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韬政论】2020年大事回顾 北京完美独裁操控香港

2020-12-17
Share
【文韬政论】2020年大事回顾 北京完美独裁操控香港
粤语组制图

2020年将尽,回顾这一年,北京习政权自去年「反送中」抗争后不断加强对香港的打压。特区政府11月11日执行人大常委会决定,取消反对派杨岳桥等4名议员资格,及后19名反对派议员集体总辞,表达强烈抗议。欧盟随即发声声援,要求中国「立即撤销」对香港立法会的管治。德国外交部在声明中表示,自从港区国安法实施以来,香港的「多元和言论自由就被掏空」,让德国感到高度忧心,四名反对派议员被取消资格是「延续这个趋势」,并呼吁港府在遵守民主原则的前提之下,尽快举行立法会选举。

2019年,习政权执意通过「送中条例」,遭到百万港人团结抗争,原本对北京政权仍有一丝丝幻想的中间选民最终认清现实,不反抗就只有死路一条。于是亲共建制派在区议会大败,反对派士气大振,并且有信心在2020年立法会议员选举时能奇迹地赢得过半数席次。加上「反送中」浪潮不见平息,北京今年于是在多方面下重手,港府以松懈的态度纵放中共病毒在全球蔓延前就在香港引爆。以疫情之名行管控之实,港府成功地暂时浇熄了「反送中」的烈火。

及后北京政权在没有理会大部分港人强烈反对的情况下,仓促于今年7月行使了所谓的港版《国安法》,为了大规模秋后算帐及压制未来反抗运动奠定基础。街头路线被堵,港人只好期待议会路线,在2020年立法会选举中用选票踢走保皇党。在中共及港共政权大肆批评下,反对派团结一致成功办理初选,结果出现了只要在「反送中」运动中走在前线的年轻从政者都得到相当高的支持。由于这些不是传统泛民的反对人士不易掌握,中共担心香港议会出乱子,于是疫情又突然出现失控,港府竟以控制疫情为由剥夺港人选举权,成立临时立法会。后来大家看到美国在疫情没有被有效控制下仍然进行总统大选,就觉得格外讽刺。

延任的立法会,亦即临时立法会毫无正当性可言,支持反对运动民众中比较多反对临时立法会,传统泛民在备受争议下选择妥协进入临时立法会,换来的是羞辱。四位泛民议员由于没有通过选举主任批准参加原来九月要举行的立法会选举,所以人大常委直接干预,取消其议员资格,这当然是完全违反《基本法》。既然这个临时立法会是延任性质而不是重新选举,他们符不符合资格在上次立法会选举已经做了决定,不应被任意取消。

泛民主派目前面对了一个困境,对北京而言,当初泛民答应延任而不坚决反对临立会,即是代表他们赋予了这个临立会的正当性,现在总辞反而显得理亏,怎么可以任意放弃代表支持者在立法会发声及监督政府呢?既然泛民已经接受临立会的正当性,那么北京要将临立会延长多久都没有问题,港府大可用疫情不被完全控制或其他理由,来延续临立会。当然港人可以不断要求尽快恢复选举,西方国家如上面提到的德国亦会敦促港府这样做,但目前看来这是遥遥无期。

北京政府当然也知道不能无限期拖延下去,他们只能尽快将2019年区议会大败的情势扭转,否则不会再有以往的公开选举。近月拘捕壹传媒老板黎智英及对前众志领䄂们黄之锋及周庭等判刑,北京对香港被认为是亲美的指标性人物开刀当然是美中角力下的问题,北京可以将他们当作是未来双方谈判的筹码。抓捕黎智英当然是对媒体界发出强烈讯号,事实上,多名受欢迎的网路节目主持人如黄毓民、桑普及吴志森等都选择离开香港或停止节目。

对前众志成员判刑并即时收监的高压行径间接逼使像梁颂恒及许智峯不得不选择流亡海外,加入如黄台仰、罗冠聪、陈家驹及郑文杰等的行列。以上的回顾难免令人看出,看似偶然的事件真的有可能是北京对港智囊精心构想下的完美控制规划。《国安法》一天不废除,香港人所受的苦难只会有增无减,参与反抗运动的民众难免要有作出不少牺牲的准备。

- 梁文韬(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教授)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