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香港危機觸發中國的全面危機

2019-08-1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現在,連美國的股市分析家都能看到,香港危機已經超過美中貿易戰,成為對全球金融市場乃至對全球經濟最大的風險來源。為甚麽會這樣?直接原因當然就是香港青年學生對中共抗爭的堅決和激烈,超出了所有人的想像,但更重要的原因就是,面對香港青年意外堅韌的抗爭和國際社會的巨大壓力,整個中共當權集團手足無措,令香港危機發展到了無法收拾的地步。如此發展下去的必然邏輯,只能是觸發中國的全面危機。

為甚麼香港危機會如此「失控」?為甚麽香港危機的失控,會觸發中國的全面危機?要用很少篇幅講清其中道理,並不容易。不過,我認為比較熟悉晚明和晚清歷史的人,可以從對比中共大一統的危機與明、清兩朝大一統的危機中,發現一些有意思的東西。總的來說,中國大一統的政治和社會秩序,迄今沒有逃脫所謂的「周期律」,也就是中國必然會興衰更替,治亂循環。為甚麼走不出來?我認同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的解釋,中國人在漫長的文化演變中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政治文化和思維方式,這種思維方式的政治實踐體現了歷史的巨大慣性,是中國走不出「周期律」最重要的原因。也就是說,中國治亂循環的大災難,很大程度是一種自我實現的災變,並非中國在客觀上別無選擇。但要改變中國人的思維方式,尤其是改變統治者的思維方式,確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太平天國帶來的大災難,對晚清統治衝擊巨大。中國地方軍事力量的興起,就是清廷不得已對儒家精英放權來鎮壓「暴徒」的結果。今天香港的危機,某種意義上與太平天國可比,那就是中央當權者發現用盡過去的手段也無法「維穩」。香港危機背後的經濟原因,與「長毛」之亂也有可比性,那就是中國經濟對世界經濟的依賴。晚清是全球「白銀經濟」對中國經濟、社會之重大影響,今天則是香港可借國際金融杠桿來逼迫中央不得派兵進駐香港。

習近平能不能在香港危機衝擊下改弦更張,我看很難,這是因為中共內部的政治生態更像晚明,而不同於晚清。所有敢於擔當的官員,都不被信任,甚至遭到整肅。這是中國全面危機必然爆發的根本原因。從此次中共處理香港危機看得很清楚,習雖然不敢派軍隊鎮壓,但所有替代手段反而都更加惡化了危機。足見朝中上下,已無辦事之人。

歷史上中國大一統的解體和重建過程非常恐怖,這一次會不會重演那些慘絕人寰的悲劇?這是中國人必須面對的真問題,而絕非聳人聽聞。那麽,這是否意味著中國已在劫難逃,所有人都只能選擇如何各自逃生了呢?我還不能接受這樣的結論,理由之一,就是外部世界,尤其是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將為了自己的安全,不得不干預中國秩序重建的過程。這種干預有可能比歷史上更有效,原因之一就是中國對外部世界的依賴程度前所未有,但更重要的原因,就是生活在海外,包括香港、台灣在內的華人世界,已有政治精英在政治文化和思維方式上有了革命性的飛躍。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競選美國下屆總統的楊安澤和台北市長柯文哲。這些被稱為「解決問題的政治家」,其思維方式和政治品格不僅超越了中國所有的「帝王將相」,更代表了全球國家治理最有希望的新潮流。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