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國改革三十年之惑

本周是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三十周年,中國紀念改革三十周年的政治活動將達高潮。最新一期的《南方周末》,以“三十而立”為專題,發表多篇專稿。不過,在中國的語境下紀念改革三十年,最嚴肅的媒體,也只能講一半真話,因此,把另外一半真話講出來,是海外華人的責任。

2008-12-16
Share

改革開放三十年給中國人帶來的困惑一點也不比物質進步少。最大的困惑,莫過於“回到解放前”的感覺。說到中國奇跡,比經濟增長更大的中國奇跡,就是中共顛覆和逆轉自己的革命竟然能走如此之遠,驚嘆之余,這一事實也不能不令人深感困惑。中共的一些老黨員致死都不能理解這場改革,臨終前大罵鄧小平,以至死不瞑目者大有人在。我相信,如有可能去問那些中共勝利前犧牲的烈士,一定會有許多人同樣地激憤。所有中國人都會想到的同一個問題就是,既有今日,何必當初?

顛覆中共革命的“罪魁禍首”其實不是別人,正是“偉大領袖”毛澤東。許多人都同意,沒有文革,改革絕不會那麼容易,而文革恰恰是毛澤東一人之創造。當代中國人最大的悲哀就是無法理解自己苦難的歷史,尤其是無法理解百余年來中國苦難的歷史,因此,許多人或選擇忘卻,或選擇一種簡單化的解釋,把中國人的一切苦難都歸咎於幾個壞人。對於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優秀分子,“拋頭顱,洒熱血”,追隨毛澤東這樣的“惡魔”,去進行血腥的殺戮。迄今為止,少見深刻的文章。國內看不到,海外亦難得,這不能不令人非常不安,因為這說明中國人很可能還要重復歷史的錯誤,中國人的苦難還沒有盡頭。

當下中國最明顯的一個現象,就是共產黨對待自己的政治反對派,很像當年國民黨對付共產黨。你可以說比起改革前,共產黨有了很大進步,已經不輕易抓人殺人,但誰也不能否認的一個基本事實,就是倘若沒有國際輿論的壓力,那些敢於挑戰共產黨權威的人,境遇肯定會更糟。共產黨與當年國民黨最重要的相似之處就在於,對反對派中那些最有人格力量,最有道德威望的人,嫉恨和恐懼最深。在這方面,中共比國民黨有過之而無不及,更加殘忍霸道,更不願化敵為友。

於是,中國大陸出現了一種極其令人不解的荒唐現象,一方面,中共繼續以各種方式歌頌和讚揚當年中共志士的革命行動,鞭笞國民黨當年對進步和正義人士的迫害,而與此同時,中共又使用當年國民黨同樣的,甚至更加卑鄙的手段來迫害當今的進步和正義人士。這種能夠讓正常思維的人發瘋的矛盾現象,極大地毒害了整個中國社會,使中國社會的德性和心智出現了可怕的全面退化。

最近的一個例子,當然就是中共迫害“零八憲章”的組織者和簽名者。但是,更加讓人內心感到震撼的,卻是上海華東政法大學幾個青年學生向公安局告發楊師群教授在課堂上發表“反革命”言論。

胡錦濤對“零八憲章”的恐慌不足為奇,他對劉曉波的迫害雖然使我頗感意外,但細想一下,也能夠理解。胡錦濤是一個至今仍然用文革前的語言來思維的人,他的聰明之處就在於,他知道自己沒有能力搞政治改革,沒有能力與異議分子對話,唯一使自己免於身敗名裂的可能性,就是把一切問題留給後人。

胡錦濤在台上還可能表演四年,對於經歷了如此漫長苦難歲月的中國來說,再忍四年也不算什麼,盡管中國的山河與社會已經在大出血。真正令人感到恐怖和困惑的是,我們並不知道,四年之後乃至十年之後,在改革三十年中成長起來的青年一代,會有多少人像那些告發楊師群老師的學生,會心甘情願地充當專制政權的鷹犬,把同代人中的林昭和劉曉波投入監獄,我們也不知道,會有多少青年人信奉“好死不如賴活”的奴才哲學,對此無動於衷。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