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官商鄉黑燒到梁振英身上


2016-09-19
Share
com-quote620.jpg 林忌評梁振英與橫洲黑幕(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香港的候任立法會議員朱凱迪收到死亡恐嚇,令市民關注到究竟是甚麼問題,會令香港出現「官商鄉黑」的勾結,以及朱凱迪究竟得罪了誰人的利益,竟有人要恐嚇立法會議員;最終惡有惡報,由於引起社會各界廣泛的關注,特區政府的內部文件揭發,橫洲發展的「鄉、黑」利益,最終竟涉及特首梁振英,而且還擔任這個公眾不知道的小組主席,對幻想要連任的梁振英做成新一輪的沉重壓力。


梁振英在2012年競選時,曾承諾解決香港房屋不足的問題,而橫洲項目的17000個公屋單位,雖然對比起人口增長,特別是單程證每年54750個不需要資產審查的配額,只屬杯水車薪,然而只不過為了這數額的公屋單位的開發,竟也要一波三折,疑似受到一些地區勢力之下,把屬於回收場、停車場的「棕土」計劃無限期擱置,減掉了13000個公屋單位,列為第二期與第三期,而改為只建設4000個單位,向「非原居民」的綠化地埋手,政府指這是「先易後難」的方式。


然而究竟「後難」有何難呢?政府一直顧左右而言他;蘋果日報得到政府內部的文件,指證特區政府竟然有個「橫洲發展工作小組」,而主席是梁振英;梁振英先於9月17日下午發新聞稿,指「梁振英從來沒與政府以外的任何人士就橫洲發展進行商討」,深夜被迫證實,梁振英是這個小組的主席;9月19日回應記者時就把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拉下水,卻仍然不正面回應是誰決定暫時縮減建公屋的規模,從好辯的梁振英,要如此作出「語言偽術」,大家當知道問題打中痛處了。


因為這個「後難」涉及的,就是一堆鄉事派地區的利益,這些原本在13000個公屋單位計劃內用地的擁有者,不但涉及3.8公頃官地被非法佔用,而政府面對這些非法佔領土地時,竟不是立即收地,而是容許非法佔領變合法──「先佔後租」去批出「短期租約」;另一方面,元朗區議會前主席、民建聯立法會議梁志祥在香港電台的節目中則透露,鄉事派在三次的「摸底」(soft lobbying) 會議之中,要求政府對鄉事用地作出補償;剛好明報於同日的報導,揭發特區政府多年來「檢討丁屋政策」為理由,長期擱置「鄉村擴展區」建丁屋做法,突然在2014年11月向涉及橫洲發展計劃的屏山鄉委會諮詢,以至12月向元朗區議會正式提交文件,撥出在橫洲旁的蝦尾新村2公頃官地,供蝦尾新村原居民興建約70間丁屋,更由公帑支付平整土地7000萬成本,預計在下年度會向立法會申請撥款。


然而最嚴重的問題,則是特區政府無私顯見私,竟隱瞞政府公開談判的細節,運房局局長張炳良最初竟然隱瞞說「沒有紀錄」;然而靠蘋果日報得到政府內部文件揭示,2014年8月時政府曾留下紀錄,於2013年7月與9月曾兩度向「地區領袖」作出「摸底」游說工作,而這些紀錄卻在2015年4月更新文件時,把上述的字眼──「基於摸底結果」刪去,隱瞞政府與鄉事派的交涉。


更令人引起聯想的,是屏山鄉委會相關人士,不約而同涉及了三件事情;第一,即與政府的三次「摸底」密會,特別是2013年7月與9月的兩次,梁志祥指與會者曾求政府對鄉事派作出補償;第二,2013年8月11日梁振英落區「天水圍地區論壇」時,得到這些鄉事派包括上述人士的「撐場」,而最終竟演變成圍毆在場抗議的社運人士的衝突,個別犯案者在社會壓力之下被繩之於法,終被法庭判囚;而被囚人士的感化報告中,直認收到「指示」,要「到場支持特首論壇及歡迎特首」、「自己從來對政治沒興趣,當日是遵從朋輩指示阻止抗議人士」。第三,在兩次「摸底」之後,特區政府突然把原本17000個公屋單位的發展計劃,無限期擱置涉及上述利益相關者的13000個單位,只進行和不涉他們利益的4000個單位,而梁志祥在電台自稱當時從未聽過這13000個計劃屬第二、三期,以為計劃已「縮水」至4000個單位。


上述的三點說明,梁振英涉及利益衝突,其在整個橫洲發展工作小組的角色,必須進一步說明真相。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