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伊拉克危機對中國的警示


2014-08-12
Share

 

不到一年前,伊拉克今天的局面都是無人能想像的。這個事實本身就值得中國人思考,因為中國自身正處在一個權力和社會解體的進程中。但可能是出於自欺的心理本能,中國主流媒體對伊拉克危機關注並不多。即使關注,也多是看美國和奧巴馬的笑話。

伊拉克危機正在深深震撼美國朝野精英,一個月前兵臨巴格達城下之後,ISIS現在突然揮師北進,直逼庫爾克族自治地區的首府埃爾比勒。美國人原以為巴格達有可能陷落,把使館人員轉到了"更安全"的埃爾比勒,現在發現,他們再次大大低估ISIS。庫爾德族武裝雖然決意抵抗,但抵擋不住用繳獲的美國重裝備武裝起來的ISIS。奧巴馬被迫決定再次武力介入伊拉克,從空中打擊ISIS。

ISIS是一個極端邪惡的組織,最突出的特點,就是毫不掩飾自己的殘忍和暴虐,向全世界公開炫耀自己的暴行。而ISIS不僅能在伊拉克所向披靡,還能從發達國家吸引越來越多的"聖戰者"。整個文明世界竟然手足無措,眼睜睜看著這股邪惡力量急速膨脹。誰都知道,這樣的邪惡勢力注定會滅亡,問題是,希特勒也注定滅亡,但他的邪惡帶走了數以千萬計的無辜生命。在ISIS被剿滅之前,這股邪惡勢力將造成多大災難?更深層的問題是,誰敢說這樣的邪惡勢力不可能在中國出現?

伊斯蘭極端主義的崛起,不僅是文明衝突的表現,更是現代社會認同危機的表現。中國也無法避免這個危機。所謂社會認同危機,就是找不到自己在現代社會的位子,找不到生命的意義。"屌絲"文化的出現,就是這種危機在中國的明顯表現,其極端例子,就是撲不滅的"非法傳銷"。如果你知道中國非法傳銷組織內部的洗腦過程,就不難明白,這些人和ISIS的"聖戰者"的心態和思維方式沒有本質區別,他們要顛覆一切社會的基本倫理和是非。

現代社會的認同危機與專制社會的崩潰搞在一起,就很可能出現伊拉克這樣的局面。美國在伊拉克之所以犯了根本性的錯誤,重要的原因就是不理解專制社會崩潰的機理。伊拉克戰爭的策劃者以為徹底摧毀原來的國家機器,憲政民主就能很快運行起來,更不用說伊拉克還有那麼多石油收入。事實證明,對一個全面失去互信的潰敗社會,建設民主政治是一件並不容易的事。

中國雖然沒有伊拉克那樣嚴重的教派和族群衝突,但中國地域廣闊,差異懸殊,更嚴重的是,中國的現代市場經濟是在所謂"列寧主義社會"中發展起來的。列寧主義社會的解體過程,已經和資本主義全球化帶來的社會認同危機糾纏在一起。伊拉克危機給中國的警示就是,這個危機發展的可能性空間,"沒有最糟,只有更糟"。

剛剛讀到劉仲敬的文章"拜占庭的黃昏"。這是筆者讀過的文章中,對蘇聯解體內在機理最傳神的一篇。但是,共識網把標題更換成了"失去蘇聯的世界體系對所有人都是一種解脫"。這非常容易誤導讀者。不錯,當蘇聯的大廈瞬間崩塌的時候,在"列寧主義社會"的"假大空"道德困境中苦苦掙扎的所有人,確實都感到過一種精神上的解脫,誰也再無心力去扶這所大廈,以至於"竟無一人是男兒"。人們以為,從此可以說真話,不用再假積極、假正經了,社會也會好起來。但這種感覺,並不反映真實。

事實是,長期自欺欺人的"列寧主義社會"可以瞬間拋棄失效的意識形態及其話語,卻無法瞬間擺脫在這種社會中形成的"認知結構"和思維方式,而這種認知結構和思維方式將繼續成為阻礙社會和道德重建的重負。俄國的危機就與此有直接關系。今天的俄國,煽情的、自欺欺人的民族主義宣傳再度甚囂塵上,其誇張程度已然超過戈爾巴喬夫時代。這說明,那個"蘇聯的世界體系"幽靈還在,俄國人並沒有得到真正的精神解脫。

中國的"列寧主義社會"雖然經歷了資本主義的洗禮,還是不可能逃脫解體的命運。習近平大規模反腐,說明解體的最後階段已經離我們不遠。在這個時刻,我希望伊拉克危機能對中國的政治精英,無論當權還是想奪權的,都產生一種積極的警示作用。

毫無疑問,對即將到來的政治危機如何發展,習近平負有特殊的歷史責任。大家都在猜,他究竟想把中國帶往何處。我認為此時習近平選擇重用什麼政治品格的人,其實更為重要。因為習已經沒有力量選擇中國的方向,卻還有機會影響中國政治博弈的道德底線。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qqsw/qyyj/article_20140810110805.html

(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