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中国离革命有多远?

牛年春节,胡锦涛作了两件事,一是重上井冈山,二是到南昌火车站“问票”。有人想从胡的江西之行挖出一点深意,而我的解释是,对爆发一场新革命的恐惧,正笼罩著不知所措的胡锦涛。

2009-02-03
Share

中国会不会发生一场新的革命?这个问题已进入越来越多人的心头。不过,对这个问题想的最多,时间最长的应是胡锦涛。二十年前的六四,邓小平和共产党的元老们之所以对示威的学生和市民作出了那么非理性的反应,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恐惧,他们害怕一场突然爆发的革命夺去自己的权力。

现在看来,因六四而成为“接班人”的胡锦涛,在毫无建树与学识增进的十年“王储”中,早已把自己失去“王位”的恐惧与共产党失去江山的恐惧融为一体,渗透到全部血液中。眼见贫富分化加剧,官员腐败失控,胡锦涛对革命的恐惧也不断增长。有人告诉我,胡在视察中看到地方政府奢华无度,就学毛泽东的口气说,“要上山的”,意思是这样下去老百姓会上山造共产党的反。

问题是,一个完全被恐惧支配的人不可能有作为,这正是解读胡锦涛执政轨迹的线索。六年来,胡锦涛上台前就看到的所有问题:经济失衡,官员腐败,农民被伤害,环境遭污染,一个也没解决,反而越发严重。现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全球金融危机又夺去几千万农民工的饭碗,可以想象,胡锦涛对爆发革命的恐惧上升到一个新的水平,而他重上井冈山,就是在恐惧革命的下意识支配下莫名其妙的选择。井冈山是中国红色革命的象征,胡锦涛此时重上井冈山,究竟想传递什么政治信息?对此行的种种猜测恰恰证明,他事实上什么信息也没传递成功。

到南昌火车站“问票”,也是并不高明的“亲民秀”,而这个选择,也与胡锦涛对爆发革命的恐惧有关。谁都知道,中国若爆发新的革命,几亿农民工将是主力军。目前农民工大量失业的困境,确有可能成为引发革命的爆炸性因素。胡锦涛对失业农民工大量滞留沿海和大城市的关切,并非没有理由,但问题是,改善发售火车票能解决什么问题?何况一年一度的“民工潮”对任何国家的正常运力都是难以承受的冲击负荷。

真正有意思的问题是,究竟有多少失业的内地农民工滞留在沿海和大城市?他们中间又有多少人是因为买不到火车票才回不了家?最近一期《财经》杂志的封面文章“农民工失业调查”给我们提供了重要信息。《财经》记者历时三个月、跨越六省市采访完成的这篇调查报告揭示了中国政府自己搞不清楚,也不想让外界知道的农民工生存图景。

这篇报告说,因失业而提前返乡的农民工超过1000万,但最让人吃惊的一个事实是,数倍于这个数字的失业农民工并没有返乡。报告说“农民工失业严重打击农民收入增长,2004年以来超过6%的收入增势逆转;新生代失业农民工徘徊在城乡边缘,给城乡社会带来不稳定因素;农民工返乡增加农村土地纠纷和冲突,加剧农村固有人地矛盾;各级政府在对农民工就业培训、权益维护、创业扶持等方面尚未做好准备;农民工失业和返乡凸显城市化滞后,对中国经济增长转型构成障碍”。

这就是说,有几千万失业农民工并不想回乡,或者已经不能回乡了,而中国的各级政府对此并没有准备,因为十几年来,他们一直相信,世界对中国工厂的需求只会增,不会减,即使农民工失业,家乡也有一块土地在等待他们,因此无需顾虑大量失业农民工滞留城市带来的社会问题。

胡锦涛南昌“问票”,说明他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而更愿意相信大量失业农民工滞留沿海和城市是因为买不到火车票。历史已经无数次地告诉我们,当权者没有勇气和能力面对真实的挑战,就一定会把他们最恐惧的可能性转化成自我实现的预言。今日中国发生革命的最大危险,其实就来自于领导人的无能导致的恐惧。

六四后,邓小平和中共元老在恐惧中作出的最愚蠢的决定,就是把空前集中的权力交给空前无能的接班人。中共新一代接班人如果不能把中国从胡锦涛的无能和恐惧带来的巨大危险中解脱出来,下一场革命就真的离中国不远了。不过,这一次的革命者绝不会上山打游击,而是会“首先占领中心城市”。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