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從三個代表到中國夢,王滬寧江郎才盡


2013-04-26
Share
2012年11月14日,王滬寧(左一)在北京舉行的中共18大會議上。從左至右,中央政治局委員王滬寧,中紀委副書記何勇,軍委副主席範長龍和徐才厚。(AFP PHOTO/GOHCHAI HIN)


新科政治局委員王滬寧是服務三代中共領導核心的官方理論家。六四之後,江澤民突然被召到北京,誠惶誠恐地被人“抱上”總書記的“寶座”。當時上有“老人黨”的虎視眈眈,左右有李鵬、姚依林等實力雄厚的保守執政集團的鉗制,江根本不敢有自己的政策班底和理論班底。直到鄧小平“九二南巡”,公開與陳雲在治國大政上分道揚鑣,並且削弱了李鵬等的實力,江才開始真正掌握權利。

王滬寧在江澤民坐穩了總書記的座椅之後被召到北京,成為江的欽定理論家。隨後,王的政治地位不斷高升,在不到十年的時間裡,從中共中央研究室政治組的組長,做到研究室的副主任、主任。胡錦濤上台之後,雖然與江澤民有著完全不同的行事風格,但是與江的文膽王滬寧卻出人意料之外地相安無事,王滬寧更進一步被提拔位中央書記處書記兼研究室主任。而在習近平擔任總書記之後,王滬寧則進一步被提拔為政治局委員。

王滬寧已經成為自胡喬木以來官階最高的“理論家”;他也沒有辜負提拔者的信任,盡心盡力地為江澤民、胡錦濤和習近平三代領導人服務。上個世紀就是年代到北京不久,他就為江提出了“三個代表”的思想,成為江的政治綱領。胡錦濤上台之後,王滬寧又“與時俱進”,提出了“科學發展觀”,作為胡的政治綱領最終寫入共產黨的章程。中共新總書記習近平上台之後,提出了“中國夢”作為綱領性口號。顯然,這個“中國夢”的背後也有王滬寧的貢獻。

遺憾的是,王滬寧雖然盡心盡力地為中共領導人效力,但是他已經日漸顯得有些江郎才盡、力不從心。他希望通過不斷地提出“裡程碑”似的口號來為這個失去了政治理想和方向感的執政黨注入活力,並且增強這個黨在全國人民中間的凝聚力。但是他過去二十年來為中國最高領導人所作出的“理論貢獻”,從“三個代表”到“科學發展觀”,再到今天的“中國夢”,一路走來,越來越缺乏理論底氣和政治自信了。

一個最為顯著的標志是,他提出的政治綱領越來越抽像,越來越沒有內容。如果說,“三個代表”的思想的確反映了中國執政黨的綱領性轉變:由一個一貫聲言代表“無產階級”的革命黨轉變成為代表“精英階層”的執政黨;由一個代表社會最低層的窮人的黨轉變成代表有權有錢階層的黨。無論這個轉變的社會意義如何,“三個代表”公開了中國執政精英推動這個轉變的政治立場。可以說,這個思想是鄧小平“改革”以來的執政理念轉變的一個概括。

但是“科學發展觀”就顯得太過於平庸無色了。因為“科學發展”是任何時候、任何國家都應該遵從的發展原則。將這個無論何時何地都正確的口號作為一個大國的執政黨的“劃時代”的政治綱領,不僅在政治上沒有特色,而且在宣傳技巧上也乏善可陳。至於習近平上台後提出的“中國夢”的政治口號就更是讓人跌破眼鏡了。中國由十三億人,十三億人有十三個夢想,執政黨居然提出要大家共同來做一個“中國夢”,而且將執政綱領退化到虛無縹緲的夢幻之中,這實在是令人唏噓不已。

共產黨理論家王滬寧理論思維的“江郎才盡”實際上反映了這個黨在政治上的衰敗和退化。作為一個大國的執政黨,這個黨已經提不出能夠凝聚民眾的政治綱領,因為民眾已經不信任這個黨,而且這個黨自己也完全喪失了自信。中國共產黨已經成為一個世界上為數不多的依靠鎮壓來維持權力的執政黨,因為已經習慣於依賴鎮壓,這個黨的理論思維能力已經萎縮。作為官方理論家的王滬寧一定會對自己的回天乏力而感到十分的悲哀。(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