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会客室:香港特首选举前的“323全民投票”

香港特首选举距今有逾一个月的时间,虽然,不是每名拥有香港永久性居民权利的成年公民有权投票,但是,每名香港公民在三月廿三日,可能有机会一尝个中滋味,因为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正准备在特首选举前两天,安排网上、智能手机及设置投票站予全港满十八岁兼拥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的香港人投票,在竞逐的特首候选人中投下自己的心仪对象。

2012-02-09
Share

虽然,市民的投票絶对不等同一千二百名特首「小圈子」选委投票的意向,但是,这项活动自香港回归以来的特首选举中却从未出现。当然,所有的活动都要人力及物力,负责是次称为「323民间全民投票计划」的民意研究计划中心总监锺庭耀谓,市民能否投票视乎他们能否筹到港币五十万元。究竟锺庭耀搞这活动背后的目的及原因是什么?就由他亲自向各位听众解释活动的三个目的。

「我们好希望结合到民意调查的结果,能够立体显示出民情民意给市民及特首选举委员会委员参考。第二个目的就是藉此次的活动推动公民参与,建构公民社会;第三个目的是试范电子投票制度。我们知道民间全民投票是没有法律约束力,亦做不到选举正规投票的严谨程度,但是,我们觉得如果能够做到独立公正,参与的人数又可以达数以万计,我们的结果该是有非常高的参考价值。」

锺庭耀强调,民意研究计划是一个学术机构,过去廿年的工作中,除了随机抽样的电话访问外,也有不断开拓全方位,立体的研究民意民情的方式,例如早在一九九三年时,香港大学便就「政府应否强制市民投票?」这议题进行了「民间全民投票」,在三月十四日接获二万多人投票,同时间,在全港十八间中学进行了「影子民间全民投票」,在三月九日进行。故此,时隔十九年,研究中心再度使用这方法,不过,增添了电子投票方法。

是次有三种方法投票,分为网上、智能手机及票站投票三种。网上投票及智能手机的投票,时间由三月廿三日凌晨零时开始致晚上八时,他们只须进入指定的网站,输入个人的身份证号码,再用自己的手提电话输出短讯予中心,之后,中心便会发回一个讯息,投票人便可进入投票的介面进行投票。

倘投票人欲亲自投票,他便可到指定的投票站,核实身份后再进入一个独立的投票间投票。时间则由三月廿三日早上九时至晚上九时进行。约一个小时后,民意研究中心便可知道市民的投票数据。不过,市民是否真的能一尝滋味,端赖民意研究中心能否筹到五十万港币的启步经费。锺庭耀谓,一旦筹得的款项超出五十万港元时,票站的数量可能会增多,由一个至五个不等,若款额到达八十万时,他们更会在三月廿一日,在中、小学里进行「影子投票」,让学生及老师同样参与。他又谓,这项活动有四大重点,其中一项就是公民教育。

「第一个重点是,我们希望有一个立体呈现民意民情的工具,这是此次活动希望能目睹及特别强调的地方;第二点是,我个人觉得这是具有非常前瞻性的公民教育活动来推动电子投票及公民参与,我相信对香港未来社会有重要的参考;第三个重点是,我们在建构一个公民社会,希望我们的华人社会能达到一个健康的华人社会;最后一点是,此次整项工作的构思都是在宪制下法律框架内进行,我们无意挑战任何宪制的安排,无论是本地法律或《基本法》。我们得悉较早时进行的电子投票或选举的初选活动,其实都是在法律框架下进行,故希望大众能明白。我们二十年来的工作都是在这框架底下进行。」

他透露,自这全民投票的计划早前披露后,该中心便接获数名市民致电表示愿意捐款,但是,「我们不会特别向某些候选人、政党或团体要求参与或捐献,当然,他们若主动或热心地以个人或团体名义捐助这活动,我们是非常欢迎,因为我们明白大学的筹款政策是来者不拒,不过,我们要强调任何人士或团体的捐献都不能影响我们的运作,我们也不会为这活动冠名,那管捐赠多少都不会。」

