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他们为什么不怕出丑?

自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宣布刘晓波获今年的和平奖以来,中国当局作出的各种反应,超出了许多人的想像。人们可以理解,刘晓波获诺奖,中国当局不高兴,他们一定会以各种方式来表达不快,但是,中国当局反应之强烈,手段之无所顾忌,尤其是,他们的不顾廉耻和不怕丑,让整个世界为之震惊。

2010-12-14
Share

在我看来,中国当局的反应超出了理性可以解释的范围,因为无论从国际政治还是从国内政治的角度看,这种反应都很丢分。它让全世界看到,这个政权没什么道德底线,而为这个政权服务的官员们也没有个人尊严。因此,正在崛起的中国是一个什么坏事都可能做得出来的大国。多年来在国际上替中国辩护的“亲华”政客和学者们,现在一定处于十分尴尬和失语的境地,而那些一贯持“中国威胁论”的谋士们,现在则一定感到机会来了。

在国内方面,当局把对异见人士的打压和迫害,扩大到了许多同情刘晓波,但并不见得认同他政见的人士。这些人不想冒犯当局,但这一次也被阻止出国,或遭到监控和言论压制。叶檀的搜狐博客连续两天被开了天窗,说明当局的高压正在把许多类似叶檀这样的独立学者,推向对立面,而这对当局并没有好处。

如何来解释这种“末日的疯狂”呢?我认为一个直接的因素是胡锦涛权力即将到期。维基解密让我们看到了美国外交官从线人那里得到的关于中共高层权力游戏规则的情报,线人的描述与许多人从外部观察得到的感觉是一致的。中共最高权力机构政治局常委,是一个集体瓜分党天下权力的九人俱乐部。这个九人俱乐部可以作出无视法律的决策,但是却受到两个因素的制约,一个是任期有限,另一个就是彼此的私利。胡锦涛像股份公司的董事长,“持有的股份最多,所以他的看法最有分量”。(见多维网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6299757,00.html )

这个最高权力俱乐部可以共同阻止一切反对权贵私利的改革,却不能阻止胡锦涛对刘晓波丧失理智的处置。从中共自身的政治利益考虑,判刘晓波十一年重刑并非明智之举,但看来刘晓波早已成为胡锦涛的“私敌”。如果你认真读刘晓波的文章,就会发现,他对胡锦涛的无能、伪善和自欺欺人,批评非常深刻。胡锦涛很可能早就被刘晓波的文字激怒了。其他常委们对此自然很清楚,因此没人会冒得罪胡锦涛的风险来阻止他不明智的决策。结果,刘晓波获重刑成为影响诺贝尔奖评委会决心的最后一根稻草。刘晓波获奖,胡锦涛更加恼羞成怒,刘晓波问题完全成为胡锦涛的“私人利益”,谁也不敢碰。在这个问题上,谁敢对胡锦涛有不同意见,就会给自己带来极大风险,因为这个即将下台但还没有下台的皇帝,虽然决策大政方针的权力在迅速萎缩,但谁要在此时冒犯他的“帝王之尊”,谁就是自找倒霉。于是,我们看到了整个国家机器被胡锦涛的个人情绪绑架,让中国在世界舞台上大出其丑。

胡锦涛的政治对手是不是有意看胡锦涛出丑?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不过,一个国家的上层权斗真的沦落到不惜让国家形像严重受损的地步,这个国家的政治也就不可救药了。

胡温等即将离任的最高当权者们自己不怕出丑,更不怕让国家出丑当然有更深层的原因。多年来,在经济繁荣的掩饰下,他们生活在一种容易自欺的氛围中,把一切好运气都当成是自己的本事。现在,在各种内外危机面前,胡温并无新政,皇帝没穿衣服的真相已无法再掩饰,他们除了摆出一副无赖的架势,还能有什么别的选择么?

值得注意的是习近平和即将掌权的太子党们到底怎么想。刘晓波说过,中国“与法西斯主义只有一步之遥”。胡锦涛既没有胆子也没有本事迈出那一步,他只是想厚著脸皮当十年太平皇帝。太子党们敢迈出这一步吗?尽管习近平上周的重庆之行引起了不少人对习薄合流,回到极左的忧虑,我认为他们也不敢迈出这一步。既然太子党们自认血统高贵,不像胡锦涛那样不怕丑,那他们就应该在胡锦涛下台后尽快把刘晓波放出来,给自己也给这个国家挽回一点尊严。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