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特朗普革命與中國的政治危機


2017-02-21
Share
com-quote620.jpg 【梁京評論】特朗普革命與中國的政治危機(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特朗普革命正在給美國帶來一場可以說是自美國內戰以來最大的政治危機。盡管特朗普有可能在任期前被趕下台,但並不等於美國的政治危機會因此結束,這是因為特朗普革命本身是這一輪全球化的產物。在國內方面,這一輪全球化導致了美國精英與白人中下層的空前對立,而他們的政治能量在美國仍是最大的。全球化在國際方面的一個重大後果,就是中國經濟崛起,成為全球經濟主要增長動力,造成世界經濟對中國的嚴重依賴。

特朗普不僅看到了這兩個後果,而且看到了這兩者之間存在重要聯系。他對內煽動美國藍領,對外以中國為敵,絕非偶然。中國經濟之所以能崛起,與兩個重大決策有關,一是借美國巨大的市場容量,全面推動外向型經濟發展,這一點容易看到,不易看到的是中國創建了全新的國家信用機制,也就是人民幣與美元掛鉤,不僅以出口順差作為對內貨幣增發的主要機制,同時用大量美元購買美國國債。這兩個決策借美元是全球貨幣,美債決定全球資本成本這兩個杠杆,為全球化提供了巨大的融資支持,讓全球資本精英大發橫財,而這些“快錢”也嚴重地腐蝕了美國和各國政治精英,導致了普遍的貧富分化。更深刻的是,中國龐大而腐敗的國家資本主義體系,在新的技術革命支持下,全面改變了世界的政治和經濟生態,顛覆了西方主流的貿易和貨幣理論。

正如有人指出的,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的崛起,並非如西方主流貿易理論所預期的,會導致一種“雙贏“和“多贏”格局,而是導致了一種美中“雙輸”和“世界多輸”的政治格局,也就是形成了被金錢嚴重腐蝕的精英階層與底層社會在各國的普遍對立。這正是美國發生特朗普革命的根本原因,也是今日中國政治危機乃至各國政治危機的根本原因。

被金錢嚴重腐蝕的精英階層與底層社會的尖銳對立,為民粹主義提供了肥沃土壤。有野心的政治領袖要獲得權力,甚至為保住權力,就必須玩民粹,要向精英全面開戰。而向精英全面開戰,必然會導致政治危機,引發政治革命。這個邏輯在美國如此,在中國乃至各國都不能例外,只不過國情不同,體制不同,危機和革命的形態和過程會很不同。穆迪搞“無現金”社會,就是印度版的危機和革命形式。

在美國,特朗普與精英的惡鬥已近白熱化。這不僅變現為他與主流媒體的戰爭公開升級,更表現為總統與情報體系史無前例的互不信任,表現為體制內反特朗普人士違法泄密大量發生。在中國,則不僅表現為習近平對官僚體系和知識階層的空前高壓,更表現為對權貴精英的整肅全面升級。肖建華事件就是一個重要信號。

由於美國堅實的憲政和法治傳統,我同意奧巴馬說的,美國最終會OK,但特朗普革命對中國的政治危機意味著什麼?對世界意味著什麼?中國會不會OK,世界會不會OK?

有人認為,美國政治危機正在給中國取代美國、領導世界帶來機會。事實是,眼下美國精英最擔心的不是這個,而是中國經濟能否穩住。美國新財長訪華就與此事密切相關,而這個擔心正在成為現實。

習近平找不到改革出路,他發現唯一的選擇就是繼續濫發貨幣,換取時間。由於世界經濟對中國的依賴,更由於美國深陷政治危機,中國濫發貨幣仍有空間,但無論對中國還是對世界都風險極大,後果嚴重。失去了外貿巨額順差,中國唯一的選擇就是土地財政這個貨幣增發機制。有報道說,2017年各省計劃的投資規模已超過40萬億。有歷史知識的人都知道,這不僅會增加中國革命的風險,而且有可能在世界引發類似上世紀初革命與戰爭的惡性循環。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