全港有七百多市民,当中不是每人都是合资格的选民,锺庭耀心目中有否一个理想的投票数据?他指,根据香港过去区议会及立法会选举,香港政府资源的投放及多少名市民投票而得出,每一张有效的选票票值介乎一百三十至一百五十港元,故按此方程式评算,以五十万港元为活动的经费,只须有数千人投票已证明这项活动成功。但是,他希望目标可以更高,希望有十万人参与投票。

自全民投票这项计划披露以来,香港亲中的一些媒体便有一些报道指,是一项「公投」活动。锺庭耀拒用「公投」一词,是否意味他对中央有忌讳?

「若说公投,我们必须要比较小心。我们在自己发展过程中即使包括一九九三年首次做,我们也从不使用公投这概念,因为我们觉得民间全民投票。公投是台湾首用,香港紧随使用。一般而论的公投可能是就政治的议题进行正规的表决,政治议题可触及大部份层面,当然,全世界大部份公投的议题都是民生为主,但是,少部份非常显眼的议题很多时都是涉及主权上的公投,因此,这会触及到主权。台湾首次进行公投,当中有似涉及台湾主权问题,后涉及香港的投票运动都变成有了政治的敏感性。

我们此次仍旧坚持使用民间全民投票或民间投票的概念,因为大家是次并没有表权一个议题,只是参与对特首候选人的意见表达,这跟我们或其他人做的民意调查,概念上基本是一样,我们只是表达一个意见。当然,抽样调查有一个误差是可以参考,民间投票是没有误差的概念,我们会见到有失误但却没有误差。

投票制度,不管是民间或官方也好,它跟民意调查不同之处是,一般民意调查没有意见的人士都可以给我们抽到出来,及有多少人有意见等;不过,投票是不会无意见一栏,有「弃权」但不会「无意见」这一项。无意见,你就毋须站出来,无站出来就等于没表达意见。

我们此次不是进行公投,不是进行宪制上的表决,我们只是在做一个类似民意调查的工夫,但却有民间参与的成份。我们不是刻意避忌什么政治性敏感议题,而是做一些由一九九三年开展以致众多的连贯工作,民间投票是民间参与的另类表达意见的机制。」

但是,这电子投票方法又会否给一些人,甚至是有财力的候选人,为自己制造高民望的结果而操控,又或遭一些人进行恶性冲击?

「这点我不太担心,若有任何参选人或候选人用不诚实的手法来积极参与我们的活动,这些行为日后被传媒揭发时,我相信他们日后要承担一个非常大的后果,我相信他们不会这样做。我们相反略担忧一些贪玩的人士或参选人以外的人士欲破坏这制度,我们觉得这些人需要一个较高的成本才可破坏这制度,若有数以万至十万计的投票人,这些滋扰或破坏性的行为,这可能产生的数值相对会很细。

我们能否彻底阻止或避免?倘若我们要更多的资源,不只于八十万港元,我们便能造到一些先进的技术,但这也不代表可以百分百防止。这些密集式的破坏,是一种用钱进行的活动,我相信,我们不能在这方面能够与之比拼。当然,若有很多的资源,我们可以有更多的防火墙或认证IP地址。不过,我们此次不打算在这方面投放。倘若,我们被高科技在香港境外以密集式攻击时,我们是会知道的,且会向大家公布系统遭破坏,并述明来源地是那里。」

他又指,是次的电子投票方法已尽量使不诚实的投票人增加其破坏成本开支,此外,倘投票人的身份证被别人盗用在网上投票,只要该名投票人前赴票站投票,纵使他重覆投票的纪录会被显示,但是,由于他亲身前赴票站投票,该结果会取缔网上的投票结果。此外,他亦明白合资格投票的香港人分布各地,电子投票亦可不分地域,但考虑到系统或可能会受到境外冲击滋扰的风险,故初步打算当天会凭藉IP地址的辨认拒絶接受境外的投票。

过去大部份时间都专注于进行民意调查,是次采用电子投票,究竟其学术上更有多大的参考价值?

