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政改僵局何时能破?

温家宝在深圳关于政治改革的高调讲话,把政改僵局何时能打破这个问题,摆在了中国公共话语政治的中心。连日来,中国的舆论和政治精英们纷纷各抒己见,论争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是值得关注的一个重要现像。

2010.09.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胡锦涛9月6日在纪念深圳特区建立30周年讲话证实了许多人的判断,他绝不可能主动打破中国政改的僵局。但是,随著中共最高权力的交替以及国内危机的发展,中国政改僵局近期有没有被打破的可能呢?

独立学者秋风在“重提转轨并论其可能性”一文中认为,近期打破政改僵局既是可能的,更是值得全力争取的。他的基本判断是,几年之内“各界精英必须作出重大政治决断:要么透过理性的协商、合作、选择,打败权贵资本主义和极端的政治原教旨主义,平稳地完成转轨;要么得过且过,听任伦理、社会秩序溃散,政治秩序崩溃。”

秋风文章最引人注目和争议的一点,是他特别强调了毛左派对中国未来的威胁。秋风显然认为,中国严重的社会分化和危机,已经为一次大规模的毛左派革命创造了非常现实的可能性。

另一位知名的独立评论人袁剑,也满怀一样的紧迫感。他在“中国,将面对怎样的未来?”一文中写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未来几年,将是中国新一代政治领袖能否摆脱体制惯性,创造奇迹的关键时段,也是我们观察中国历史走向的一个重要的时间之窗。”让我惊讶的是,思维敏锐的袁剑竟然在文章的最后表达了他对胡锦涛的某种期望。他说,“出于历史的逼迫,中国在胡锦涛时代出现重大转折的概率相当之高。”也就是说,胡锦涛在完全退出中国的政治舞台之前,有可能被迫作出激烈的政治决断,从而打破中国政改的僵局。当然,即使胡锦涛作出这种决断,袁剑也并不乐观。因为他认为“中国政治正在逐渐丧失和平政治转型的条件。所有改革的经验都表明,被迫改革的时候,总是领袖们最为脆弱的时候,利益集团最为疯狂的时候,民众最为暴烈的时候。”因此,袁剑与秋风对形势的判断大体一致,但似乎更悲观。

著名政治异见者陈子明,以真名发表文章“重新凝聚改革共识”。开头第一句话就是“中国改革的生死存亡,已经成为一个严肃的学术和政治话题。”陈子明也认为改革形势严峻,他指出“现在,改革话语和改革阵营在大幅度地萎缩,还原派和革命派则处于咄咄逼人的进攻态势”,但是,作为一个执著的斗士,陈子明没用任何笔墨对成败作估算,而是向执政者提出了建立政治改革特区的具体主张,“在政治特区,可以考虑试行以全民公决的方式来决策。在全国范围,推出任何新的改革举措,都应当将草案事先公布,展开充分的讨论,由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举行公开听证会,最后由最高权力机关来决策。”

我原以为,当权派不会理会改革派的这些呼声,但这一次我错了。本期《南风窗》发表了中央党校教授辛鸣的文章“推动中国政改的四大力量”。处于“主流”地位的辛鸣教授对所有呼唤政改的人——从温家宝到出租司机——都给予辛辣的嘲笑。

辛鸣认为,中国社会的阶层分化,法治和技术进步,权利意识的觉醒正在推动政治改革“悄然前行”。那些对政改夸夸其谈的人,不过是一种表演,一种时髦和一种发泄。文章说,“对于政治体制改革来说,自觉的决心与态度固然重要,客观的‘不得不’更加现实和有意义”。也就是说,车到山前必有路,用不著你们来吓唬当权者。

更深刻的是,辛鸣引了中共高官的一句话,“文化的改变至少需要60年,经济体制变革需要6年,政治体制变革只需要6个月”。这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权贵可怕的政治哲学与内心世界。中国的专制文化确实是政治改革的一大障碍,但权贵势力的态度是利用专制文化的惰性来绑架中国,而绝不寻求与反专制力量妥协的空间。这种态度虽不令人意外,但确实令人悲哀。因为这意味著只有社会代价极大的灾变,才能打破中国政改的僵局。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