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尷尬的中俄抗美联盟


2013-03-26
Share
Xi-Putin0322-620.jpg 2013年3月22日,俄國總統普京與到訪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雙邊協議的簽字儀式。(AFP PHOTO/ ALEXANDER NEMENOV)

 

習近平選擇俄國作為擔任中國最高領導人之後的第一個進行國事訪問訪問的國家,無疑具有重大意義。

在國際舞台上,沒有永恆的敵人,也沒有永恆的朋友,確實一點也不假,因為國家利益的格局總是會發生變化。不過,歷史也表明,中國在選擇敵人和朋友方面,並不是總能清醒地認識到自己的利益。晚清在與俄國打交道的過程中,損失慘重。毛澤東與蘇聯交往的紀錄也證明,俄國是一個非常危險的鄰居。

此次習近平決心進一步拉近與俄國的關系,不可能沒有想到這些歷史的教訓,但他為什麼還是決定要走這步棋呢?可以說,對於中國和俄國兩國來說,走這步棋,很大程度上都是迫不得已。

對俄國人來說,包括普京本人在內,對中國人的暴發戶心態毫無好感,對中國人收回遠東領土的野心,非常憂慮。這是俄國遲遲無法推進與中國在能源方面展開深度合作的根本原因。

習近平和普京決定聯手,最大的因素顯然是美國。不過,俄國和美國之間的矛盾與中國和美國之間的矛盾,還是有很大不同。

俄國和美國的矛盾的主要來源,國家利益之爭的因素壓倒了價值分歧,而中國與美國矛盾則相反,是價值分歧超過了國家利益。從國家利益的角度,中美國家利益的互補遠高於中俄,但是,美國現在不能不考慮,中共為了維護一黨之私而帶來的各種風險。

在我看來,美國無意顛覆中共政權是十分明顯的,但她不能不為發生最壞的情況做准備,因為許多跡像表明,無論對外還是對內,面臨嚴重合法性危機的中共政權,都有可能作出大蠢事。對外,中共在南中國海的主權問題上的行為不高明,而在釣魚島的爭議中,則暴露出高層決策缺乏理性的嚴重危險。中國在此時選擇全面惡化對日關系,完全是一個違背本國國家利益的選擇,但中共領導人卻執迷不悟,中國民眾也毫無自省能力。美國如果對於中國對國際秩序帶來的潛在危險沒有反應,將會給亞太地區帶來很大的不安。

美國一旦作出比較強硬的姿態,中共就處在十分尷尬的地位。如果示弱,比如說對釣魚島問題降溫,就在國際上,尤其在日本人面前丟了面子,不能接受。而要態度強硬,則自信和實力都不足。於是只好去找俄國。

俄國人不喜歡中國人,普京對中共反感,為什麼要與中國聯手對付美國呢?我想主要的原因是出於經濟考慮。美國和俄國在經濟上互補性差。能源價格下降,對美國經濟好,對俄國則不利。

當然,在價值問題上,俄國和中國的共同點是反對照搬西方。不過,在這個問題上,兩國差距還是很大的。俄國的政治轉型雖然不夠徹底,但畢竟已經在政治民主化的道路上走了很遠。在政治轉型的問題上,俄國與中國的分歧,其實遠大於俄國與美國的分歧。

正因為如此,我相信俄國當今的政治精英,看到習近平對中共與俄共那段歷史的懷舊心情,一定會感到很不自然。中共領導人把普京看作是俄共的繼承者,這是一種普京都不願意接受的看法。

當然,為了現實的經濟利益,俄國願意討好習近平和中共領導人的特殊心理。這恐怕就是中共六大紀念館開工儀式的背後原因。

沒有人比普京代表的俄國政治精英更清楚地理解,中共的一黨專制政權必然要瓦解和垮台的道理。但是,他們也可能比任何人都能夠理解,習近平代表的中共領導人不能接受這個道理的原因。

我想,中俄聯手對抗美國的尷尬就在與,這既不像當年中蘇聯盟那樣,確實有一種共同的信仰和理想,也不像兩個正常和成熟的國家那樣,各自都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俄國與中國聯手抗美,是因為她知道自己的國家利益,知道自己別無選擇,而中共則因為恐懼或者面子作出這一選擇。因此,這個聯盟,在俄國方面,難免會有一種討好和哄騙的因素,俄國人要最大程度地利用中國人的恐懼和面子心理,得到最大的國家利益。而中共呢,雖然明明知道會這樣,但也要自欺欺人。

可以推測,以這樣的心態結成的聯盟,不可能是穩定的。基於過去的歷史經驗,雙方對此都有心理准備。尤其是俄國方面,他們對於中共政權突然"出狀況",一定是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備。(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