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2019香港變成垃圾港


2017.03.20
com-quote620.jpg 【林忌評論】2019香港變成垃圾港(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柏楊在《醜陋的中國人》指出,中國傳統文化有一種過濾性病毒,最明顯的特徵就是「髒、亂、吵」;在吵方面,香港人幾十年沒有寸進,但在市容管理去髒止亂方面,早期殖民地時代,華人聚居之處之髒亂,甚至引發多次鼠疫;然而經過英國管治百多年,特別是在70年代的麥理浩再次推動的「清潔香港運動」,包括立法針對「垃圾蟲」,以至在市面廣設垃圾桶;一方面由教育做起,再提供方便讓市民可以隨街找到垃圾桶,而不會隨地丟棄垃圾;另一方面則由宣傳到執法,去打擊垃圾蟲,再管理小販以至後巷的垃圾堆積,終令香港市容一改。香港垃圾桶的設計,不但曾啟發外國政府參考,1980年英國西敏寺市議會,更曾邀請香港的「垃圾蟲」角色,坐飛機前往宣傳該市的清潔運動。

然而世界潮流以至生態破壞,令原來只由衛生問題,變成了環保問題;各國由收集垃圾,訂立目標為垃圾分類,令垃圾可以循環再用;而重點在於循環再用,而非減少其重量或面積;然而香港特區政府對於回收業不但沒有扶持,對於垃圾分類更是虛應故事,更從來沒有規管或限制生產商以至零售商的包裝問題,卻單是要推動垃圾「按量收費」,這不但是擾民之極,更會令香港重現滿街垃圾的倒退。

舉例說,近年積極推動環保的蘇格蘭政府,就強制全國垃圾分類,收集垃圾的承辦商將拒絕接收沒有分類的垃圾,卻沒有「按量收費」──其原因非常簡單,按量收費無助於解決日常垃圾──各日用品由生產商製造,由批發商零售商進行包裝,日用品根本避無可避。香港最大的問題,在於多數人都住於幾十層高的多層大廈,而這些大廈的垃圾收集不是由政府統一管理,而是多為大廈經立案法團,或經管理公司,再判與私人承辦商去處理;香港居所面積小,大廈不是設有垃圾通道以至垃圾房收集垃圾,或與同層共用公共垃圾桶;然而離地千萬丈的香港特區政府,以至一班非理性的環保人士,卻堅持要靠「按量收費」,去進行垃圾徵費,最早於2019年透過收費去阻嚇市民,期望可以減少垃圾,卻隻字不提如何推動分類,再一次顯示特區政府主次不分,借「環保」為名巧立名目,實為推卸環保教育以至政府失敗的責任,再借此加稅儉財。

更荒謬的是就是那些不注重個人衛生者,將輕而易舉把垃圾丟棄出窗外,或倒入馬桶用水沖去,或晚上棄置於走廊大堂後樓梯,或棄置於山邊郊野公園;為了減少垃圾問題,卻製造無限多的衛生問題!單是多層大廈每個單位如何「按量計算」垃圾,已經製造不成比例的行政工作,其繁瑣比起分類回收更甚,特區政府偏偏不做最有意義的分類回收,卻把責任推到最無助的大廈業主立案法團,如住了無良住客,將令各戶為垃圾問題發生無日無之的爭執,令住客永無寧日。

特區政府為防市民把家居垃圾,帶到街邊的垃圾桶丟棄,更「發明」了新的細口垃圾桶,以至要減少垃圾桶的數量;然而自從「自由行」以至大陸團,一部份但數量眾多的劣質遊客,隨街丟棄垃圾,以至購物後隨地拆去包裝,旺區垃圾桶堆滿無人處理,甚至連高速公路也滿佈垃圾,這些問題將會以幾何級數惡化!

特區政府一面說堆填區爆滿,一面卻要再增加來港遊客,那麼為何要香港市民為遊客的垃圾繳費呢?為何要香港市民處理這些非香港人的垃圾呢?為何市民的垃圾要按量收費,但來港遊客的垃圾卻不需要按量收費?這些人只為方便遊客,卻要市民承擔不符比例的行政責任;那麼怕香港的堆填區爆滿,為何不強制立法,要來港遊客帶同自己的垃圾出境?啊,怕趕走遊客,但你們這些「賤民」是逃不掉的,對不?

現實看看「北區水貨」──些走私運貨去大陸的,公然在街頭拆貨亂棄包裝,那些欺善怕惡的食環署職員視若無睹,港鐵職員坐視他們違例運貨;當中國男童在旺角街頭大便,親中親共的官員以至議員,就要包容隨地便溺,反過來怪責舉報的市民「挑撥中港矛盾」;男童父母打人被告上法庭,法庭容許其保釋回大陸,最後則棄保潛逃;英式制度是鼓勵做好人,懲罰壞人;今日的「中國特區」,則專門鼓勵壞人,懲罰好人!為何要「罰款」?因為你做乖孩子,把垃圾放入垃圾桶丟棄;至於隨地丟棄的,令坑渠與去水口淤塞的,令街邊滿佈垃圾的,則「成功爭取」慳回費用,你說以華人的傳統加上這樣的制度,又怎會不令香港倒退四十年,變回「垃圾港」?啊,二十年來由一班垃圾治港,又怎能避免「打回原型」呢?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