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巴黎血色星期五


2015-11-16
Share
afp-france-attack2.jpg 2015年11月13日,法國巴黎遭到恐怖襲擊,槍手向餐廳和酒吧等地亂槍掃射,救護人員到場,將傷者送院。(法新社)

2015年11月13日巴黎的血色星期五,6個地點於40分鐘內連環發生槍擊與炸彈爆炸,殺死了129人,超過300人受傷,其中80人屬重傷,這是自2001年美國911恐襲,2005年的77倫敦爆炸以來,國際大都會所受到的最嚴重恐怖襲擊,法國總統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向已承認責任的伊斯蘭國(ISIS)宣戰。

中國公安部於翌日,在新浪微博的官方戶口上發表「向英雄戰友致敬」,說在巴黎受到恐襲的同一日,「地球的另一邊,中國新疆警方,歷經五十六天追擊,對暴恐份子發動總攻,取得重大戰果」的言論,直接把新疆鎮壓伊斯蘭教徒的行動,和歐美反恐的行動掛勾,甚至用喪事來發表「喜訊」,令人震驚。

華人社會在巴黎恐襲的問題上,意見比起本身已經分裂為左右兩派的西方更亂;有些華人社會的右翼人士,把問題歸咎於難民,然而實際上法國所收容的敘利亞難民不多,其真正的死穴,是在神根公約之下歐洲人口自由流動,以及更早之前的大量移民及其下一代;而左翼人士則一如以往,抄襲西方左翼的論調,質疑大家為何只關心巴黎,卻不關心早幾日黎巴嫩的貝魯特爆炸案,以至伊拉克的爆炸案云云;這條問題本身問得很荒謬,因為巴黎是大家認識的名城,而很多人都不知道貝魯特在甚麼地方;由近及遠,由熟識到不認識,這才是人性; 而華人東施效顰就更可笑了──中共政府在新疆所取得「重大戰果」,那些口口聲聲說「大家都是中國人」的,又可有關心過嗎?今年七月泰國遣返109個維吾爾難民去中國,違反相關人士前往「血濃於水」土耳其的意願,華人社會一片沉默,同時卻在大鬧西方社會如何拒絕接收敘利亞難民,這種雙重標準,令人沮喪。

有些評論則把問題歸罪於法國,說成是「法國人被指不善待及歧視穆斯林有關」──真相是法國到今日,仍然是西方國家之中,對移民以至亞非族裔最包容頭幾名,不但擁有最好的福利制度(免費教育與醫療),以至種種政府對兒童與失業者的補貼,全國每年超過30%的GDP是用作福利開支,以至接收全西歐最高比率的穆斯林移民。

真正的問題,是以往法國太慷慨,令少數族裔的數量,特別是在大巴黎地區比率特別高,而太多帶住原本和西方社會無法融入的文化而來,在面對歐洲經濟衰退,而政府全面減少福利開支的時候,這些既無法融入社會,又缺乏競爭力的移民,就變成了恐怖份子招攬的對象。於是恐怖份子以種種荒謬的藉口,包括要干涉法國人的衣著(太曝露),挑戰法國政教分離的傳統(原本針對「國教」天主教),說法國人禁上伊斯蘭女學生帶宗教象徵的頭巾(這不是變成了特權嗎?),更把2010年立法禁止在公眾地方全面蒙面的安全措施,說成是「歧視」伊斯蘭婦女帶全臉面紗 (niqab),而隻字不提這種全身密封只能見到雙眼的做法,是如何歧視女性? 這些既要去別人國家做別國的公民,又不肯融入當地的文化與傳統,更反客為主,要別人改變自己的傳統,去遷就自己,意圖把法國變成「伊斯蘭法國」,究竟是誰歧視誰呢?究竟是哪一些人的責任呢?

至於中國一面說要加強反恐,一面在伊拉克油田圖利,一面出環球時報社評為伊斯蘭國開脫,一面在聯合國否決出兵派維持和平部隊,去解決敘利亞問題可謂「兩面三刀」的極致;就有如這幾年一面譴責別人填海造島,在南海一面造島,既鼓動國內外的民族主義者,然後又由中國外交部官方聲明,放棄安波那島(納土納島)的做法般,把龍門在球場四個角落到處搬運,傳媒對這些前後永遠不一致的行為,往往缺乏批判而令人擔憂。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