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港共区选的历史性崩盘

2019-11-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1月24日,香港历史当记载这一天,香港的民主选举终于第一次达到71.2%的历史新高投票率,约有294万选民投票;民主派票数约占58%,而亲共势力票数约占42%,然而在单议席单票制下,16%的差距足以造成压倒性的胜利,令港共得到有史以来最惨烈的一次选举大败——在全香港的452区议会选区当中,港共只能赢出59席,加上4席有争议的建制与独立之间版块的候选人,其馀389席表面上都属于民主阵营。建制派由原本绝对控制18区区议会,变成输掉全部18区的民选半数议席,全靠作为「保护原居民」的乡事当然议席,令港共借离岛区的8位当然议员,加上3个民选议员,控制离岛区区议会。换言之,建制失去了17个区议会的控制权。

十八区当中,港共党派在两个区全灭──分别是大埔区的19席,以及黄大仙区的25席;西贡区29席当中,亲共政党名义上也是全灭,只馀下方国珊的3席;民主派在沙田区只因帝怡选区内讧而败选,41席取得40席,长期称霸于沙田的香港建制派政治团体公民力量,在归附叶刘淑仪的新民党后,最终全体输清光,新民党在区选最终全军覆没。

在港岛中西区15席中,港共输剩商界自由党的山顶选区;港岛东区35席输剩自由党的宝马山、工联会的和富,以及民建联的柏架山;南区17席只输剩现任的鸭脷洲邨,以及自由党的海湾选区;湾仔区13席港共得保4席,分别是位于半山的渣甸山、乐活与司徒拔道,而闹市则只馀下修顿的现任议员;简单而言,就是半山与山顶的豪宅区,就仍然留在亲政府的商家党人手中,而平地全港岛,港共只馀下四个选区,这是不可思议的。

因香港高昂的楼价与租金,年轻人不少搬到新界居住,因此新界的年轻人口比市区多得多,亦因此除了大埔这样极端的赛果之外,就连屯门、元朗、北区等过去由建制把持的选区,港共也几近完全崩盘;元朗有乡事势力,可是39席港共只能保住6席;北区18席,只能保3席;屯门31席,港共也只能保3席,包括近月疯狂撑警察、成为港共势力宠儿的双料议员(同时担任区议员及立法会议员)何君尧,也最终在竞逐连任时落选。离岛区尽管在传统乡郊势力之下,10席民选也只能保3席,这反映了年轻选票够多,则终于可以冲散港共的铁票。

港共最好表现的两区,分别为九龙东的九龙城,以及观塘;这些地区近年因前启德机场搬走后,不少以往发展受限的地区改建,摇身一变成为了港共重点投放资源的地区,如受铅水事件影响的启晴邨,以至不少纪律部队宿舍的区域等;九龙城区25席,港共保住10席;观塘区40席,港共保12席;这反映了港共在个别重点经营的区域,民主阵营即使在最好的民意加持下,仍然无法完全压倒,绝对值得大家警惕。

选举结果说明了几个道理︰在单议席单票制下,香港人原本就可以全面惩罚港共,向港共说不,可是却在长期忽视,政治人物不努力与内讧,所谓「中间选民」长期事不关己,不去投票的纵容之下,令亲共势力在过去可以为所欲为;另一方面,则港共弄虚作假,种票猖獗,以至大举殖民的情况下,即使民意如此愤怒,都仍然可以得到百多万人支持。

「反送中」运动的五大诉求,最后一项诉求就是普选;然而市民要保得住香港的现况,就要长期都对政治,保持如此高参与的热度,才能勉强保得住一个胜利,去制止港共进一步下手;诚然,区议会选举的作用,甚至立法会选举的作用,在行政主导之下,始终有限,如非如此多的年轻人,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对抗港共的武器,单靠「和理非」的反对,根本已经无力阻止政府通过任何事,因此必须两样都做,互相扶持。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