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利用“國民消費券”刺激經濟並非上策

中國經濟結構中消費嚴重滯後的問題已經成為一個共識。面對這場嚴重的經濟危機,疲軟的消費對整個國民經濟的拖累的確是一個十分突出的現象。正因為如此,不少中外經濟學家建議中國政府採用類似於“直升機撒錢”的辦法,給消費者直接發錢,以刺激國內消費,從而化解經濟危機。在這方面,最為引人注目的是諾貝爾獎獲得者蒙代爾關於發放“國民消費券”的建議。事實上,不少地方政府已經或者正在準備採取了這樣的政策建議。

2009-01-02
Share

類似於發放“國民消費券”的做法在世界上並不新鮮,日本、美國等發達國家都曾經採用過這種方法來刺激消費,以阻止經濟下滑。但是,即使在發達國家,這種普遍發放消費券的做法刺激經濟效果並不十分明顯,而且有不少副作用。

消費券難以刺激經濟的一個重要原因在於,它並不是一個針對消費不足的真正原因的解決辦法。通常,消費者不願意消費的真正原因主要是對收入的預期低下。由於這種未來收入的沒有信心,他們便通過增加儲蓄來防患未來。如果不解決普通民眾對收入預期的這種悲觀態度,單靠發放國民消費券是無法提高大多數民眾的消費傾向的。這是因為一次性的“天外橫財”是不會進入絕大多數普通工薪領取者的消費考慮的。他們通常只會根據那些能給他們的長期收入帶來變化的因素來決定自己的消費水平。而在長期收入預期不變的情況下,他們不大可能輕易改變當前的消費水平。

蒙代爾等人認為,只要規定消費券的最後消費期限就能夠強迫人們在一定的時期內用光政府發放的消費券,就能解決老百姓拿到了消費券也不消費的弊端,從而達到真正提高消費、刺激經濟的目的。其實這種做法也只是政策制定者們的一廂情願。因為老百姓很可能利用消費券來維持他們當期的消費,從而將原本用於當期消費的現金儲蓄起來。這也就是人們常說的“替代效應”。不同於政府直接投資,消費畢竟是一個個體性行為,在一個中央政府與數以十億計的個體消費者的市場博弈中,這個政府是永遠無法取勝的。

發放消費券的方法在發達國家有弊端,在作為發展中國家的中國,它的實行就更有問題。中國的人均國民收入只有兩千多美元,但是中國的收入分配結構的兩極化遠遠超過絕大多數發達國家。以中國的近鄰日本為例,用於衡量收入分配不平衡的基尼指數在日本為零點三左右;而在中國則為零點四七左右。有人用發展的不同階段來解釋這種分配結構的差別,那完全是強詞奪理。因為即使在經濟起飛階段,日本的基尼指數遠遠比當今的中國為低。

在收入分配如此不公平下採用平均發放的方式來發放“國民消費券”,顯然十分不公正。因為對中國的富人們而言,他們從國民收入中獲取的份額已經大大超出了合理的范圍。更何況他們的收入水平也根本不是他們的消費行為的制約因素;因此他們的消費行為不會受消費券發放的影響。反之,如果有選擇的發放消費券,不僅會大幅度增加發放消費券的成本,而且那也就不成其為所謂的“國民消費券”了。

在中國發放“國民消費券”並非一個好辦法,同時中國又的確需要提高消費。但是提高消費所需要的卻不是發放那種顯示政府恩惠的消費券,而是認真地解決收入分配不公的問題,讓普通工薪階層能從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的增長中佔有應得的份額,從而提高他們對未來收入的預期。

與發放“國民消費券”的政策建議相比,一個相對合理且有效的刺激當期消費的政策應該是:增大低收入民眾,尤其是長期被剝奪權利的農村居民的的養老、醫療、子女教育等基礎社會保障的投入力度,緩解他們對未來的收入和消費的不確定性。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