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國威脅的由來與特色

去年奧巴馬訪華期間,CNN的一項民調顯示,超過七成的美國人認為中國經濟構成對美國的威脅。(http://www.chnqiang.com/article/2009/1117/mil_10608.shtml) 美國人的這種直覺究竟對不對?我以為美國人的這種直覺是對的。但多數美國人很難理解的是,中國威脅是一種不同於傳統的威脅,而具有強烈的“中國特色”,美國人過去的經驗不足以應對這種中國特色的威脅。

2011-01-25
Share

中國經濟之所以對美國構成威脅,最根本的原因當然是這個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經濟掌控在對美國價值滿懷敵意的當權者手中。這種情況過去也曾發生過,比如法西斯德國和日本,還有蘇聯。所不同的是,中國當權者對美國價值一方面滿懷敵意,但同時又不惜以犧牲本國利益的方式,特別是犧牲本國普通人利益的方式向美國大量無償輸送資源,把中國經濟與美國經濟緊緊地拴在一起。由此形成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政治和經濟格局。一個在價值上對美國滿懷敵意的政權卻把自己的經濟與美國拴在一起,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如何會發生?對美國又意味著什麼?

上世紀一系列重大的歷史事件促成了今天的中美格局,但這些事件的當事人既沒有設想也沒有料到今天的格局。毛澤東發動文革以及在文革中突然與美國聯手對抗蘇聯,這兩個決策完全脫離了歷史的常軌,為後來的改革和開放作了鋪墊。鄧向右急轉,是毛不願看見的,但鄧對美國的好感卻與毛相通。這究竟是為什麼?我想,凡不喜歡奴才哲學的中國人,都會對美國有好感。毛鄧都是打天下坐天下的造反派,看不起蘇共的“奴二代”領導,而更喜歡與崇尚平民作風與務實精神的美國政客打交道。這種情感因素加上“遠交近攻”的古訓,成就了極不尋常的中美同盟。

鄧小平深知中國的巨大惰性對改革的威脅,因此極力想通過擴大開放造成不可逆轉的改革局面,趙紫陽提出沿海開放大戰略,正中鄧的下懷,但多數中共元老認為鄧給中共政權帶來的風險不可承受,他們試圖借六四逼鄧回頭。六四後,守舊的元老們沒有想到的是,蘇聯竟然一夜間就垮掉了。於是,鄧小平接受了六四的教訓,不敢再提政改,元老們也接受了蘇聯崩潰的事實,不再阻阻攔經濟開放。中共高層形成了一個不能挑明的共識,那就是對美國開放,可以給自己的後代留一條退路。

歷史的吊詭就在於,中共改革派開拓的經濟開放局面為中國權貴資本主義大發展創造了條件,不僅為權貴打開了一條逃生的退路,而且為中國腐朽文化進軍美國打開了一條進路。這是人們難以設想的。主要原因是中國官僚資本和華爾街的國際資本可以分享人為壓低中國勞動、土地和其他資源價格的巨大收益。這筆收益讓美國人可以大量借債消費,一度緩解了經濟空心化給中產階級帶來的收入下降壓力,在中國,這筆收益形成了龐大的官僚資本。

上周《南方周末》一篇題為“雙面開發區”的報道,讓我們看到坐大了的中國官僚資本的經典模式和巨大威脅。開發區,“它一面是政府,管各種審批;一面是企業,在市場之中縱橫捭闔……,它本是個臨時機構,連征地的權力都沒有,卻發展成了資產動輒超千億的超級公司。它以占全國萬分之一的土地,形成了占全國十分之一的工業規模;……動用著數目龐大的財稅資金,而不用經過人大,也沒有預算案。” (http://nf.nfdaily.cn/epaper/nfzm/content/20110120/ArticelC17002FM.htm)

正是以這種模式運作的中共官僚資本現在正大舉向美國和全世界進軍。

六四以後,主導中國長達半個多世紀的“造反文化”周期正式結束,中國回到又一個奴才文化周期。中國奴才文化只講勢利不分是非,與美國價值觀格格不入的胡錦濤和其他中共“奴二代”就是這種文化的產物。奴才文化在經濟中的表現是公私不分,官商勾結。這種文化不可能創造公平的市場秩序,卻能極度腐蝕市場秩序。歷史上中國封閉自足,這種腐蝕文化不易危及國際經濟,現在不同了,中國腐朽的商業文化獲得了全球性的影響力,這是美國不曾面對過的威脅和挑戰。奧巴馬對胡錦濤笑臉相迎,究竟是韜光養晦,還是蒙在鼓裡呢?恐怕事實的真相是,美國人對這種全新的威脅,不知所措!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