、入境事务大楼和律政司办公楼等,示威者组成人链封锁大楼出入口。此种不合作运动实际上是公民抗命的一种方式,旨在通过由此造成的社会影响最大限度地施加压力,逼迫政府出来对话。

香港社会舆论对示威活动基本上表示支持,不少市民对于这些活动给日常生活带来的不便也表示理解。无人不晓,此次香港动荡的始作俑者是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尤其是具体负责港澳事务的中央港澳办和在驻香港的中联办。事件发生之后,仅仅是由林郑月娥出面表示暂停条例修改,但是从中央到香港政府,没有任何人为此承担政治责任,政府也没有作出放弃「修后算账」的承诺。

中央和特区政府的有关部门一方面通过拖延战术,希望示威活动对市民日常生活的影响激起市民们的不满;另一方面则不断地散布各种似是而非的谬论,对示威者进行丑化和中伤。他们正在打一场舆论战,试图通过政府控制的电视和其他媒体来扭转社会舆论对政府的愤怒和对示威者的同情。其实稍微有些理性和懂得逻辑思维的人都知道政府散布的那些舆论是荒谬不经的。

政府极力散布的一个舆论是,这次香港的示威活动是由外部势力挑起的。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在修例失败之后将全国和各省市的香港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召集到西环训话,气急败坏地指责,外国政府、议会等总共就香港问题六十二次发声,要求中国遵守一国两制的承诺,停止强行修改移送逃犯条例,正是这些外国势力在背后操控了这场运动。亲北京的建制派指责抗议者接受了外国机构的培训。

不知道从甚么时候开始,中国政府及其追随者已经根本不介意正确与否、道德与否、合法与否这样的大是大非问题。他们仅仅关注:问题是由谁提出的?自己有没有力量将提出问题的人解决掉?只要是外国人支持的,统统是不怀好意;只要能够压制下去的问题提出者,便不需要解决问题。也不知道从甚么时候开始,有一些被压制得麻木不仁的国人也开始接受中国政府的这套思维了。

香港享受了被其他国际社会成员特殊对待的国际政治、经济、贸易、出入境等便利,而这些便利是以中国遵守「一国两制」的承诺为前提的,正因为如此,国际社会的其他成员当然有权利对香港局势表达关切。与此同时,中国撕毁曾经做出承诺,不断侵蚀香港市民的政治权利,试图将中国实行的那一套压制型的制度移植到香港,自由民主阵营的国际社会对此进行批评和谴责理所当然。

外交部的王毅和中联办的王志民们以为,只要一说有外部势力干预,就可以否认香港示威的合法性,殊不知,这个荒谬绝伦的思维只在被他们实施洗脑的中国大陆盛行,在自由民主社会只会为人耻笑。更有甚者,中国数十年来通过无数管道,给香港派驻了各类为中共摇旗呐喊的人员,也收买了许多的香港商人和媒体,为此花费了无数纳税人的金钱,这些中共的影响力难道就如此不堪,如此不敌那区区的外国势力么?

说到底,这背后的真正原因在于: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个基本的道理对有常识的人而言是如此的一目了然。但是,对于已经习惯于靠暴力来压制不同声音的极权政府来说,他们也许永远不会懂得这个道理!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