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國離革命有多遠?

牛年春節,胡錦濤作了兩件事,一是重上井岡山,二是到南昌火車站“問票”。有人想從胡的江西之行挖出一點深意,而我的解釋是,對爆發一場新革命的恐懼,正籠罩著不知所措的胡錦濤。

2009-02-03
Share

中國會不會發生一場新的革命?這個問題已進入越來越多人的心頭。不過,對這個問題想的最多,時間最長的應是胡錦濤。二十年前的六四,鄧小平和共產黨的元老們之所以對示威的學生和市民作出了那麼非理性的反應,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恐懼,他們害怕一場突然爆發的革命奪去自己的權力。

現在看來,因六四而成為“接班人”的胡錦濤,在毫無建樹與學識增進的十年“王儲”中,早已把自己失去“王位”的恐懼與共產黨失去江山的恐懼融為一體,滲透到全部血液中。眼見貧富分化加劇,官員腐敗失控,胡錦濤對革命的恐懼也不斷增長。有人告訴我,胡在視察中看到地方政府奢華無度,就學毛澤東的口氣說,“要上山的”,意思是這樣下去老百姓會上山造共產黨的反。

問題是,一個完全被恐懼支配的人不可能有作為,這正是解讀胡錦濤執政軌跡的線索。六年來,胡錦濤上台前就看到的所有問題:經濟失衡,官員腐敗,農民被傷害,環境遭污染,一個也沒解決,反而越發嚴重。現在,這場突如其來的全球金融危機又奪去幾千萬農民工的飯碗,可以想象,胡錦濤對爆發革命的恐懼上升到一個新的水平,而他重上井岡山,就是在恐懼革命的下意識支配下莫名其妙的選擇。井岡山是中國紅色革命的象征,胡錦濤此時重上井岡山,究竟想傳遞什麼政治信息?對此行的種種猜測恰恰証明,他事實上什麼信息也沒傳遞成功。

到南昌火車站“問票”,也是並不高明的“親民秀”,而這個選擇,也與胡錦濤對爆發革命的恐懼有關。誰都知道,中國若爆發新的革命,幾億農民工將是主力軍。目前農民工大量失業的困境,確有可能成為引發革命的爆炸性因素。胡錦濤對失業農民工大量滯留沿海和大城市的關切,並非沒有理由,但問題是,改善發售火車票能解決什麼問題?何況一年一度的“民工潮”對任何國家的正常運力都是難以承受的沖擊負荷。

真正有意思的問題是,究竟有多少失業的內地農民工滯留在沿海和大城市?他們中間又有多少人是因為買不到火車票才回不了家?最近一期《財經》雜志的封面文章“農民工失業調查”給我們提供了重要信息。《財經》記者歷時三個月、跨越六省市採訪完成的這篇調查報告揭示了中國政府自己搞不清楚,也不想讓外界知道的農民工生存圖景。

這篇報告說,因失業而提前返鄉的農民工超過1000萬,但最讓人吃驚的一個事實是,數倍於這個數字的失業農民工並沒有返鄉。報告說“農民工失業嚴重打擊農民收入增長,2004年以來超過6%的收入增勢逆轉;新生代失業農民工徘徊在城鄉邊緣,給城鄉社會帶來不穩定因素;農民工返鄉增加農村土地糾紛和沖突,加劇農村固有人地矛盾;各級政府在對農民工就業培訓、權益維護、創業扶持等方面尚未做好準備;農民工失業和返鄉凸顯城市化滯後,對中國經濟增長轉型構成障礙”。

這就是說,有幾千萬失業農民工並不想回鄉,或者已經不能回鄉了,而中國的各級政府對此並沒有準備,因為十幾年來,他們一直相信,世界對中國工廠的需求只會增,不會減,即使農民工失業,家鄉也有一塊土地在等待他們,因此無需顧慮大量失業農民工滯留城市帶來的社會問題。

胡錦濤南昌“問票”,說明他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而更願意相信大量失業農民工滯留沿海和城市是因為買不到火車票。歷史已經無數次地告訴我們,當權者沒有勇氣和能力面對真實的挑戰,就一定會把他們最恐懼的可能性轉化成自我實現的預言。今日中國發生革命的最大危險,其實就來自於領導人的無能導致的恐懼。

六四後,鄧小平和中共元老在恐懼中作出的最愚蠢的決定,就是把空前集中的權力交給空前無能的接班人。中共新一代接班人如果不能把中國從胡錦濤的無能和恐懼帶來的巨大危險中解脫出來,下一場革命就真的離中國不遠了。不過,這一次的革命者絕不會上山打遊擊,而是會“首先佔領中心城市”。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