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人民幣加速國際化對老百姓意味著什麼?

鳳凰衛視用這樣兩句話來概括李克強香港之行的目的:“經濟送大禮,政治暖人心”。http://news.ifeng.com/mainland/special/likeqiangfanggang/content-1/detail_2011_08/25/8677891_0.shtml 所謂“送大禮”,最核心的舉措就是確認支持香港作為“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並“允許以人民幣境外合格機構投資者方式投資境內證券市場”。這一舉措表明中國將借助香港加速人民幣國際化,這不僅令香港,也令國際金融界頗為驚訝。這究竟包含著中國當局,尤其是即將主政中國的新領導人什麼樣的盤算?

2011-08-30
Share


對許多人來說,理解這個問題的困難在於金融知識不足,尤其是不懂什麼是“人民幣國際化”。因此,讀一讀本期《南方周末》“人民幣香港出海”一文,將不無助益。這篇報道不僅對人民幣國際化的概念作了介紹,而且對中國加速人民幣國際化的大背景作了有深度的描述。http://nf.nfdaily.cn/epaper/infzm/html/2011-08/25/content_7002386.htm

當然,在中國的語境下,這篇報道回避了普通人最關心的問題,那就是當局加速人民幣國際化對老百姓意味著什麼?

正如《南方周末》的文章所言,人民幣國際化有三個不同層次,第一是讓人民幣作為一種國際貿易的結算貨幣,第二是讓人民幣作為一種能承擔投資功能的國際貨幣,第三,也就是人民幣國際化的最高階段,讓它像美元和歐元一樣,成為一種國際儲備貨幣。《南方周末》的文章認為這是貨幣國際化的三個階段,其實在現實中,這三大功能很難截然分開。

人民幣國際化的主要背景是美國主導的國際金融和貨幣秩序發生了重大危機。中國等發展中大國的經濟崛起和美國短視的財政貨幣政策導致全球經濟嚴重失衡,作為全球貨幣之錨的美元自身失去穩定。這一發展首先給人民幣作為國際貿易的結算貨幣帶來了機會,因為持更多人民幣可以減少那些與中國發生大量貿易的國家的彙率風險。但是,由於美中兩國都不負責任地大量發行貨幣,人民幣的持有者不可能不用人民幣進行彙率和資產投機,特別是中國的貨幣政策一方面制造人民幣單邊升值的強烈預期,一方面又在國內制造大量資產價格泡沫。中國當局根本沒有能力阻止熱錢大量湧入,牟取暴利。

在這種情況下,一種政策選擇的邏輯就是,與其默許暗娼,不如讓其“過明路”,理論上這樣有利當局監管和引導。但現實是,這樣的政策選擇不僅風險極大,而且定會招致罵名。因此,慣於取巧且又愛惜羽毛的溫家寶,一直拖延不決,以致國際金融界越來越懷疑中共並無誠意推進人民幣國際化。其邏輯是,中共“為什麼要取消資本管制,允許人民幣成為真正的全球貨幣呢?這樣做會破壞他們的權力之本:對銀行系統的控制”。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40370

李克強香港之行之所以讓香港和國際金融界感到“驚喜”,就是他似乎表達了取消資本管制的政治決心。難道中共真不惜破壞自己的“權力之本”嗎?

我對這個問題的理解是,時至今日,中共高層有保護共產黨“權力之本”的“集體理性”已是一個有疑問的假設。李克強香港之行傳達的主要是個人和派別的政治信息。那就是他本人和他代表的利益集團,將堅持官僚資本與國際金融資本結盟的路線,因為他們的切身利益早已與資本的利益綁在一起。

由此引出的兩個問題是,他和他的派別能穩定地掌權嗎?即使能掌權,能繼續讓中國的底層民眾承受不受制約的投機資本的盤剝嗎?換句話說,能保證百姓不造反碼?

對於李克強和他代表的利益集團來講,這兩個問題毫無意義。因為這些都是誰也說不准的明天之事。而真正重要的是,現在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舉措,能夠讓各種投機資本在中國有利權貴的市場環境下再大撈一票。

一個國家貨幣國際化的前景,完全取決於對這個國家未來的預期。中共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根本問題就在於,政治專制已經讓領導人無法對國家的未來負責,因此,誰也不可能對中國的未來真有信心。在這種情況下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結果只能是老百姓遭殃。六十年前,初迎中共政權的廣東人認為“人民幣”很不吉利,因為它與粵語“人民斃”同音。悲哀的是,事實將再一次證明,這種預感並非沒有道理。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