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也談稅負痛苦指數

二零零九年,世界權威財經雜志《福布斯》曾經發表過一個世界有關國家“稅負痛苦指數”的排名。在該表中,中國的稅負痛苦指數為一百五十九,在六十五個國家和地區中位列第二。根據這個排名,中國是一個人民對向政府交稅感到最為痛苦的國家之一。

2011-09-30
Share

雖然這個排名已經發表多時,但是由於網上有“好事之徒”不斷重新張貼這則消息,搞得以“新三民主義”和“和諧社會”為執政口號的中國政府十分不痛快。

終於,在時隔一年多之後,中國政府通過財政部官員、財政問題專家等在《人民日報》上的發表談話和文章,對這個損壞其聲名的“稅負痛苦指數”進行了反擊。這些談話和文章聲稱,《福布斯》雜志的稅負痛苦指數的編制是不科學的,它沒有反應不同國家的稅務制度和各項稅務征收的真實情況,高估了中國納稅人的稅務負擔,對中國政府的財政支出的評價也非常片面,因此這個排名是完全不可靠的,沒有真實地反應中國人民對稅負的態度。

客觀地講,恐怕沒有那個國家的老百姓是興高采烈地向政府納稅的。從某種意義上講,納稅時的感覺多多少少是會有些痛苦。但是任何一個負責任的公民都能夠理解,納稅是公民不可或缺的義務,因為人們需要政府提供警察、軍隊、法官等等公共服務,沒有這些服務,社會將處於一種無序的狀態,人類的正常生產和生活活動將無法正常進行。既然政府是人類社會無法回避的一種機器,那麼為了支撐政府的正常運行的稅收便也成為了人們不得不承受的一種“痛苦”了。

問題是,世界上有不同的國家有不盡相同的稅種和稅率,也有不同的向公民征稅的手段和方式,以及不同的政府開支的重點。這些種種的不同,使得不同國家的人民對自己的稅收政策有一個國際比較,從而使得自己納稅時的痛苦感覺變得輕一些或者重一些。應該說,這個比較實際上是一種不同國家之間社會政策的比較,也是一種不同的政治制度的比較。

在我看來,中國政府的官員們和御用的經濟學家們花了大量時間去考證《福布斯》的“稅負痛苦指數”的統計方法是如何的不合理;收集的數據是如何地錯誤;分析的方法是如何的不科學,這些指責實在是有些“脫了褲子放屁-多此一舉”。毫無疑問,不同的國家在不同的歷史時期當然有不同的稅收水平和使用稅收的重點。但是國家的民眾對稅收制度的評價總體來講是可以測量的,也是可以比較的。

公民們對稅收制度的的評價如何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他們在稅收政策的制訂和稅收的支出上究竟有多大的決定權,在政府開支方面究竟有多大的知情權。稅收應該取之於民、用之於民。但是要保證這一點,必須要財政制度公開透明。在中國,官員們的醫療保健、宴請旅游、豪華轎車等等都是保密的。公民們沒有渠道能夠得到這些財政開支的細節。同時公民也沒有政治權利對稅收政策的制訂施加影響。對稅率制訂的無權和稅收使用的不知情無疑加大了中國公民的痛苦感。中國政府與其花那麼多的精力去為自己的稅收政策和制度辯護,不如在增加公民制訂稅收政策和監督政府使用稅收方面的權利上多花些功夫。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