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反对派的财政哲学

2018-02-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林忌评论】反对派的财政哲学(粤语部制图)
【林忌评论】反对派的财政哲学(粤语部制图)

早前亲政府的传媒曾大字标题,放风指新财政年度「派钱有望」,但内文说法却较为保守,到近日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接受电台访问时称,不认同澳门政府派钱的方式,暗示不会有如当年曾俊华般派钱,也不会代公屋缴交租金;另一方面,香港的民主派亦多属反对派钱的阵营,完全不理解公众对政府的看法,也不理解为何民意多支持派钱,于是特区政府失分之馀,民主派同时失分。说明现时的政治人物,实在十分「离地」。

诚然理论上相信「公共理财哲学」,政府应把储备投资未来,例如港大的微生物学教授袁国勇建议的500亿医管局种子基金,或投放更多资源于人口老化的香港公营医疗服务,这些都是一些合适的建议;然而现实是医管局连续两年削减2亿5000万的医疗开支,要到最近流感严重,才补回增拨5亿;说明政府库房即使长期「水浸」,其开支也根本用不得其所,用几千亿疯狂兴建大白象工程,民主派用尽一切方法,亦无力制止或制衡,那么又怎能相信政府?

如以环保为名的电动车免税作为反面教材,在取消「全面免税」前,单在2017年3月一个月之内卖出3200架电动私家车,库房损失26亿港元税款;花80万买一架电动车的车主获得特区政府津贴,这又与政府一向所谓「减车」的政策相违背。

事实上电厂的发电也不见得环保,电动车比起柴电混合车种,也不见得令空气清新,而单在繁忙地区排队争夺电动车泊位,令塞车问题恶化,以至购买车多为选择大马力的跑车型号,早已说明政府的津贴是得不偿失;何况取消了全面减免,却仍为电动车保留了$97500的首次登记税减免,然而一些压力团体以至科技团体,却不断游说政府要恢复这数十亿元津贴给富豪换跑车,这种以「环保」为名来津贴大马力跑车的做法,绝对不是单一事件。

特区政府水浸要用钱,成为了一大堆以政府拨款生存的产业链;例如旧楼维修津贴,成为了大厦管理贪污的温床,一些专门针对这些政府拨款的管理公司与建筑公司应运而生,令香港近十年的「围标」与维修价格疯狂上升;连医疗券也变成游说长者换名牌眼镜,以至医疗集团坐地起价;药房就教长者用医疗券买海味与花胶,甚至再转卖图利;最终的问题,就是既然政府打算还富于民,然后制造更多的漏洞,给更多的集团图利,何不直接把钱交给市民?

香港市民就是看穿了凡是「大政府」所作出的一切安排,最终大部份都会被承办的单位私相授受,因此对于政府已经完全失望者,在目前不可救药的政制之下,根本不会作任何的幻想;那么为何长期反对目前政制,也反对目前政府的民主派,却又突然认为这个不可信任不可信赖的特区政府,会天良发现洗心革面,把钱用得其所,而非贪污腐败的温床呢?这种一边大闹政府,一边信任政府安排,再一边责骂政府鼓励贪污,这毫无说服力!民主派必须认清今日的政制与政府已经无可救药,因此其议政的思维,不能自我幻想这是一个真正民主普选的议会,而必须理解市民宁可要现金,也不再幻想长远安排的原因──把钱交给不受监管的政府之手,幻想其会服务市民,是不切实际的想法。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