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以1994年的歷史反對「袋住先」


2015-04-06
Share

21年前即1994年6月29晚上,當年仍叫做香港立法局的議會,上演了一場激烈的辯論,今日貴為民主黨主席的劉慧卿,在當年仍是一位獨立的議員,就1995年的立法局政改,比起彭定康改革的「新九組」,提出了更直接的60席全面直選議案。

劉慧卿發言:「…黑暗快將過去,我們等待黎明。香港人等得實在太久了。主席先生,足足150多年」──事實上,就算不提英治年代的久遠,單是從80年代爭取88直選說起,香港的民主運動也將近30年。中國共產黨在90年代白紙黑字,對香港所承諾的2007/2008雙普選,在2004年宣佈作廢,2007年時改為2017/2020;在2014年時就通過甚麼人大「8.31決定」,宣佈2017只可以擁有假普選,而立法會方面則全面悔約,違反2010年政改時和民主黨方面的約定──2016年的立法會再增加5席直選,以及5席超級區議會,所謂「循序漸進」去取消功能組別;由於 2016年的立法會不會有任何改變,那麼2020年的立法會要全面直選亦幻滅,簡單而言,就是中共的承諾全面破產。

劉千石發言:「魯迅曾經說過,在中國連搬動一張檯,都要流血,而且流血之後,亦未必有改變」──回到1994年投票前夕,當時中國拒絕彭定康方案,而要「另起爐灶」。劉慧卿說:「既然銜接已經成為泡影,為何我們還要在基本法的框框內打轉?」這句話用在21年後的今日也適用──明知中共毫無誠信,連白紙黑字也一再悔約,04年悔約,今日繼續悔約,那麼,為何香港仍然有些自稱是民主派的,繼續「盲信」中國共產黨?通過中共今日的假普選方案,篩選出一些中共欽點的候選人,得到幾百萬票民意授權之後,就會變成有如納粹希特拉,北韓金氏政權等的假民意授權領袖,這樣的一個人,不但可以迅速通過23條,以至種種進一步破壞香港自治的法律,而且必然比起今日的梁振英更差!十年前,香港人不相信有人可以差過董建華;三年前,香港人唾棄曾蔭權,如果假普選通過,2017年的特首不是梁振英的話,香港人必然會懷念梁振英──因為下一個只會更差。

21年前當了歷史罪人,在全面直選議案投了棄權票的匯點李華明、狄志遠、黃偉賢、梁智鴻,及其加入了政府的黨友如張炳良、馮煒光,這些人在2010年的政改出賣香港人,和共產黨達成交易;事後交易的內容,更已經被人大8.31的決定單方面廢棄,這些人加上近日表態要「袋住先」的民主黨黨友如黃成智,竟要繼續為毫無誠信的中國共產黨作說客!引用21年前司徒華發言作回應:「這項是香港重要的歷史紀錄。將來無論時間過了多久,歷史一定會追究,當時某位議員為甚麼要如此投票,甚至他自己的下一代也要追究他。」

21年前的匯點如果不投棄權而贊成,全面直選議案就已經夠票通過,香港人最少可享有過一次真正全面直選的議會;5年前的民主黨如果反對政改,最少香港的民主派不用撕裂而最終仍然一無所得。香港人,既然中共決定悔約,最少我們要在歷史的審判上,拒絕自行簽署普選的死亡證──寧願原地踏步,不要行差踏錯。(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