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溫家寶的難關

雖然6月份中國經濟數字還沒有公布,但種種跡像表明,中國經濟增長速度下滑的速度之快超過了當局的預期,因此,溫家寶不得不決定再次放松貨幣龍頭。據媒體報道,中國貨幣政策委員會二季度例會指出,下半年將繼續實施適度寬松的貨幣政策。(http://news.qd.soufun.com/2010-07-11/3539333.htm)

2010-07-13
Share

針對當局的這一動向,一向敢言的葉檀發表評論“經濟增速下降是好事”。評論指出,“如果 GDP 增速下降意味著生產效率的提高,意味著經濟結構的調整,意味著全球大宗商品價格下降,有什麼不好?難道我們追求的不是精干之美,而是大而無當?如果因為經濟數據略有下挫,今年繼續刺激經濟,除了收獲國際主義戰士的虛名之外,我們將一無所獲。”

問題是,溫家寶何嘗不懂這些道理,但正如葉檀自己也明白的,中國經濟早已經“被既得利益集團裹挾”。要把大量浪費資源的增長速度降下來,就必然要衝擊權貴的利益。因為權貴集團正是從大量消耗和浪費資源中攫取財富。降低經濟增長的速度,還有可能加劇已經十分尖銳的貧富矛盾,因為降低增長速度,就要求更公平地分配機會和收入,而這恰恰是中國政府做不到的事情。

真正的問題是,溫家寶再次放松貨幣龍頭,會不會給中國宏觀經濟帶來難以承受的風險?這才是溫家寶最關心也最頭痛的難題。所有人都看到,中國的超高速經濟增長,是靠透支未來,靠犧牲民眾的利益來實現的。對此,中國的權貴集團不會有任何的良心不安。但前一段時間中國房市的瘋狂上漲,說明這樣的增長的政治和社會風險已經達到了很高的程度。正因如此,溫家寶多次公開地承認自己面臨著兩難的困境。

毫無疑問,目前社會關注的最大焦點,是下一步溫家寶的宏觀調控政策對於房地產業和房市將發生何種影響。在這個問題上,溫家寶面臨著最大的難題。一方面,房價的泡沫已經很大,如果放松銀根再度刺激房價飆升,其政治後果不堪設想,但溫家寶又不敢讓房價大幅下跌,因為由此帶來的銀行業的風險也難以承受。正因為大家都看到了溫家寶的兩難的困境,中國的房市目前已經呈現出一個僵局,許多城市出現了“零成交”的局面。

中國指數研究院的統計數據顯示,5月監測的30個城市中,有29個城市新建商品住宅成交面積環比下跌,半數城市成交量下跌接近或超過50%。6月,大多數城市成交量在5月份的基礎上進一步下跌。 (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0-07/06/c_12302873.htm)

這樣的局面顯然是難以長久的,但現在還沒有人能夠看到,溫家寶有何良策來打破這一僵局。這一僵局最深刻的根源來自於當局住房政策極大的不確定性。不確定性之一是當局會允許房價下行走多遠,會不會在房價開始下跌時采取緩和房價下跌的政策。但更大的不確定性則在於當局將如何擴大保障性住房的供給。當局雖然明確了發展保障性住房的基本方針,但這一方針有兩大問題還十分不明朗,第一是如何融資,特別是能不能找到一種能用銀行信貸資金支持的保障房發展模式,如果找不到的話,靠財政資金來支持保障性住房的快速發展顯然是不現實的。第二個問題是什麼人能夠得到保障性住房,低收入人群的住房成本會有多高。

這些問題不解決,城市居民的住房投資決策就難以形成穩定的預期,從而使得房地產業的發展陷入極大困境。

有消息說,重慶正在探索一條利用銀行資金支持保障性住房的新路子。如果這條思路獲得突破,有可能產生重大影響。但即便如此,在如何分配和規範保障性住房的問題上,中國的決策者還面臨著困難的政治決定。

在住房和房地產政策問題上存在的巨大不確定性不會在短時間內被消除。因此,還有兩年時間的溫家寶將不得不繼續在住房政策和房地產市場高度不確定的陰影下來穩定中國的宏觀經濟。這是溫家寶無法逃避的難關。如果中國的宏觀經濟出現大波動,溫家寶為此而付出沉重的政治代價,他不能埋怨任何人,因為正是他的機會主義和自以為是,使得中國的住房和房地產政策走了太大的彎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