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美中關系新時代對美國的挑戰

2008年爆發的全球金融危機把美中關系帶入了一個新時代。在這場危機爆發之前,美國和中國的有識之士都看到了一個共同問題,那就是兩國的權力精英都對本國社會存在的深層矛盾采取了機會主義的態度。他們自欺欺人,避重就輕,把重大的社會和制度改革難題留給後人。兩國的有識之士們都相信,美中兩國遲早要為權力精英的這種態度付出巨大代價。但是沒人想到,危機首先在美國,而不是在中國爆發了。正是這個意想不到的發展,為新時代的美中關系定了調子。

2011-01-18
Share

危機為什麼首先在看似固若金湯的美國爆發,而不是在千瘡百孔的中國爆發?我同意這樣一種看法,危機首先在美國爆發與美國人難以克服的自大有關。美國人的這種情節由來已久,其最深刻的原因之一,就是美國人對自己價值體系的道義優越和國家實力強大無敵深信不疑,十分自豪。這種心態令美國往往輕視和低估自己的對手,低估自己面臨的風險。在中國問題上,美國精英顯然低估了中共不惜以民生和環境的巨大代價擴張經濟的決心和能力,更低估了美國向中國大量舉債帶來的深重負面影響。

美國人寅吃卯糧,終致金融秩序崩潰,美國精英始料不及,極為狼狽,而中共當權階層則喜出望外。美國人發現,中國領導人和權勢階層突然換了一幅面孔,不再“韜光養晦”,不再像過去那樣掩飾真情。讓美國當權者深受刺激的,不僅是中國當權者的幸災樂禍,不僅是他們的得志忘形,還有他們對美國以及對美國價值公開的強烈敵意。中國當權者的這種態度,很自然地引起了美國政治精英的極大反感。在這種情況下,如何與這些綁架了中國的專制領導人打交道,就成為對美國領導人的一大挑戰。

從去年奧巴馬訪華,到最近蓋茨訪華,美國領導人不難發現,中國當權者喜歡搞一些小動作來刺激美國人,他們從對美國人台上微笑台下踢腳的把戲中得到很大快感。中國當權者之所以不怕激怒美國人,是他們相信自己現在有足夠的實力讓美國人嘗一嘗忍氣吞聲的滋味。美國人雖然從來不是國際社會的謙謙君子,但受中共專制權貴的窩囊氣讓他們格外惱火。忍還是不忍,成了一個不容回避的問題。胡錦濤訪美前夕,基辛格在《華盛頓郵報》發表文章。這篇文章翻譯成大白話,就是讓美國當權精英們去“忍”。小不忍則亂大謀。基辛格當然不會說的這樣直白,而是大談了一番美國人和中國人的文化差異,帶來了兩國處理國際事務的不同理念。

基辛格關於文化差異的分析不是沒有道理,但基辛格文章的要害是以文化衝突回避大是大非。倘若今日中國像日本那樣實現了主權在民,倘若中國的當權者有真實的民意基礎,那不論他們多麼平庸無能,多麼缺乏教養,我傾向贊同基辛格的主張,美國的政治家們不應感情用事,不應自矜自大,而應多多自我反省,自我約束。

基辛格嚇唬美國政治領袖,選擇與中國對抗不僅會兩敗俱傷,而且會迫使世界各國在美中兩邊站隊,重復冷戰的錯誤。我以為基辛格的邏輯並不成立,而是明顯為中國的權貴勢力張目。基辛格的邏輯暗含的假設是,中國人甘心為奴,甘心過沒有尊嚴的生活。既然中國的統治者“寧贈友邦,不予家奴”,美國人何樂不為,何不“順其自然”?

熟知歷史的基辛格不應該不知道,中國平民為了“翻身解放”,為了集體尊嚴是不怕流血,不怕犧牲的。上個世紀,美國人一再低估了中國人的這種精神,是美國對華政策失敗的重要原因。

今天美國對華政策再度面對嚴峻的挑戰,其最大的挑戰是如何有效地支持中國人爭人權的鬥爭。中國人爭取人權的鬥爭走了許多彎路,這與中國的文化傳統確實有很大的關系。但是,近代以來的中國歷史傳遞了一個清晰的信息,那就是中國人沒有人權是不會罷休的。

中國人已經從歷史的教訓中學到了許多東西,如果美國人也能從過去的歷史學到更多,就不會出現基辛格所描繪的新冷戰格局。當然,即使出現了也並不可怕。因為對抗與合作一樣,永遠是人類智慧和自由的源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