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评论:两种屠夫 一样罪恶

昨天,一位九岁姑娘的葬礼在美国西南部的亚利桑纳洲图桑市举行。这位姑娘的名字叫克利斯汀娜•泰勒•格林,她是上周六发生的一场野蛮的枪杀案的六位受难者之一。在那场疯狂的枪击中,还有包括一位代表当地的美国国会议员在内的十三人受伤。

2011-01-14
Share

枪击者是一个持有极端主义政治立场的青年人,他用疯狂和仇恨扣动了扳机。罪恶的子弹射向的不仅仅是与他持不同政见的国会议员和选民,更是美国的立国之本:言论和集会自由,还有国家立法者定期与选民的联系。

克利斯汀娜的一生见证了生活中最好的一面。她有一个充满爱的温馨的家庭,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天早晨离开家庭时,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爸爸,我爱你”。像其他孩子们一样,她热爱小动物。而且爱好广泛:喜欢游泳、体操和跳芭蕾舞,还是地区棒球队里唯一的一个女队员。她也是一个知道感恩的女孩,曾经充满稚气而又十分真诚地对妈妈说:“我们拥有一切美好的东西,我要回馈社会”。她的被害仅仅是因为她参与了众议员与当地选民的见面会,而学习并准备著参与美国政治是她参加这次见面会的目的。

同时,她短短九年的生命也见证了阳光下最丑恶的东西。非常具有像征意义的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和离开这个世界都与巨大的悲剧相连,而制造这两起悲剧的人正是那些对自由充满仇恨的人。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一日,在恐怖主义者操纵的飞机撞向纽约世贸中心的第一幢大楼后的四个小时零四分钟之后,带著第一声啼哭,克利斯汀娜来到了这个世界。九年多之后,她又在一个滥用自由权利来剥夺别人的自由权利的疯狂者的枪口下离开了这个世界。

几天来,克利斯汀娜那张美丽的笑脸不断地出现在媒体的头条新闻中,她那双清澈透明的眼睛令无数美国人心碎。美国的民众和政治家们对于图桑枪击案这场悲剧正在进行深刻的反省。有的人重新审视美国政治的两极化现状,也有的人希望检讨美国的枪支管理制度。应该说,不论观点如何,绝大多数人的思考都是真诚的。当然,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世界其他地方,也都有不少心理阴暗的政客们希望利用这场悲剧来攻击自己的政治对手,或者攻击美国的自由制度;他们想通过误导民众、利用人们的悲痛来获取自己平时得不到的东西。

在悲悼这位亚利桑那姑娘和谴责那个造成悲剧的年轻抢手的同时,我不由得想到了这个世界上的另一类屠夫。在不少地方,不少人或者政治集团仍然在通过各种野蛮的手段来剥夺人们的自由,尤其是剥夺人们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他们的做法与那个袭击世贸中心的恐怖主义者和亚利桑那州的疯狂抢手时而相同,时而有异。绝大多数时候,他们是通过威胁和恫吓来阻止人们的自由言论和自由集会;当恫吓失效之后,他们便直接用机枪和坦克直接射杀争取自由的民众。虽然他们可能披著“政权”的外衣,但是其扼杀自由的目的则完全与恐怖主义这相同;而且他们对这个世界造成的危害比单个的恐怖主义组织和个人要大得多。这是我们在悼念那位美丽的美国小女孩的时候切切不可忘记的。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