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中美贸易谈判难成交的一个重要理由

2019-10-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根据白邦瑞,也就是当今美国重要的中国问题专家Michael Pillsbury的透露,特朗普与习近平两人在过去几个月的私下交流远比外界所知密切许多,两人的私交更不像两国之间那样剑拔弩张。我相信白邦瑞先生不会、也不敢编造这个故事,但由此提出的问题就是,既然两个大权在握的大国领导人关系这么密切,为甚么中美贸易谈判如此难以成交呢?有消息说,中方对上周谈成的结果又提出异议,要求再谈。

一般人倾向于相信,中美之间的贸易谈判难以成交,一定是因为两国之间利益冲突太大、或者说价值观冲突太大。这固然不错,但历史上,利益和价值观冲突大的大国之间,并非就一定做不成生意,或达不成贸易协议。即使达不成长期协议,也可能达成短期协议。因此,也有人认为,中美贸易谈判难成交的主要原因是策略使然,是双方或一方的谈判策略出了大问题。比如,美国就有不少人认为,特朗普使用不断加关税的策略是错的。但我们看到,正因为特朗普坚持使用加关税的高压策略,才迫使习近平做出一系列重大让步;很难想像,如果特朗普不用这个策略,美国能迫使中国如此快地做出如此大的让步。

现在的问题是,即使中方做出重大让步,习近平和特朗普也都有重大的国内政治需要,尽快达成某种贸易协议,至少是某种过渡性协议,以便控制两国经济的风险以及两位领导人政治前途的风险,是否就一定意味著他们有能力把这种政治愿望顺利地转变为现实呢?很多人假设,这两个拥有巨大权力的强人只要想这样做,就能做到,但我的看法是,特朗普和习近平的政治强人性格和领导风格,完全有可能成为中美贸易谈判难以成交的一个重要理由,也就是说,他们想做的事未必就能做到,不仅因为有客观原因,也有他们自身的原因。但那些迷信权力,看好强人政治的人容易忽视这个问题。

现在大家都看到了,强人政治出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旧秩序形成的利益格局难以为继,令旧秩序的维护者失去权威和民意支持,从而给政治强人上台提供了机会。在打破旧秩序的政治僵局方面,强人政治往往是非常有效的,但他们打破旧秩序和旧的利益格局速度越快、越顺利,他们稳住权力所面临的挑战也会来得越快、越难以应对。事实上,我们看到习近平和特朗普都出现了这样的问题。

现在习近平和特朗普能不能达成一个稳住大局的过渡性贸易协议?我以为很难。直接原因不是两位领导人不想要这个协议,也不是基本策略不对路,而是政治大环境的恶化以及决策队伍的不给力。不难看到的是,虽然美中两国政治制度和文化的差异极大,但强人政治带来的短期决策困难却有较大的相似性。当然,制度和文化差异的中长期影响是更为重要的。中国在短期决策和谈判上虽然会有一点优势,因为习近平没有任期约束,中国百姓也能承受更大的经济灾难,但中国中长期的政治和经济风险要远大于美国。这当然不等于美国就有理由对未来乐观,因为中国内部危机全面爆发,对美国的威胁比现在更危险、更复杂。只不过,那时候中国对美国的挑战是另一种方式的挑战,而且也不会是特朗普需要面对的问题。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