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香港普选路:中共骗案与民主派分歧


2014.04.14


台湾的太阳花学运短暂落幕撤离国会,香港的泛民主派各党派成员,则刚结束在上海和中共「交流」的行程,然而改变不到的一样客观事实,即中共将再次毁约,把原本白纸黑字 2007-2008 容许香港人实行普选的承诺,以至推迟到 2017/2020 年实行的承诺,改为以中共提名的假民主所永久取代;如中共「护法」饶戈平,甚至提出要在香港推行中国大陆的「国家安全法」,直接毁灭一国两制。

这位初被香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把其否决公民提名意见形容为「一槌定音」的所谓「权威中国法律学者」、「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饶戈平,在被指责实行「国安法」的建议违反基本法时,竟反过来对香港人说:「勿动辄拿基本法说事」──用粤语来演译一次,即「你唔好用基本法来凶我」,那么为何市民要求一个最民主的公民提名制度之时,这些所谓「护法」、亲政府人士以至中国共产党,不断叫嚣去「凶」香港市民,说公民提名「违反」基本法呢?这种双重标准,实在令正常人极度惊讶;然而所作所为来自中国共产党,大家也耳熟能详了,台湾那些「亲服贸」,或支持继续和中共合作的言论,最大的问题即为相信中共的承诺,而事实上,这些承诺根本和废纸没有分别,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中共就「走数」,香港的泛民主派,近年的所谓四分五裂,其实只是表面的征状,其真正病因不是「分裂」,更不是「不团结」,而是出现了严重的路线分歧:即分为本土与大中华,鹰派与鸽派,合共四个方向的取态分歧;在实际执行时,于公民提名、占中、本土民生、新移民、对中共态度等,出现严重的路线之争;这些争论本应是健康的,特别在香港的比例代表制直选制度下,对民主派争取议席更是好事;可是泛民内部混乱,令市民觉得烂戏连场,无法投入。

比起台湾的太阳花学运,香港的「占中运动」一直只在纸上谈兵,至于动用绝食来争普选,则缺乏短期理由,也欠缺有道德感召的名人参与;一众政党被中共牵著鼻子走;工党、民主党等,在公民提名问题上,又偏偏要搞甚么「三轨制」,又拒绝联署有道德感召力量──学生组织学民思潮的全民提名约章;至于工党的何秀兰,竟主动向中联办的张晓明提出,要泛民去大陆参加「国情研习班」,以「了解内地的党政军架构,让泛民学习内地的公共行政」,引发分裂泛民,给中共机会统战泛民的「上海之行」;泛民温和派,以至唯一有份争普选绝食的工党两位议员,去上海见京官;这时长毛梁国雄因为六四衣物不能入境,而遭到原机遣返香港;而引发上海行的何秀兰等两位工党议员,又突然在入境之后,因为长毛的事,杯葛行程返回香港;这些进退失据的行为,更令市民觉得莫名其妙,不知所谓。

相信中共没有诚意普选,就应该杯葛这个由「国情研习班」而来的「上海之行」;如果相信中共有诚意,或者姑且一去的话,则应该留到底,看看中共如何说;如果想借机挑战中共,则应该学长毛亲身带六四犯禁品去测试,而不是因为入了境,要离境要另买机票,而出现买不到机票无法离开的笑话。如今的泛民,有如面对英法联军时的两广总督叶名琛,以其闻名的「不战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取态,令香港市民忧虑之深,究竟民主派想怎样?想和谈怕激进,又走去绝食与占中;想激进对中共宣战,又不拒绝统战又不肯「企硬」公民提名,这种前怕虎后怕狼,左摇右摆的取态,就是今日香港民意仍然无法凝聚对抗中国共产党的真正死结。(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