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身份认同民调 论香港公民国族主义

2019-12-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2月22日过千人在香港中环的爱丁堡广场,出席声援维吾尔族人权的集会,可谓是类似集会中人数最多的一次;一直以来海外非常关注「新疆」与「西藏」的少数族裔人权问题,然而「华人」的主流却对此长期回避,把问题简化为藏独、疆独,如今更把香港问题简化为港独,然后就变成配合中共的长期宣传,把独说成毒,好似与「中国人」的身份有冲突似的,令一些自称爱国的人痛心疾首,或避之则吉。

的确问题的根本,既来自是否认同「中国人」,更来自这种身份认同背后,所渲染的是甚么种类的国族(民族)主义;早几年香港有关于六四晚会的争论,双方口水争执的意义,就是揭露两边都搞错了立场。一些曾自称本土派者,指「六四」是中国的事,支持本土或港独,就不应该关心中国问题;反之一班传统「爱国不爱党」阵营,则质疑支持本土会「自我边缘化」、失去「中国民运」支持,或是孤立很「自私」;然而真相却和他们争论的相反──六四晚会的参加人数,由2009年至2019年连续十年,每年都有十几万出席人数,与2009年之前的平均5万人左右,相距超过1-2倍,而这10年正是香港本土意识抬头,所谓「被港独」的10年。

参考香港民意研究所的数据(以前称港大民调),港人认同自己为「中国人」,即广义中国人──包括中国人,住港的中国人,是其历史高峰点51.9%,正是2008年12月,即北京奥运之后的一次调查,之后随著三鹿毒奶粉等的丑闻而拾级而下;由2010年起即长期维持在35%上下多年,而在立法会DQ(撤销议员资格)案后再跌到30%左右,而2019年反送中时跌到馀下20.9%;如单看18-29岁的青少年群组,2008年12月青少年认同是中国人(广义)的41.2%,自后就急转直下,在2011年的12月最后一次达两成以上(20.5%),自2012年6月梁振英上台推「国民教育」后就从此不足两成,更在2016年6月即鱼蛋革命(旺角骚乱)后,首次跌到不足10%,曾在2018年尾各界推广「大湾区」时升回10.5%,在今年反送中运动又「打回原型」,创下历史第三低的4.7%。

然而单论2019年反送中运动的影响的话,却是首次令30岁以上者对中国人认同感跌达11.8%,只馀下24.6%,因此反送中的确是一场「时代革命」,因为多了11.8%的30岁以上人士,由原本自认是中国人(广义),改为认同是香港人(广义),而30岁以上人士在2007-2008年,接近55%自认是中国人(广义),如今只馀下不到一半!

问题来了,为甚么2008年有近五成港人自认是中国人(广义),却只有不到5万人出席六四集会,捐款只有68万;而2019年只馀下两成多港人自认是中国人(广义),却有18万人出席,捐款达275万呢?为甚么香港人愈自认不是中国人,却愈关心中国的民运,愈支持中国被迫害的人士?为甚么愈认同中国,愈想做中国人,却愈不关心中国被迫害的人士呢?这不是和亲支联会人士的说法,或反对出席晚会那群自称本土人士所说的,完全相反吗?

真相是对大多数人而言,党就是国,认同中国,就等如认同中国共产党。因此数据说出的真相,就是不爱国,不认中国人,才会更关心中国被迫害的人,特别是以往「大中华国族主义」所忽视的少数族裔。这半年反送中运动所揭露的,「香港人」身份所包含的,绝不是甚么优越感,或者排外歧视,而是民主、人权、法治等的公民价值,所建构出来的公民国族主义(Civic Nationalism),因此早前由连结少数族裔如南亚人,关心印尼裔记者被射眼,公民记者被逐出境,以至近日关心维吾尔人集中营等,这些都是以「香港人」身份可以连结,而以往用「中国人」身份会排斥的事情。

因此进一步推论,只有更多港人能够摆脱「中国人」身份,才能跳出党国思想牢狱的视野,而质疑中共管治的合法性,而不能再以经济手段去分化或者收买。所谓「爱国」、「人心回归」,意味就是变成中共党国洗脑下,没有思想与灵魂的奴隶。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