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中國和資本主義,到底誰救誰?

從去年的第三季度起,始發於華爾街的金融危機向實體經濟全面蔓延。最新的統計數據表明,過去的兩個季度裡,西方主要工業國家的幾乎無一幸免地陷入了經濟衰退。美國、英國、和歐洲國家的失業率正在接近和達到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新高。與此相反,中國在去年第四季度仍然有百分之六點九的增長速度;而且中國的外匯儲備繼續攀升,達到了年底的近二萬億的歷史紀錄。

2009-02-06
Share
2009_jobHefei.jpg 2009年2月5日,成千上萬的求職者湧入安徽合肥的招工市場。
AFP

在走投無路之際,一些西方的政客和學者幼稚地認為中國能夠伸出援手。尤其是希望中國能夠利用自己手中的大額外匯儲備,來幫助陷入困境的世界經濟。去年秋季,位於華盛頓的一個智庫居然還專門開了一個關於中國如何能夠幫助世界的研討會。

我曾給與會者潑了一盆冷水,告訴他們:一是中國的情況沒有數字表明地那麼好,因此它沒有那個實力來拯救世界;二是假使中國有這種實力,它也不會挽救走下坡路的西方。當場的聽眾,大多數是半信半疑。我想他們中的絕大多數現在應該相信我的話了。

指望中國出手救援是西方人的幼稚。這種幼稚在很大程度上來源於他們聽信了中國政府的吹噓。最近中國總理溫家寶的歐洲之行,將這種吹噓推倒了一個高潮。溫家寶聲言,他的訪問將給世界帶來“信心、勇氣和希望”。其實,伴隨著他的沒有一分錢的外匯,只是一個令歐洲政客遐思無限的許願:中國將派一個採購團來歐洲。就這麼一個許願,樂得歐洲的總理和首相們合不攏嘴。我相信,當他們最終看到中國的購買清單時一定會發現,除了中國無法自己生產的東西之外,中國不會向他們多付一分錢的賬單。

不少人對網上流行的一個段子非常感興趣:一九四九年共產黨趕跑了資本主義,用社會主義來救中國;一九七八年共產黨趕跑了社會主義,用資本主義救中國;一九八九年中國用資本主義振救了世界社會主義;二零零九年中國將用社會主義來振救世界資本主義。不少人認為這個段子反映了中國人的狂妄。我卻認為這個段子是一個非常幽默的調侃。其實在這四句話中,只有一句是事實,其余都是譏諷。那一句實話就是:一九七八年以來,資本主義救了中國。

中國在一九七八年以來的經濟增長,不僅得益於她改弦更張,拋棄了過去荒謬的經濟政策,改行資本主義的經濟政策;也得益於世界資本主義為其提供的廣大的出口市場。中國的出口市場百分之九十以上是由包括美國、歐洲、日本和亞洲四小龍在內的成熟的資本主義經濟體所提供的。中國所引進的技術和國外投資,更幾乎全部來自於他們。正是這些外國投資和對外出口,給中國提供了至少一億兩千萬個就業崗位,使中國免於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失業壓力和社會動盪。

不錯,從經濟全球化中得到好處的不只有中國,還有中國的貿易和投資伙伴們。但是,如果中國的貿易伙伴們不進口中國的產品,他們完全可以從地球的其他地方非常容易地找到替代者。反觀中國的進口產品,除了出口加工所需的半成品之外,絕大多數是自然資源和高新技術產品。而這些產品中國是不得不向發達國家和資源豐富的國家進口的,基本上沒有什麼替代可言。客觀地講,在世界的資本主義體系中,假如沒有中國,其它國家同樣可以生存得不錯;反之假如沒有了世界資本主義,中國則會仍然在混亂中掙紮。

其實,雖然從與世界資本主義體系的交往中得到了不少好處,中國並沒有走出混亂的威脅。中國的貧富懸殊近乎於世界之最;中國真正的失業人口無論是從絕對數看還是從相對數看都位居世界高位;中國的環境破壞之程度已經到了無法繼續的地步;最重要的是,中國人到現在還沒有學會現代文明社會解決不同政治見解的方式,而只是依靠成本越來越高、效果越來越差的殘暴壓制。怎麼看中國都在社會崩潰的邊緣,這個自顧不暇的政府那裡還有“信心、勇氣和希望”來振救世界?

中國人在形容傻子的時候喜歡用一句話:被人家賣了還要幫人家數錢!我希望西方的政客和學者們不要成為這樣的傻子。中國人在形容牛皮大王的厚顏無恥時則喜歡用另一句話:上嘴唇連著天,下嘴唇連著地,就是沒有地方擱臉!我希望中國的政客在世界上張揚的時候不要成為這樣不要臉的牛皮大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