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饮水思“铅”的双重标准


2015-07-20
Share

香港人「饮水思铅」,本港多处食水发现含铅之后,香港传媒一改往日环保先锋的态度,纷纷引述一些所谓「专家」(包括很多专长和食水安全无关)的所谓「权威」意见,指食水含铅是「正常」,饮用水应该先把水龙头打开,等水流最少一分钟至五分钟不等,之后才用作煮食或饮用,更把这种做法视为「常识」,甚至怪责从来没有这样做过的市民是「无知」。

香港政府医生居然说:「拉匀一生计」饮用超标铅水不会影响健康;有公立医院的医生竟说:儿童可透过咬铅笔吸收铅,再被踢爆铅笔是石墨,而香港发售的铅笔外层颜料亦不含铅,从这些报导的荒谬角度可知,香港整个社会,已经败坏到一个连常识也可以引起争议的荒谬境地,食水有毒不是去追究食水,而反过来是不断质疑发现食水有毒的人──民主党的黄碧云议员。疯狂变成了常态,令人难以想像。

如果香港人不是那么善忘的话,当记得这几年由特区政府以至各传媒,经常指责香港人「浪费食水」,引数据指香港是「全地球浪费最多食水」的地方;这些人无视真相是政府浪费食水,包括有两三成食水是因为水管失修人为流失,有近一成食水浪费来冲厕,居然把矛头指向市民;政府这两年更发起「全港悭水10公升运动」,甚至免费赠送「悭水水龙头」,以减少每个水龙头的出水量,以达到令全港市民减少食水浪费之目的;然而验出水含铅,由政府、传媒以至所谓专家,不是尽快找到食水污染的源头,竟反过来指,任由食水流走几分钟后才使用,是「常识」甚至「必须」,那么这几年水务署以至传媒说甚么环保呢?这几年来水务署的「悭水运动」,岂不是浪费公帑以至害人中毒?

除了一贯亲政府传媒、记者、评论人的立场之外,这现象更可怕之处是,即使是站在市民一边的传媒以至记者,对上述问题的善忘;他们忘记了,这几年是如何配合政府宣传「悭水」,如前发展局局长林郑月娥如何把「浪费食水」的恶名加诸于香港人身上;由始至终,香港的食水问题源头只有一个,就是中共一边高价卖东江水予香港人来敛财,更反过来说是「恩情」要香港人「感恩」;为了党企业强制香港人买超出需要的食水,然后反过来怪责市民浪费食水;如今水有毒,竟更怪市民不懂「让水流几分钟」去减毒,以浪费更多的食水,让政府可以再攻击香港人更浪费食水吗?为何那些曾经打著正义旗号,说香港人如何浪费食水的记者以及传媒,竟无一反过来质问政府,这不是更浪费食水呢?

选择性盲目,是很多(伪)「客观」、「中立」的善良最大的敌人;近日西方社会以至传媒,例如美国以至欧盟谴责泰国,指泰国把109名「维族」(Uighurs 回纥)中国人遣返去中国,而禁止他们前往土耳其;中共指这些维吾尔人是「恐怖份子」,引来土耳其(突厥)人包围欧洲五区的泰国领事馆示威抗议,华文传媒对此几乎完全不报导,或者把问题轻轻带过,和关注维权律师被捕的报导次数完全不能比较;当西方社会关心这109人被中国当成恐怖份子回国后会遭遇甚么时,海内外的华人一边口说「大家都是中国人」,却对这些人的命运漠不关心,这种双重标准,是如何形成的呢?难道不是大汉族民族主义的「铅毒」吗?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