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立法会的支那论战


2016-10-17
Share
com-quote620.jpg 林忌评立法会的支那论战。(法新社图/粤语部制图)

香港立法会的斗争出现新的一页,10月12新上任的立法会议员宣誓仪式上,青年新政的游蕙祯与梁颂恒,首先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颈巾,再把誓词中的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读成People's Refuxking of Chi-na,然后一众土共与「爱国」及「爱党」的民族主义者,疯狂围而攻之,无限上纲拉去「全球华人」,要求道歉云云。

第一个问题是有关誓词本身,再一次伤害人民感情的,是1997年政权移交之前,香港立法局议员的誓词,就是简单的三句:「本人必定维护香港法律,并且必定以立法局议员身份,衷诚而确实为香港市民效力,此誓」。然而自从所谓「回归」之后,议员就不再为香港市民效力,而变成要向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效忠」──誓词重复了三次「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如爱共国的魔咒──『我谨此宣誓:本人就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定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尽忠职守,遵守法律,廉洁奉公,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服务。』

因此最基本的问题,就是为何在「殖民地时代」,英国政府不需要香港立法局议员对英国效忠?早在三十几年前,1986年香港未有任何直选立法局议员,英国政府已经不需要香港的议员效忠英女皇;可是这个不断破坏自己法律,其官员也从未尊重过共和国本身,只是中共一党专政所建立的国家,却要强迫香港人做英国也不敢做的事情;也难怪英治年代的官守议员以至「保皇党」,都仍然关心香港市民的利益,而今日的「特区」的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从不关心香港市民死活,事因效忠对象不同也。

第二是青年新政两位所攻击的,是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本身,即中华人民共和国,而非中国,更非中国人;比起亲共的「爱国爱港」份子──澳洲籍的马恩国大律师,在立法会上高谈「Fuxking Chinese」不同,前者即对准政权,后者却是攻击中国人;然而从这次争议所见,华人的「差不多先生」对号入座,那些口说「爱国不爱党」的人,却竟然比共产党更早去扭曲青政两位的言论,把攻击中共国,说成是攻击中国人,再次证明所谓「爱国不爱党」,根本他们自己也不相信;举例说,有人侮辱苏联,不代表侮辱俄罗斯国,更不代表侮辱俄罗斯人;偏偏很多口说要分党与国者,却把中共国等如中国,说明了「爱国」,其实就是「爱中共国」。

第三是支那只是音译,所谓「歧视」或「侮辱」的含意,由始至终都是以讹传讹,本为日本区分山阴一带的「中国地方」,或对美国译为「米国」,以音译新的名称而已;变成了侮辱的词语,是来自战争期间的敌对;中国人最莫名其妙的,就是有「被迫害」与「被歧视」的妄想症,Englishman不是歧视,但Chinaman就变成了歧视;China的译音支那也变成了歧视,那么China本身又是否歧视?经过中共国的丑化,China如今在全世界的臭名远播,早前日本报导过,一些中国货为隐瞒自己来自China,更把来源地改为 Made in PRC,以图令不清楚中共国名的人搞不清楚;中国为何要用外人强加的英文名?为何不改名做Zhongguo?难道是歧视其他非洲的兄弟如Zambia或Zimbabwe吗?

第四是梁颂恒之所以当选议员,正是因为中共曲解法律,迫害梁天琦的「港独」立场,禁止其参选;亦因此梁颂恒等是以此作为反击,也防止中共再次曲解法律,令他们失去议席;当他们被迫要有如大陆的维权人士,以「擦边球」方式去抗议时,竟被香港那些自命左翼的民族主义者,攻击他们「敢作不敢认」,难道是希望港共再次滥权,令他们失去议席,然后民主派又要哭诉会因此失去「关键少数」吗?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