「民意调查是非常科学,需要有抽样,有一个小样本可能是五百至一千来反映大众的看法。大众若没有意见或就某些议题不认识,民意调查是可以如实反映到。民意调查基本上是不会处理多少个百分点就视为可接受或不接受,但是,在投票制度里,不论如现在这活动的民间投票或是正式的投票,多数就会赢少数,两者的分析方法是不一样的。民意调查是不需要你积极参与,你只须在家便可以了。但是,投票活动是需要你积极参与,因为可能只差一票就会出现很不一样的结果。

投票的精髓就是涉及大量的公民参与,不参与就是无意见?这是不可能尊重到你的意见。民意调查则不一样,是从分析的角度尽量显示,即使是沉默的大多数,我们都尽量显示。我们相信没有三月廿三日的活动,在这日之前,坊间都会有大量的民意调查包括我们也会做。故此,若有所谓民意的指向对选委构成压力,可能也无须待至三月廿三日。我们现在做的只不过是在众多的民意数据里,再多一个参考,这参考的重要性端视乎市民及选委自行判断。」

锺庭耀在陈述是次活动中有四大重点时,特别提到在宪制性法律框架内进行,这是否意味有人向他暗示有抵触之嫌?

「有人不是暗示而是明示说,过去一段日子,有较偏激的报纸评论版有提及这323全民投票的事是受到外国政府指示或有港独意识等,我们已全盘否认。但是,若有人再就此进行评论,我们乐意与之讨论,不过,倘若是一个简单的指摘时,大家都需要思考我刚提及的,我们那部份有挑战法律?有挑战《基本法》?在香港民主进程方向看,我们事实上是帮助香港人在《基本法》框架下进行。」

此外,他又说要建构健康的华人公民社会,背后是否隐含他目睹香港现时社会有问题?再者,这项活动一旦成功,倘《基本法》廿三条立法时,他又会否使用此法了解社会大众的意向?

「我们视此次的活动为一个公民教育工作,背后是否代表社会有问题呢?我觉得公民教育工作或任何教育工作,即使有问题或无问题都要做,无问题就做得好一点,有问题就希望改变。我现在基本上不需要处理问题在那,这是另一层次问题,我们希望做好三月廿三日的工作能够推动多一点市民使之了解电子投票是怎样操作,若能令中学及小学的学生及老师一起参与,我觉得对他们的得著该会很多。至于,这活动会否衍生出不愉快甚至一些谩骂式的社会现象,当然,它的出现我相信也是一种公民教育。

这种公民教育工作往后进一步的工作目标会是什么?好坦白一句,我无想过若《基本法》廿三条立法时,是否也做民间投票。此次的活动一旦成功,会有很多教育学者、评论家或市民会思考民间投票制度或电子投票制度下一步该如何做?会否一些议题如选举也可以做?我相信很快会有民间的声音出现,我也望这些讨论远超过《基本法》廿三条未真正有考虑立法前已讨论了。我的目标不会想得那么远,先做好现时的工作,而不是处理一些谩骂的工作。」

锺庭耀谓,所有捐款的准则都依照香港大学的做法,可具名或匿名进行,款项亦只会用在有关活动上,倘有多馀的款项仍旧会用在发展全民投票及网上投票的发展上,他们会把市民的捐款在网上发布,有关的财务帐目亦会在活动完结后一个月全盘交待。至于,市民的个人私隐,他们会再咨询香港私隐专员公署兼向香港邮政购买电子认证,市民输入的资讯全部会以符码替代,再以乱码纪录兼以不能复元的模式纪录,完结后亦会全部删除。

倘若听众有兴趣知多一点点,可进入http://popvote.hk自行了解。不过,锺庭耀的名字近月间成为城中学术界焦点人物,他进行的民意调查遭中央驻港中联办宣传文体部部长郝铁川公开批评,认为不合逻辑,事后,更出现四十天内有七十篇文章攻击,锺庭耀究竟怎样解读这些事?下集,我会继续邀请锺庭耀跟各位听众分享。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