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也談胡錦濤的遺產

胡錦濤還未卸任,對他執政十年的各種評論就紛紛出籠了。在中國國內,出現了為中共十八大造勢的“黃金十年”之類的評論自然不令人意外,但有全球影響力的西方媒體也來湊熱鬧,讓我頗感吃驚。BBC的國際事務評論員John Simpson近日發表評論,題為“成功與失敗:胡錦濤的遺產”。這篇題目引人的文章吸引了不少讀者,但細讀之下不僅感到缺乏深意,而且看到了西方一部分人試圖兩面討好的功利思維。

2012-07-24
Share

http://www.bbc.co.uk/news/world-asia-china-18897490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ese_news/2012/07/120720_simpson_hu_legacy.shtml

 

文章一方面吹捧胡錦濤執政10年,中國經濟翻了兩番,同時避免了中共領導層的分裂,是“了不起的成就”,另一方面,也指出中國社會“無法無天,貧富懸殊”。Simpson雖然指出“中國的增長遠非是穩定的。”但他也寫道,“中國剛剛過去的這10年是沒有先例的。100年後,人們仍會贊嘆中國的迅速致富和成功,正如同我們贊嘆工業革命和美國靠殘酷剝削致富的資本家取得的成功一樣”。這顯然是胡錦濤和中共當權者很喜歡聽到的話。

無論對中國還是對世界而言,胡錦濤執政的十年確實是不同尋常的十年,其中最重要的事件就是中國的迅速崛起。但究竟應該如何評價中國的崛起,是一個關系重大的問題。Simpson把中國的崛起與英國的工業革命和美國的崛起相提並論,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英國的工業革命和美國的崛起,雖然也帶來了許多破壞性的後果,但其技術和經濟的進步與政治和社會的進步總體來說並行不悖,這與中國的崛起存在根本性的不同。作為一個影響深遠的歷史事件,中國的崛起更類似大革命前的法國和希特勒的德國,在經濟繁榮的同時,發生了極其嚴重的政治衰敗和社會潰敗。因此,這路易十六的法國和希特勒的德國雖然都是改變歷史進程的重大事件,但其共同點是,給世界帶來了極大的災難,也就是說,這兩個事件是通過制造巨大的人類災難來推動歷史的。

Simpson以一種輕飄飄的口氣談到中國在胡錦濤執政十年中國內部形成的無法無天,貧富懸殊的局面,說明他認為這些問題只會傷害到中國人,而不會傷害到外部世界,尤其不會傷害到他所在的西方世界,這反映了他的短視,而他的這種短視,在西方有相當代表性。

中國經濟在過去十年的奇跡增長,有多重原因,其中既有內部因素,也有外部因素。正如許多人都知道的,外部因素中最重要的就是911事件之後美國陷入戰爭泥潭,不僅無力遏制中國,還不得不放中共一碼,給中國經濟增長提供強大的外需。內部因素中,既有積極的,也有消極的。而積極因素多與歷史有關,與胡錦濤無關,相反,許多後果嚴重的消極因素,則與胡錦濤直接相關。如中國不顧環境代價和社會代價追求經濟增長,胡錦濤就難辭其咎。胡錦濤對地方官員貪腐的放縱,對權貴以強凌弱的姑息,是史上罕見的。

一個經濟迅速崛起,同時又無法無天、貧富懸殊的中國,不僅將給中國帶來巨大的災難,而且將對西方文明和西方主導的資本主義秩序,帶來史無前例的挑戰。我以為這才是胡錦濤最重要的遺產。

此次中國的崛起是中共專制政治制度與西方資本主義經濟秩序聯姻的產物。東方專制基因與西方貪婪基因的雜交,不僅造成了中共一黨專制對資本主義的倚賴,反過來也造成了西方經濟對中共政權的倚賴。這意味著什麼呢?這不僅意味著中國的環境災難和社會災難將通過經濟全球化傳導和擴散到西方和其他地區,而且,也意味著西方對資本主義秩序的變革會受到中國腐朽的文化和權貴利益的牽制。

從長遠來說,這對於中國和西方都不是壞事,因為中國的內部災難向西方的傳導和擴散,會迫使西方對資本主義秩序進行更徹底、更深刻的變革,反過來也幫助中國的內部變革。但恰恰由於胡錦濤十年積弊造成的危機極為深重,西方將逃不掉為中國的環境災難和社會災難買單。聯想到法國革命和希特勒奪權的歷史後果,胡錦濤和他的繼任者,確有可能像路易十六和希特勒那樣,讓億萬無辜者,為他們的平庸無能和個人野心付出慘重的代價。(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