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我将无我」与国将不国

2019-10-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值此中共建政七十「大庆」之际,所有真诚关心「国家大事」的人,心情都难以平静,除了对当年李慎之在「五十大庆」深夜感叹「风雨苍黄」的巨大共鸣,更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忧心。因为整整一甲子之前,中共以举国之力办了第一个「大庆」,而天安门广场之夜烟花歌舞馀音未了,中国就进入了文明史上规模最大,也最为「有序」的大饥荒。几千万中国人近乎悄然无声地饿死,世界却毫不知情,以至连费正清,美国最权威的中国问题专家,也一度不信这个人间惨剧确已发生。

考虑到当前中共政权所面对的严峻形势,了解六十年前这段历史的人很难不发问,这一次中共建政「七十大庆」,会不会重演第一个「大庆」的命运,成为一场人为浩劫的开端?我的看法是,这种可能性不仅存在,且相当严重。这个判断的基本逻辑就是,习近平执政以来,选择以强势手段对付内外危机,结果是迅速恶化了中国的内外危机。特朗普上台对中国发动贸易战,是外部危机恶化的产物。贸易战以中国意想不到的速度开始了美国经济「去中国化」的进程,令中国经济遭遇六四以来最严重的危机。虽然特朗普无意动摇习在中国的地位,更没有想颠覆中共政权,而只是想让中国「服软」,但习的强硬对抗姿态,不仅错过了与特朗普妥协的机会,而且由于香港危机意外爆发,中国的内外危机出现了一个相互推动的契机。对这一极为不利的发展,我认为习近平虽感意外和压力,却并非没有心理准备。他不可能像一些人期望的那样,改弦更张、以理性变革应对危机;相反,他很可能在全面危机的压力下,实践他「我将无我,不负人民」的自我期许,从而可能制造出一场21世纪的巨大人祸。

习为甚么会这样选择?这里既有偶然的历史机缘,也有深刻的制度和文化原因。一个基本事实就是,无论从主观还是客观条件看,习选择理性改革都不会成功,而必然是「我将无我」,赵紫阳和戈尔巴乔夫都是他的前车之鉴,因此,他以自欺欺人的「不负人民」来为自私的权力豪赌辩护,过一把做「习大帝」的瘾。他的选择不仅没有遭遇有效阻击,且不断得寸进尺,恰恰说明他看到了对他有利的条件。但也正如他心里明白的,这种豪赌的结果,不仅最终还是「我将无我」,也必然导致「国将不国」。我为甚么要说习近平心里对此是明白的呢?我的根据就是习从来不讲道理,也不准备讲道理,这和毛泽东是不一样的。毛敢讲革命道理,因为他自己真信,而且他还知道,不少追随者也真信。而习近平除了迷信权力,很难说有甚么真信仰,他的文革和官场经历给他的最大教益,绝不是「理想主义」,而是如何去做以及如何去对付所谓的「两面人」。

习近平直面「我将无我」,以生死为注进行权力豪赌,无疑加速了党国的解体,但这会不会带来一场生灵涂炭的大难,以至让中国也「国将不国」?这个问题其实已非常现实。我当然希望中国有机会避免重复历史的劫难,而实现这个愿望的一大关键和最大变数,恰恰是习近平在权力面临终极挑战的时候,会不会或者有没有机会以牺牲亿万人的生命来保个人权力。十一阅兵以展示最新战略核武器为重心,显然不是甚么好兆头。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