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香港立法会补选民主派九龙西之败

2018-03-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共人大释法,以事后的法律以时光机式的追溯,「回到过去」以其宣誓时的誓词不符基本法为理由,取消六名立法会议员的资格,其中四个议席,即香港岛、九龙西、新界东的直选议席,以及功能组别建筑测量界的议席,于3月11日先进行补选;原本建筑测量界的姚松炎,其原本当选是因为亲政府阵营分裂,因在补选中自觉胜算无望,改为想以直选界别重回立法会。

由于补选是因为原本议员的议席被取消,民主派各大党都相对克制让路,想让原本失去议席的代表的回到立法会;当中两位因为「港独言论」被取消资格的青年新政议员,在评估过几乎必再被政府禁止参选,而没有派代表参加;而各党派认为根据「政治伦理」,要让港岛失去议席的香港众志,改派周庭出选香港岛;因此原本以专业教授背景的姚松炎,就改为空降原本青年新政出缺的九龙西;当然亦想像不到,最终中共连周庭也不能容,禁止其参选而要改派前民主党的区诺轩。

选前因部份自称属本土派的前议员如黄毓民,曾号召一票不投民主派走本土路线的范国威,而其前盟友如「国师」陈云,则指泛民是「Greater Evil」,其支持者则呼吁,把选票投给亲共阵营,以作为「焦土」;而早已被上述人士割席,以至列为敌人的本土派政党如本民前、青年新政、民族党等,则保持沉默。因此在选战后期,民主派选民多担心因为本土派与焦土派杯葛,而在选举中落败,而三方因此激辩。

最终选举结果显示的,是港岛区与新界东的民主派,在低投票率的情况下,守得住民主派的票之馀,亦得到部份本土派选民的支持,而得以重夺议席;建筑测量界的「小圈子」功能组别议席,代替姚参选的司马文,一如选前预测以高票落败;然而在九龙西,一直被看高一线,认为其议政能力足以说服选民投票的姚松炎,却连民主派的基本盘都保不住,输了2419票给亲共阵营。从选举票站结果的数据显示,在本土派的票仓,如青年新政的黄埔两选区,或本民前的大埔富亨选区,民主派的得票都已经得到部份本土派的支持,而没有出现大规模失票的情况;港岛区的区诺轩,更在部份所谓「老移民」的区域,如很多福建人聚居的北角堡垒、锦屏、鰂鱼涌等选区,竟然在低投票率的情况下,赢到该区的多数选票;因此从港岛与新东的票源显示,亲共票没有明显进帐,而民主票也没有明显损失,其相对弱势,是因为低投票率下,铁票不如亲共阵营所引致。

反之姚松炎却在九龙西的公屋区域大失血,不但在中共全力收买的新移民区域,或本土派称为「殖民」的「新移民邨」,即曾发生铅水人祸的启晴邨,却仍全力支持政府的的启德两选区大比数落败,单是两区所输的票已达1700票;更连一贯民主阵营控制的公屋选区,都只能以极低票胜出;明明在一年前属于民主阵营的票仓,如今票源却有如蒸发一样。这种选票蒸发的现象十分明显,就是集中在九龙西的公屋基层选区,而且亲政府票源也没有大比数的增加,说明了问题正出在姚松炎的选举工程本身,令民主派选民没有投票。

姚松炎的错误,包括由最初的选择错误的选区,以错误的形象包装,以错误的人选去做宣传,最终更以错误的动员拉票方式,以及在初选期过份攻击民协的冯检基,甚至在选后担心再被DQ,以耳语抹黑的形式,迫退冯检基作「补替人选」,最终或令民协的选民反感,令香港民主派错失了这最关键的直选议席,实在是令人极度遗憾的事情。

诚然选举之中,已经有愈来愈常见的大量买票舞弊,以至大量来自大陆的非法劳工,以20︰1的助选团去帮亲共政党助选,以至种票以及殖民;香港民主派在此绝对的劣势之下,已经没有任何犯错的空间,一个错误就足以输掉选举,因此民主派必须坦承自己的错误,真正检讨如何不再重犯,才是当下唯一可作的正面事情。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