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烏東大捷的重大意義

2022.09.1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梁京評論】烏東大捷的重大意義
粵語組製圖

上周,全世界支持烏克蘭反抗俄國侵略的人,都共享了「不敢想」的勝利成真帶來的巨大喜悅。這一仗,烏克蘭打的實在太漂亮、也太神奇。那麼,這個勝利對下一步世界大局,特別是與中國有關的地緣政治格局,會帶來甚麼樣的影響呢?分析這個問題的出發點,應該是烏東大捷帶來的兩個新的政治現實,一個就是,烏克蘭將比所有人預料更快的速度收復國土,而更重要的政治現實就是,一個沒有普京的俄國,可能很快就到來。這讓我想到了一個多次想到的問題,倘若當年蔣介石明智地讓出東北,整個冷戰的歷史會是甚麼樣子?

烏東大捷前夕,普京明顯地在努力搭建一個可持續的「新冷戰」格局,而習近平也按捺不住與普京配合的衝動。不難想像,俄中兩個核大國加上伊朗這個地區性大國,若能把各自的地緣政治資源整合在一起,並非不可能與美國領導的民主陣營對峙一段時間,形成一種結構化的所謂「新冷戰」。雖然新冷戰持續的時間不大可能超過「老冷戰」,但對世界帶來的威脅則可能大大超過「老冷戰」。最重要的原因就是21世紀的世界正面臨巨大的氣候災難和災難性的人口結構變化。因此,「新冷戰」越是結構化、持久化,世界陷入全面動蕩的風險也越大。理解中國環境災難和人口危機的人,應該不難理解這個邏輯。

烏東大捷的全球意義就在於,如果這一決定性的軍事勝利能很快引爆俄國內部的政治危機,讓後普京時代盡快到來,則有利於全球更快地轉向全面合作,應對21世紀人類共同面對的危機這個正道。事實上,普京、習近平都是試圖利用這個全球危機來綁架人類的合作,延長自己的獨裁專制。

那麼,烏東大捷是否像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那樣,又給了習近平一個「改邪歸正」的歷史機會呢?雖然還會有人希望如此,但從這一次二十大中共高層博弈透露的種種跡象來看,習近平像普京一樣,已經鐵心「一條道走到黑」,他們確信,絕不能像利比亞前領導人卡扎菲那樣天真地與西方世界合作,落得一個死於非命的下場。因此,我現在的判斷是,不論普京和習近平是否見面,都不會改變兩人合作到底,與西方對抗到底的決心。當然,這種合作能夠達到甚麼效果,已經很難由他們兩人決定,普京和習近平都在國內面臨難以克服的政治阻力。

如果普京被烏東大捷趕下歷史舞台,是否意味著習近平也會很快下台呢?我並不這樣看。正如普京下台需要一次決定性的軍事大潰敗一樣,習近平下台需要一次決定性的經濟大潰敗。而這個大潰敗的可能性顯然已越來愈大。普京若下台,將非常有利於加速中國的經濟大潰敗。這背後的邏輯就是,後普京時代的俄國別無選擇,只有與民主國家合作來應對世界面臨的共同挑戰,其中當然就包括一個正在經濟自殺的中國給世界帶來的嚴重挑戰。

在這個過程中,我希望普京和習近平能比卡扎菲幸運。當年西方沒能給卡扎菲安排一條生路,是後果嚴重的失誤。有人說,卡扎菲的下場對普京影響很大,而我相信,胡耀邦、特別是趙紫陽的結局,對習近平也並非沒有影響。俄國和中國都需要一場英國式的政治革命。這應該是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能受到如此多國人和「外國人」敬重和愛戴的根本原因。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