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雲會客室:記者眼中的朝鮮真貌

朝鮮的黨媒本周一公布領導人金正日在上周末(12月17日)逝世消息後,立即引起各方關注朝鮮往後的發展,雖然,現階段難估量朝鮮往後的政治發展如何,但是,社會民生的需求卻有刻不容緩的急迫的改善。

2011-12-22
Share

中國大陸一名記者阿明去年便曾以公司職員身份,與友人參加往朝鮮的旅行團參觀。對從未踏足過朝鮮的聽眾,或從未聽聞朝鮮的逃亡者講述當地“人吃人”的情況﹐現代城市人是難以想象。我相信,阿明眼見筆錄的朝鮮近年的面貌,能有助你理解這個被形容為”神秘鐵幕”的國家。

阿明坦言,他與友人前赴朝鮮不是以記者工作身份申請旅行團,因為,“朝鮮旅行社明令两種人不可進朝鮮,分別是作家及記者。”

原因很簡單,當地相信作家及記者會把朝鮮境內的事紀錄下來,向外披露。他更謂,即使他們想拍照,也被導遊限制,說明只容許在燈亮的地方攝影,沒有燈亮的地方則不容許,想跟當地人閒聊,甚至送贈帶備的小禮物給小孩子,更被導遊禁止。

他說:“當我們旅行時,一定會由海關蓋章入境,但是,這回事在朝鮮卻並非如是,阿明與其他團友從丹東進入朝鮮,未料,朝鮮沒有海關,邊防軍人把他們每人的護照扣留,他們往後能夠做的,就只有如鴨仔一樣跟著導遊四處走。”

但是,這两名導遊卻不是一般人,阿明相信其中一人是國家安全局的人,他的工作性質就是看守他們。

至於,朝鮮如何緊張外訪者的到來?也許可以先從旅遊團吃第一頓飯開始講。阿明講,他們被帶到一座樓吃飯兼等火車,“我們進入那座樓後,他們便把門鎖上,窗戶都是貼上一層紙﹐不能透視,看不到外界。”

在餐館內,播放朝鮮政府宣傳先進政治的政治改革宣傳品,不過,語言不是朝鮮語而是中文。當火車抵達後,他們要先把行李逐一打開﹐被軍人檢查後方可上車。長長的旅程上,阿明目睹包括農民使用的車輛在內,只有幾輛,此外,“一路上都是軍人,穿上軍裝,還背著槍。每到朝鮮的車站都是看到大批大批的軍人。車上賣的,幾乎差不多都是中國製造的產品。”

住的飯店,阿明說是當地最高級別的飯店,可是,跟中國的飯店比較,他這樣說,“但是,它的設備相當於中國的三星級酒店左右,它們的設備特別落後,洗手間的通水系統很差,洗澡時,水去得很慢。”

飯店內的娛樂設施有卡拉OK及酒吧,電視機看到的非境內頻道包括中央電視台、鳳凰衛視及英國國家廣播電視台,餘下的全是當地的電台,播放的都是金正日會見中國的領導人等,極富宣傳味道。

至於,飯店以外的世界如何?

阿明說,街上有店鋪,但是,都是賣戲劇或音樂的光盤、膠花,即使專門招呼外訪來賓,賣的貨品都極為狹窄,阿明說,遠不及北京一個小區的小超市。那這些專門招待外訪者賣的,不是高麗蔘,就是當地的工藝品及服裝。

再四處逛,第一個地方去的就是紀念朝鮮的靈魂人物金日成公園,到後,每名賓客均會被要求做同樣的事及動作。

他說:“我們被要求買一束花在金日成銅像前被要求躹躬,然後獻花。我帶了帽子,導遊就嚷著要我先把帽子脫下。然後,他叫我們拍照時,必須要拍金日成的全身照,不能拍局部。”

再往他們的戰爭紀念館及博物館看,阿明說,在紀念戰爭館裏很多朝鮮人在流淚,在博物館裏,卻看到數對新婚的人拍照,至於那些文物,阿明看後相對他在中國的博物館裏看的,不禁令他有點失笑。

他說:“高麗博物館其實藏的都很爛﹐因為基本可以說沒有文物或寶貝,你看中國的博物館,都有很多經年珠寶,好有分量的文物。他們的文物很搞笑,我看他們古代的歷史幾乎全都是中文,導遊都不知怎介紹。他們的歷史,因為高麗曾是中國的屬國,所以寫的都是中文,他們古代的領袖都是中國人。”

最終看到的文物包括古幣、弓箭、花瓶、盾牌等。那人物面貌又如何?

