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评论】中国的坏人变老了!


2014.09.26

 

近几天,中国媒体播放了好几起老年人在公共场合殴打年轻人的视屏:郑州的一位老人,因为不满一位年轻人不给他让座,伸手扇了那个年轻人四个大耳光,随后那位愤怒的老人因心脏病突发倒地而亡;还有武汉的几位老年人喝酒之后在汽车上与一位青年发生争执,居然对那位青年展开了群殴,整个场景令人瞠目结舌!

这几段视屏,再加上一连串有关跳广场舞的老年人扰民而且霸道的消息,使得不少人发出感叹,大陆的老年人变坏了,变得为老不尊、极度自私、蛮不讲理。也有不少人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认为不是“老年人变坏了”,而是中国的“坏人变老了”。因为这些人本来就是一群没有道德的人,只不过他们现在变老了而已 。

我比较认同后一种说法。从逻辑上讲,一个好人到了老年变成坏人的几率比较低。相反,一个本来就道德低下、行为不端的人到了老年的时候要变好的几率也不高。从这个意义上讲,当人们试图解释上述提到的发生在当下中国老人身上的那些事件的原因时,“坏人变老了”的解释比“老人变坏了”更有说服力。

当然,我需要解释一下,在不同年龄段的人中都有好人,也一定有坏人,并非所有的中国老人都是坏人,这是其一;此外,相对于社会对老年人行为的一般性期待,当下中国老人中的“坏人”比例似乎高于正常状况。正是这一点,才给了人们“老人坏”的感觉。从中国的媒体报道看,现今中国老人群体中的一部分人在社会中的暴躁、霸道和黩武倾向的确令人愕然。

我之所以赞成“坏人变老了”这一解释,更重要的是社会历史方面的原因。我们现在所说的老人,实际上指的是六十岁以上的人,也就是共和国的同龄人。他们基本上是与共和国一同成长的,即使是共产党执政以前十年内出身的人,虽然“生在旧社会”,但也是“长在红旗下”。可以说,他们是在共产党阶级斗争的意识形态下成长起来的。

这些老人与上个世纪的那场“文化革命”也有密切关联。毛泽东掀起那场“文革”风暴之时,他们正值青少年,或是刚刚参加工作的青年,或是大学学生,更多的则是初高中所谓的“老三届”,在“伟大领袖”的号召下,他们中的许多人视家庭伦理、社会秩序、法律礼仪等为粪土,他们的世界观和行为方式在那个疯狂的年代极度被扭曲。

随后,这一代人被历史裹挟,经历了上山下乡、返程失业、中年下岗等一系列的生活变故,在这些变故中,他们的疯狂热情在冷酷的现实中随风飘逝,他们中的许多人成为冷酷、精明、自私的“坏人”。这一代老年中的坏人分化成两种:或是没有道德的社会精英,或是没有道德的社会贱民。虽然世俗的标准将他们划分为成功者和失败者,但是缺乏道德则是他们的共同点。

从小便被教育成无视道德伦理的社会精英们,在权力场上如鱼得水。在向社会索取的过程中空前贪婪和不择手段;而那些沦落为社会贱民的人,则充满了对社会、对所谓成功者的怨恨,他们的不讲道德是一种反抗。“坏人变老了”,被许多人用来指责那些不成功的老人。其实,对社会危害最大的那些“老了的坏人”是掌握著这个国家财富和权力的没有道德的社会精英们,这些“坏老人”正在引领著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和这个民族的下一代向著更没有道德的深渊沦落!(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