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國2009――危機加速深化的一年

2009是中國各種危機加速深化的一年。危機加速深化的一個明顯標志,就是盡管當局采取了各種措施壓制和封殺言論,卻完全無法阻止各種媒體,包括官方媒體以更加尖銳和直言不諱的方式來議論中國不斷惡化的危機,批評當局的無能。

2009-12-08
Share
12月2日,中國最有影響並具明顯自由主義傾向的《南方周末》發表評論員馬克的署名文章“經濟要刺激,改革更要刺激”,尖銳發問:“擴大內需和提振消費都是十幾年前就提出的口號,但中國仍然在出口導向和投資導向的增長模式下越滑越遠。問題出在哪裡?一句話,改革不到位。不是不知道怎麼改,而是知道了改不動”。

次日,中國最有影響的反自由主義的“左派”輿論重鎮,《烏有之鄉》網站,發表署名迎春的文章“撞了南牆也不回頭”,尖銳批評當局應對經濟危機犯了方向錯誤:“面臨‘百年一遇’的世界性經濟危機,外需急劇下降,我國還要‘保8’,還要靠政府投資、貸款‘拉動經濟增長’,這不是撞了南牆也不回頭嗎?這種生產發展究竟是為了保證老板的利潤,還是為了維護官員的利益!”

近日以來,《烏有之鄉》的一員反美大將張宏良,更是連續發表幾篇文章,激烈抨擊胡溫喪權辱國,“把13億中國人民變成了GDP的奴隸,變成了為西方國家打工的奴隸”。

越來越多的作家則以文學的形式,表達他們對中國危機的思考。不久前,上海播放了電視連續劇《蝸居》,引起極大反響,網上出現數以萬計的評論。該劇以白領階級在高房價壓力下的困境為中心線索,空前大膽而真實地表現了權貴資本淫威下小人物的生存掙扎和道德困境,引起廣泛共鳴。顯然,《蝸居》的播放已不僅是一個娛樂事件,更是刺激中國人深思當前危機的一個重大社會事件。

身處中國社會最底層並受到最大傷害的農民工,也出現了用文學來直接表達自己的生活和情感的作家。12月6日,CCTV的主持人崔用元在“小崔說事”節目中介紹了一位僅有初中文化的農民工作家周述恆。他在出租屋內,完成了一部46萬余字的長篇網絡小說,《中國式民工》。周述恆以令學者都感到驚訝的語言能力,表達了農民工對自己遭到歧視和屈辱之痛。他說,“人都有自尊”,但農民工為了生存,“自尊幾乎完全被磨掉了”。周的言論和文字,將是對農民工制度最有力的控訴。

在巨大的社會壓力下,《人民日報》也不得不對敏感的收入分配問題進行調查。12月3日的兩篇文章《干得多,能掙的多嗎?》、《提高“勞動所得”勢在必行》,透露了這樣的數據:占全國職工8%的國企高管及壟斷行業職工收入占到了全國職工工資總額的55%,而其它92%的職工收入只占45%;2006年職工工資低於當地社會平均工資的人數占81.8%。文章還第一次把中國居民消費占GDP的比例與美印兩個大國對比,中國只有35%,是美國的一半,而印度也比中國高十幾個百分點。

於是,12月7日的《參考消息》也來湊熱鬧,轉載了香港《太陽報》對人民日報文章的評論。這篇評論引用了中國網民對中國勞工階層的這樣的形容:“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豬差,干得比驢多,拿得比貧農還少”。如此尖銳而具有煽動性的言論,出現在中共自己辦的報刊上,實在不尋常。

這些尖銳言論出現的一個重要背景,是對正在召開的“經濟工作會議”施加輿論壓力,讓胡溫對民生和窮人做出更大的政策傾斜。從會議結束發表的消息看,胡溫雖然也想作出努力,但他們在很大程度上已經被既得利益和過去的政策所裹挾,沒有人相信會出現戲劇性的轉變。

四面楚歌的胡錦濤,最近采取了一個重要措施來防止失控。有消息說,當局正在直接用中央財力支持農村基層黨組織,包括補貼農村黨員,並試圖在所有私營企業中都設立中共基層組織。難道改革三十年之後,胡錦濤還在作夢,要回到共產黨全面控制社會的時代嗎?他真的相信這樣做能持久嗎?我以為胡錦濤自己也不相信,他所作的不過是用盡一切可能手段,不讓危機在自己任內全面爆發。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