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地溝油與救歐洲

網上流行一個帖子,作者署名喜之郎。他的這番議論把看起來毫無關聯的兩件事聯起來,一下子讓許多人看到了“中國人吃著地溝油,卻拿著外彙去救歐洲”的荒唐與無奈。

2011-09-20
Share

我不妨在此先與更多人分享一下喜之郎帖子:

“西方輿論近日集中議論了兩件跟中國有關的事情:中國的地溝油,和中國用其龐大外彙儲備‘拯救歐洲’的可能性。這是兩個多麼不同的中國,前一個中國貧窮、髒亂;後一個中國像是‘世界首富’,它手裡那三萬多億美元的外儲沒有一個國家曾經擁有過。然而,它們又的確是同一個中國,想想看吧,北京CBD寫字樓裡的光鮮白領們,吃的很可能就是用地溝油做的午餐。但嘲笑‘地溝油中國’和懇求‘外彙中國’的,也很像是兩個歐洲。一個傲慢自大,以嘲弄非西方國家為樂。另一個被債務危機逼到懸崖邊,恨不能誰用現金救它就喊誰‘爹’。但它們也的確是同一個歐洲,同一個西方,無論是批判,還是‘請求’,其實它們都處於主動和強勢。”(http://www.chinayk.com/read.php?tid=1542969)

作者署名喜之郎。他的這番議論把看起來毫無關聯的兩件事聯起來,一下子讓許多人看到了“中國人吃著地溝油,卻拿著外彙去救歐洲”的荒唐與無奈。

這個世界怎麼會是這個樣子?難道中國人就非吃地溝油不可,非要用自己的外彙去救歐洲不可嗎?

喜之郎博士確實看到了今日中國與西方之間一種非常荒謬同時又非常深刻的依存關系。這種關系是前所未有的。在殖民主義和後殖民時代,許多落後國家對西方也存在一種依存關系。不過,這種依存關系主要是西方自私的殖民政策的結果。這種政策讓許多落後國家經濟結構單一,只能為發達國家提供原材料,同時又不得不購買發達國家的制成品。這種依存關系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非西方國家在技術上全面落後。

對比之下,目前中國與西方之間的相互依存關系則非常不同。中國並不輸出多少原材料,而是大量輸出制成品,而且,中國已經全面掌握了現代技術,有相當的開發能力。中國雖然還需要引入西方的新技術,但這並不是中國依附於西方的真正原因。那麼真正的原因是什麼呢?表面現像是中國內需不足,只好輸出自己的儲蓄,讓發達國家打欠條消費。既然如此,中國想辦法讓本國人民多消費,少儲蓄不就行了嗎?或者,發達國家,特別是美國干脆自己勒緊褲帶,利用自己豐富的資源和技術創新能力,打造一個無須依賴中國的新經濟,不是也能解決問題嗎?

但事實是,這些看似順理成章的邏輯在現實中卻行不通,因為雙方的經濟轉型都遭遇強大的政治阻力。於是,中國和西方經濟出現了一種互補的雙重寄生性。在中國方面,權貴階層沒有動力也沒有能力提升中國底層社會的基本權利。直覺告訴他們,提升底層人的權利對自己不利,甚至是災難性的。在西方,國家福利不斷膨脹與財稅制度缺乏約束制造了強大的既得利益和寄生文化。

中國經濟與西方經濟之間互補的雙重寄生性,首先得到的是兩邊不同的政治制度的支持。在中國,是底層人的政治權力被完全剝奪,在西方,則是既得利益可以動員大量選票。於此同時,這種互補的雙重寄生性也得到技術進步的支持。在美國,醫療技術的進步不斷推動醫療費用飛漲,而窮人則有權利不買單。在中國,技術進步則全面地被用來防範造反,用來從弱勢者身上榨取最後一滴血汗。

地溝油之所以成為中國人集體泄憤的題目,是天天上班的白領們,包括媒體人都躲不開吃地溝油的尷尬。其實所有人都知道,地溝油背後的問題,不是商人貪婪,而是政府貪婪。政府把所有正經商人都逼得走頭無路,不搞一點邪門歪道,包括“高科技”的邪門歪道簡直就無法生存。從純粹技術的角度看,地溝油其實還不是中國人健康的最大威脅。因為事實上有些廠商已經掌握了讓地溝油達到國家食用油標准的技術。

中國白領最大的尷尬,其實還不是天天躲不開地溝油,而是許多人一邊吃地溝油,一邊還不得不作比生產地溝油更缺德的事,如生產謊言,做專制鷹犬,還有引誘別人沉淪和墮落。

因此,中國人吃著地溝油,拿著外彙救歐洲,反映了自己深刻的集體困境。把這種困境歸咎於西方陰謀,對中國擺脫這種困境將毫無幫助。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