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有關香港“動亂”的四個真相


2014-10-17
Share
AFP-HK-Police-Clear620.jpg 2014年10月16日,香港警察在政府總部附近清場,與要求民主普選的示威者發生衝突。(The Yomiuri Shimbun)

無論是支持北京政府的人,還是支持香港學生和市民街頭抗爭的人,至少在一個問題上有共同看法,那就是,香港近來的確很亂!從北京政府的立場看,學生示威、道路堵塞、政令不通,除了二十五年前的北京天安門廣場,中國這些年還沒見過如此的“亂像”。從示威者的立場看,政府出爾反爾,警察包庇黑社會公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此等亂像也的確是香港這塊彈丸小地不多見的。

雙方對亂像根源的解釋是決然對立的。親北京人士一口咬定,“亂像”源於外部勢力,他們支持少數香港的反共知識分子,蒙騙青年學生,正在從事一場推翻中國政府的“顏色革命”。而街頭示威者的解釋則完全相反,認為政府違反關於普選特首的承諾,並且以人大常委會決議的方式關閉政治改革的對話大門,香港學生和市民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才不得不采取街頭抗爭。

要想分析“亂像”的本質和查清導致“亂像”的根源並不是一件復雜的事情。我們最好撇開所有那些宣傳性的叫囂和謾罵,用事實來說話,讓人們通過事實自己分析問題,得出結論。在香港,有幾個基本事實是誰也改變不了的。

第一個最基本的事實是:這次示威是由二零一七年特首普選方案的不同意見引起的。民主派要求讓選民從確定候選人到最後投票的各個環節都有政治權利;北京的方案則堅持,候選人只能由一個一千二百人的選舉委員會制定,而選舉委員會的大多數成員必須由北京指定。這兩個方案那一個是真民主,那一個是假民主,一目了然。

第二個最基本的事實是,北京的方案實際上是違反鄧小平所作出的“一國兩制”的承諾和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和“香港基本法”的基本精神的。一國兩制的核心內容是讓香港有不同於中國大陸的共產黨一黨執政的社會政治制度,“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明確規定,“除外交和國防事務由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的自治權”。

顯然,按照北京的方案,特首候選人實質上由北京指定的代理人來篩選,這實際上是共產黨指定香港特首,是地地道道的“篩選”,是將共產黨的領導搬到香港,這就不是一國兩制。同時,選舉特首既不是外交事務,也不是國防事務,應該屬於“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內部事務。北京指定候選人,破壞了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中關於香港自治的基本原則。

第三個基本事實是,北京口口聲聲說在香港鬧事的是少數人,不符合多數香港人的利益。但是北京的做法卻證明它是口是心非的,它自己是將香港的多數人作為假想敵的。假如北京政府說的是真心話,它就應該相信香港的大多數人是有分辨是非能力的,是愛國的。那麼它就沒有必要處心積慮地指定特首候選人,更沒有必要冒天下之大不韙,打壓香港人自由選舉特首的訴求。

第四個基本事實是,在香港的媒體中,絕大多數媒體不是被北京直接控制的,就是被那些在中國得到好處而為北京說話的大亨們控制的,像蘋果日報這樣反對北京的媒體是極少數。與此同時,北京在收買香港人心上花費的人力物力是任何國際敵對勢力都無法相比的。

在這種敵我對比力量如此懸殊的情況下,北京還無法控制香港的民意,而且一有風吹草動,就指責是國外敵對勢力在操縱。這只能說明三個問題:一是香港人太弱智、太容易被操縱了;二是北京和它花錢買通的那些代理人太無能了;三是北京的做法太沒有道理、太不得人心了。究竟是那一種呢?天下的明白人心中自有答案。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