阿明說,在一座當地著名的妙香山上遇到很多朝鮮人,但是,他們都是穿有三種服裝,分別是中山裝即是幹部;另一種是軍裝因為他們都是軍人,最後一種是校服,學生領上都結上紅領巾。

至於街道上人民穿的衣服,婦女都穿上當地的民族服,但是,不論男女衣服的顏色都是單調沉悶,。“五顏六色”的四字詞絶對未能使用。

至於,外界一直關心朝鮮的糧食饑荒問題,阿明坦言,看到的小童都是瘦瘦的。

他說:“我看到的小朋友差不多都是很瘦,不似現在中國常看到胖胖的小朋友,在那裏差不多沒有。”

也許,可從外來客的用餐可猜度當地糧食品種以致量數極為不足。阿明說,他們住的高級飯店,早餐就只有白粥及辣椒炒豬肉,水菓都是黑瘀色的,兼且只有蘋果沒有其他,再吃當地的特色”13碗”原來也是小小的泡菜、咸菜及咸魚一類的東西。

他說:“每頓飯的量都很少,如吃火鍋,只有幾碟小菜,給我們吃的麵飽我沒吃,因為他們沒有冰箱,麵飽都壞了。”

今天中國富起來之說,也許,可以從阿明目睹朝鮮農民撿漏走了的稻穗可見一斑。

他說:“我覺得他們比較苦,我在街上見到農民都是營養不良的感覺。我在車上四個小時裏只見两輛農用車,他們的汽車化非常低,在稻田裏,也看到很多撿漏穗的農民。這反映他們的糧食很緊緊絀,中國現在已沒撿漏穗的現象。”

縱使,在這環境下活著,但是,有些人仍會為了一件事努力蓄錢去看,原來就是著名的阿里郎萬人操。

他說:“有一點令我感到驚嘆因為他們背後沒有背景,現在很多國家都有LED可以更換背景圖像。但是,朝鮮的都是人肉背景,三/四萬人在座台上舉著牌子當作背景,不斷換背景,好看。”

阿明說,導遊講有些朝鮮人用幾年時間蓄錢為的就要買一張人民幣八百元表演的人肉機動場景。在中國現今的社會裏,有些人可能覺得800不是一回事,但是,對朝鮮人來說卻是一個大數目,因為以導遊的月薪為例,她的一個月薪金就是阿明及團友們吃的150元一個細小人蔘燉雞的補品。

朝鮮是一個家族操控政權的國家,奉行的是共產主義,因此,訊息被受封鎖是可理解,因此,在全球包括中國境內有部份人士都聽聞過的名字如劉曉波、達賴喇嘛,又或去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給了中國人等的消息,阿明話,導遊一概不認識,完全陌生,導遊解釋,“只有對中國不利的消息,我們都不報道。但是,他們會報道美國,因為美國是朝鮮的敵人,可恨的美帝國主義。”

中朝良好的關係,更可從旅行社安排阿明等人看小學生的表演可以理出思路,因為小學生表演時唱了2首阿明聽得懂的中文歌。

他說:“一首是少年先鋒隊的歌,什麼 “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另一首就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小孩子誇張的開心表情令阿明看得沒半點開心,相反有點不舒服。那小孩們腦袋裏記下誰是朝鮮的“敵人”? 當然,是共產黨一直掛在口邊的美國,所以,冷戰年代美國一艘艦艇落入朝鮮人的手後,這艘船一直成為教育境內及境外人“反美帝國主義”的重要教室。

雖然,中國是朝鮮的盟友,但是,前蘇聯的俄羅斯都是朝鮮的友好。朝鮮的地下鐵路,整個設計以致用途跟俄羅斯的差不多。一百五十米的地下鐵,在一幅壁畫及水晶吊燈下往來行走,由以前用作逃避戰機保命的地方變作今天運送人民生活的交通工具。

其實,朝鮮今天的面貌,阿明眼中就等於中國的六、七十年代一樣,人民對境外的世界了解近符零,一切的生活以致思想都受到控制,即使結婚也不能公開談戀愛,離婚更要先考慮對社會的影響等。

所以,阿明對朝鮮的感覺是,“就是貧窮,全民皆兵,反美,搞得很緊張的樣子。”

為何“全民皆兵”純粹因為做軍人可以吃得飽。目睹過朝鮮這樣的社會面貌後,阿明覺得金正日死訊公開後,電視機上頻頻目睹朝鮮媒體報道人民的嚎啕大哭,阿明這樣講,“我覺得他們真的哭。這很可理解,毛澤東當年死時,人也真的哭。朝鮮人會覺得,“你死了我怎麼辦?若美打過來我們怎麼辦?” 他們完全是洗腦教育,我覺得絶大部份人真的哭,因為他們訊息不對稱。”

訊息不對稱,其實也不只於朝鮮,在眾多國家仍有這樣的不對稱的情況出現,當中自必包括中國,阿明便說,在金正日死訊公布後,眾多媒體湧到丹東採訪,他同樣在那裏,但卻是為了另一起有關毒品的新聞,未料,人剛抵埗就已被當地公安追踪到自己的行程,且勒令翌日便要離開。也許,我們還是五十步笑百步。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