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香港官员饮铅水是谁的屈辱?


2015-10-19
Share

香港立法会就食水含铅的民生人祸,表决是否引用权力及特权法,去调查铅水风波追究责任;一如市民所预料,平日口说关心香港民生的亲政府亲共议员,在中国共产党的召唤之下,以功能组别的分组点票否决调查;政务司司长在立法会为此护航发言,不但驳斥民主派把问题「政治化」,更反过来批判议员「故意制造矛盾」,更有两个官员「不幸被迫饮铅水」,更因此在政府内部发指示,所有官员不能「接受铅水的屈辱」,说这「不但是维护个人尊严,亦是维护特区政府尊严」,声称自己「官到无求胆自大」。

甚至亲政府的议员,都要指出香港作为「国际文明大都会」,居然会出现铅水问题,实属匪夷所思;自七月至今,特区政府不但被踢爆,曾给予食水含铅者「大厦优质供水认可」,更一直在事件发生后两个月,都未能找到所有食水含铅的源头,更被揭发行内大量假零件、次货充斥,而特区政府的监察制度不但形同虚设,更把监管不力的责任推给个别水喉匠;在发现问题之后,不但没有第一时间阻截毒水源头,反过来不断说一些风凉话,例如七月初衞生署衞生防护中心监测及流行病学处主任,竟说「若一生拉匀计」,饮铅水不会影响健康;教育局局长吴克俭则在全个暑假,一直坚拒为全港学校验水,错过了学生放假的黄金机会,要等到相继学校自行验水,发现含铅超标,才被迫于开学日突然为全港980间幼稚园验水,再为十年内落成的80间中小学验水。然后又才突然发现,一些学校常用的电热水炉,竟也是含铅的源头,这一连串的失误,究竟是谁的错?难道是市民的错吗?

搞出了铅水人祸,市民被迫每天饮铅水,究竟是谁受到屈辱呢?既然官员发表伟论,认为「一生拉匀计」饮少量铅水是不会影响健康,而且连小学生甚至幼稚园生,在学校只要饮少量而非大量,也不会影响幼童的健康,那么为何香港特区政府的官员,却拒绝饮这些市民每日天饮的铅水呢?

一杯铅水根本不会影响健康,官员出来饮一杯做场戏,有如2011年10月31日,日本内阁政务官原田康博于记者会上,饮下一杯经过福岛核电站处理后的核污水,难道这叫做屈辱吗?这只不过是显示官员愿意与人民同甘共苦的门面戏。伦敦市民约翰逊(Boris Johnson),于2014年为证明警方购入的水炮车安全,更愿意亲身测试,去接受水炮车的喷射;这些国际新闻言犹在耳,香港的官员却反其道而行,反过来侮辱市民「强迫官员饮铅水」是「屈辱」,绝对是「只许贱民饮铅水,不许权贵坠官威」。香港人的最大屈辱,就是任由这些无良无品无耻的官员侮辱,却没有权利及权力,用选票把这些「狗官」赶下台;至于这种的官员,竟反过来说自己「胆大」?可谓「官到无求胆自大?人到无耻格自衰!」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